我擦,这两个年轻人......很狂躁嘛,不行,要给他们讲讲道理,不能让他们在这样下去了......而且,我和他们根本都没见过面,他们两个,是不是和我有什么误会啊?那也不应该啊......我会和杭州这边的人,有什么误会?让我想想,上一次来杭州,是多久之前了,恩......我特码自己都忘了。

“额......这两位先生,请问,我认识你们么?为什么,感觉你们好像很讨厌我的样子?”我也只能是尴尬的笑了笑,然后,从嘴里吐出了一句话。

“哼,你还敢说话?”说着,那个姓郭的,就慢慢朝我走了过来,虽然还隔着几米,但我都能感觉得到,迎面传来的一种杀气。

“恩,这位先生,我还真不知道,我为什么不敢说话呢。”听着他的话,我更纳闷了,但我是那种虚他的人么?他一两句话都能把我给吓到?那我的脸还往哪搁?

随后,刚走到我面前,我就感觉到一阵风,然后,那个人的手直接朝我打了过来。

幸好,他也只是个普通人,而我呢,反应也快,在他的手就要碰到我的脸的时候,我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他的举动,在我眼里,把我给吓了一跳,这人咋说动手就动手呢?现在的年轻人,脾气都这么暴躁的么?而且,我貌似也没惹到他们吧?一巴掌直接朝我脸上扇了过来,这样真的好么?

“郭先生,我们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这第一次,你就给我这么个大礼,有点不太好吧?”既然他先动的手,那我还用给他什么脸呢?死死的抓住他的胳膊,笑着开口道。

而那个人呢,脸色也难看了起来,几次想挣脱,但因为我手劲比较大的原因,他也都没挣脱的了。

“放...放开我!......”看着我都这样了,还笑着看着他,还没有一点要松手的样子,郭毅开始有些方了,因为,他怕下一秒我会将这一巴掌给打回去。

“哦,你说放就放了?我咋这么给你脸呢?”听着他的话,我又是一笑。

“武建军,你别乱来!”这时,那个姓汤的,也看着我拉着那个姓郭的,眉头一皱,嘴里说道。

我靠,我别乱来?特码是我一上来就挑事的么?明明是你们好不好?这现在咋感觉,又变成我的锅了?

“武建军,你快放开郭先生!”这时,就连一旁听说是和我一起来的焦钰婷,也开始劝我。

妈的,此时的我就跟个恐怖分子手里绑着个人质一样,我擦,这怎么回事啊?事情咋演变成这样了?

最后,没办法,我还是一下子把那个姓郭的手给甩开了,可能,是力气有些大了吧,没想到,那个人踉踉跄跄的退了几步,直接坐到了地上。

“武建军!你干什么?!”看着我又是大叫了一声,然后,焦钰婷赶紧朝着那个姓郭的走了过去“郭先生,你没事吧?!”嘴里又是一边说着,然后,焦钰婷把那个姓郭的从地上扶了起来。

看着那站在一起的三个人,我也是非常的头疼啊,这怎么回事啊?今天出门没看黄历还是怎么的?咋出来吃个饭都有人找我事?现在,还让我把锅背了?擦,好不服啊......“武建军,你好大的胆子!在杭州,‘还’敢这么放肆?!”那个姓郭的一站起身子,好像,我让他丢了脸一样,指着我的鼻子,又大叫道。

“怎么?是我先动手的?”我很无辜的看着那个人,讲道理,本来,我就是个来吃瓜,额...不对来吃饭的不明真相的群众罢了,但他突然朝我打一巴掌,虽然没打中,但这我能忍么?肯定不行啊,而且,我没一巴掌扇回去就算不错了,他还想怎么样?还想让我跪下给他磕个响头不成?

“武建军,你怎么回事啊?和我刚出来一会儿都不能让我省省心?”这个时候,就连焦钰婷也开始站住来指责我,靠,我真的是想哭啊,不是,我到底是惹着谁了?能的这个场面好尴尬啊,讲道理,要说是怕,我还真的不怕他们三个,但谁能告诉我这三双诡异的眼神,到底是什么情况?我到底做错什么了?......我的命好苦啊,老婆,我想你了......我呢,则是一脸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三个人,擦,实在不行,那只能撕B喽,反正,这件事也不是我的锅,老子才不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