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两个人的身体时不时的碰撞在一起,每一次碰撞,都跟快擦出火花一样,那时,我真的是用尽了全力,就是为了杀了这个害死我妈的人。

但是,和这个人过招,令我最纳闷的,就是,那个人,他好像,根本不怕我使尽全力附在拳头上打出来的透劲,好像,对他,根本没有一点用一样。

而且,我也感觉的到,那个人,他也是,一点透劲都不会的,这是怎么回事?

但是,当时的我管不了那么多,只知道一拳又一拳的朝那个人挥过去,但那个人,实力,和我的不相上下,所以,我的攻击,一直都没有什么效果,他每次都可以防过去,而他的攻击也对我一样,根本伤不着我一丝一毫。

“你是谁!为什么要杀我妈!”看着那个身着黑衣服的人,我一边防着他的招式,嘴里一边大叫道。

但是,那个人还是没有回答我,还是在用力的朝我这攻过来。

“说啊!”又是一声大叫,随后,我突然的反击,可能,没让他反应过来,然后,他的身子被我的双拳一震,接着,就飞了出去,而我呢,也没有要停手的意思,我也跳起身子,一脚,朝着他的胸口,用尽了我的全力,踢了过去。

“噗!”一声,然后,那个人的嘴里吐出了几口鲜血,很显然,我的那一脚,肯定伤到了他的内脏。

随后,他的身体,直接摔在了公园门口的石头上,这一下可好,让他更没有一点反击的余力了。

“说!谁派你来的!”我蹲下身子,看着眼前的那个奄奄一息的人,拽起他的衣领,又问道。

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下一秒,那个人的瞳孔突然的放大,然后,嘴里又吐出了几口黑血,就这样,那个人,彻底的没气了。

“靠!”我拽着他的衣领又是狠狠的一摔,就这样,他的尸体,躺在草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妈!妈!”突然,想到了什么,我就站起身子,朝着之前的那个地方,飞奔了过去。

到了之后呢,岸旁边,已经围满了人,而小时候的我呢,还是蹲在岸边,看着河里,大哭着。

“妈......妈!”大叫之后,我就看着那一片已经因为我妈的鲜血,被染红的河水,准备跳下水,怎么说,也要把我妈的尸体,给捞上来。

但是,我都还没跳起来,从河的中间,一下子出来了一个窟窿,然后,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就从河里钻了出来。

“妈呀,见鬼了?!”看着那个不明物体,这时我当时脑子里唯一想到的东西。

随后,那个东西,特码竟然开口说话了“年轻的少年呦~~你掉下去的是这个金妈妈呢,还是这个银妈妈呢?还是这个稳柔,知性,漂亮,感性的好妈妈呢?”说着,那个人的左手中,出现了一个纯金打造的一个母亲模样的模型,而右手呢,也出现了一个纯银打造的一个母亲的模型,而它的正前方呢,我妈也从水洞中,飘了上来。等等,这好像不是形容一个母亲的词语吧?(貌似是用来形容少妇的......)

看着那个不明物体,我有些懵B了,这么严肃的场合,你和我在这里胡闹呢?

“年轻的少年呦,你别不说话呀~~快说,是那个呢?~~”我心里正这么想着,那个不明物体又开口道。

但是,这时,我好像才回过了神来,而刚才在我眼前的那一幕呢,现在,也都消失不见了。

“妈!”我又是一声大叫,然后,说着,我就准备跳下水里。

但是,这时,我又听到了另一个声音“夫人!”一声大叫之后,一个中年男子一下子从岸上跳进了水里。

随后,不到几十秒的时间,然后,那个中年男人,就拖着我妈的“尸体”爬到了岸上。

“夫人!”那个中年男人跪在我母亲的尸体旁,大叫着,但是,不管他在怎么大叫,也都没有用了。

“妈!妈!”看着我妈的尸体,我也跪了下来,然后,又一次,流下了眼泪。

而那个中年男人呢,我仔细的看了一眼,才看出来,这,是十年前的燕龍?!他没有现在这么老,脸上的皱纹,也没有现在这么多,看起来,也比现在精神了不少。

就这样,我和燕龍两人,跪在我妈的尸体旁边,一直守着他,但是,不管再怎么样,我妈,又一次死了,在我的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