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当然啦,难不成,我还会骗你么?骗你个这,有什么意思?武少,你说是不是?”虽然,蒋天诚这么说,但我还是可以感觉到,他很紧张。

  “哦,你真的没时间嘛?人家可是很想你呢......”听着他骗人,一点也不娴熟的样子,我真特码想当面揭穿他,但先不急,咱先卖几个萌在说。

  “武...武...武少啊,你...能别在这么说话了么?听...听起来好吓人的......”听着我卖萌的声音,蒋天诚在也忍不住了,但他就算在急,也只能对我这么说了。

  “好了,蒋天诚,我有事要问你,请问,能赏这个脸不?”终于,我也认真了起来,朝他卖萌,我真特码嫌恶心,要是对我媳妇儿这样的话,那倒还是可以有的。

  “我...我不是给你说了么?我没空,怎么,你有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的么?”听到我严肃起来,不知为何,蒋天诚更慌了......说话还是那样的结巴。

  “诶呦,不会吧?难道,蒋大少,是被我吓的不敢来了么?”要让他过来,貌似,只能用激将法了吧。

  我这么说,蒋天诚也是很急啊,慢慢的,他的心里开始犹豫了,今天,到底来不来见我?“是啊,要是,让她误以为,我是怕了?这样,那我蒋家大少的脸,以后往那搁?而且,现在,武建军还不一定知道,这事就是我干的呢,他要是只是怀疑的话,那我怕什么?他要是只是怀疑我,那我不敢去了,他不就更确定是我干的了?而且,就算,他现在已经知道是我干的了,那么今天不行,明天,明天不行,后天,逃得了和尚,我还逃得了秒么?躲的过初一,能躲的过十五?所以,不管怎么说的话,貌似,不管怎么说的话,都是今天去见武建军,比较好的吧?”本来,蒋天诚还是犹豫不决,但是,现在的话,蒋天诚已经知道,该不该去见我了。

  蒋天诚一咬牙“那行吧!我在XX会所XX房等你。”嘴里蹦出几个字。

  “行,那现在,蒋大少,我就去见你。”我听着蒋天诚的话,嘴角微微一笑,也对他说了句,然后,我就把电话,给挂了。

  “哼,让你犯贱,现在,武建军要找你的事儿了吧。”而一旁的刘宇飞呢,看着蒋天诚挂了电话之后都还惊魂未定的样子,也觉得有些许的幸灾乐祸,反正,看着蒋天诚这样,刘宇飞也是开心的不得了。

  “你...你...你也有责任,你...你要和我一起去见他。”可能,是带着死也要拉个垫背的这种想法吧,蒋天诚对着一旁的刘宇飞,大叫道。

  “切,我才不管你呢,要去,你自己去,是我求着你去搞破坏的么?”刘宇飞则是显的很不屑了,丝毫没有要同意和蒋天诚一起去的想法。

  “哼,你不来还好,老子把锅全甩给你。”蒋天诚看着一脸懵B的刘宇飞,脑袋里却这么想着。

  “哼,又在想什么好事了吧?老子告诉你,不可能。”当然,蒋天诚那样子,刘宇飞一眼就看透了他内心里在想什么,但并没有表面揭穿他。

  “诶呀,没事,你一会儿就能见到你们家少爷了。”而我这边呢,挂了电话之后,我看着一旁的那个都可以用“侏儒”来形容的人,说道。

  “少爷,这不怪我啊......”而那个人呢,此时的脑海里,就想到了这一句话。

  差不多,又过了半个小时吧,我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整了整衣领,开口道“好了,是时候去见你们家少爷了。”

  “燕龍,我们走!”虽然现在烧又升上来了,但我还是忍住头那懵懵的感觉,对燕龍大叫了一声。

  z最0*新章!p节=G上酷9匠K网7A

  然后,燕龍也和我站在了一起,最后,我们只能松开了帮着那个人的绳子,也摘下了他的头套,虽然,因为陪着发烧,差点让我吐出来,但我还是强忍住了,总不能说,走在大街上,别人都看着你俩像压着个犯人一样吧?要万一报警了,这都可不好能了呢。

  “老公,先喝了药在走吧,我怕你一会儿不舒服。”就在我们三个准备出门的时候,突然,身后就传来了楚莎的声音。

  听着楚莎的话,我的心里一暖,但我怕,要是真的是喝了那碗中药,在无意间看到了那个人长什么样子,我怕,我真的会坚持不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