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不能别在这里在发牢骚了?真特码碍眼?要是觉的难过,赶紧特码回你自己房间哭去,别让我看了都觉的心烦!”看着蒋天诚一直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的样子,刘宇飞就又显的不耐烦了,对他没好气的说道。

  虽然,听了刘宇飞的话,蒋天诚还是和以前一样的不服,但现在他这寄人篱下的生活,又能怎么样呢?

  “说!谁派你来的?!”用楚莎shopping回来时装买来的衣服用的袋子,套住了那个人的头,因为,他的长相,实在是不忍直视,然后,我对他质问道。

  虽然,这个答案,我还是知道,但我就是嘴贱,想问他,你咬我啊?......我这么问,那个人并没有回答,他好像是那种,那种誓死都不暴露自己上司的人。

  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毕竟,他是蒋天诚那个王八蛋怕派来的,这点,肯定是无误的。

  “日,头又开始疼了。”本来,中午的时候,那一碗药,已经把烧给压下去了,但是现在,又成老样子了,到晚上了已经,看来,必须得在喝一次了......算了,等回来在喝吧,先去特码的找那个蒋天诚说说这回事。

  F酷》匠h网@永√`久、6免费rb看O|小!$说$&

  “老婆,把我手机给拿过来。”看着那个浑身上下就唯一看不到他脸的那个人,我对着坐在我一旁的楚莎,说道。

  随后,楚莎也就从茶几上,把我的手机给递了过来。

  “好,你不说是吧?没事,不说,老子特码也知道。”说着,我拨了一个号码。

  “咋办啊咋办啊......要是武建军知道,这都是我办的,会不会又没事找事呢?等等,好像这是我先犯贱的吧......”而此时呢,蒋天诚还是在刘宇飞面前走来走去的,这让刘宇飞也是很烦啊,但也没什么办法,总不能说,把他给轰出去吧?......刘宇飞做事一向还都是比较仁慈的。

  但这时,蒋天诚的手机响了,大腿根部那里突然振动了一下,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喂,特码谁啊!”看都没看一眼,拿起来直接就把电话接了,还对那边大叫道。

  “喂,蒋天诚啊,好久不见啦。”而我呢,听见蒋天诚的话,微微一笑,开口道。

  “我去特码的,说曹操,特码刘备就到了,这可咋整啊?他给我打电话,准儿特码没好事。”听到我的生意,蒋天诚就被吓了一跳,心里想到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你...你...你给我打电话干什么?有什么事么?”虽然,心里有那么些许的害怕,但蒋天诚还是硬着头皮,对我开口道。

  “诶呀,我能有什么事啊?咦?蒋大少爷,你怎么了?怎么变结巴了?”我就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还用着非常诧异的声音,对蒋天诚问道。

  “没...没什么,我就是想问你,你有什么事么?给我打电话干嘛?”尽管,蒋天诚想让自己保持很平静的样子,但是,没任何办法,和我通个电话,都能让他紧张的不行。

  “噗嗤。”终于,在一旁看着的刘宇飞,在也忍不住了,一下子笑出了声来。

  “诶呀,蒋大少,无事不登三宝殿么,今天,我就是想给你打个电话问问,你有时间没。”我也听见了刘宇飞的笑容,不过并没有说话,而是问蒋天诚道。

  “怎...怎...怎么?武少,请问,你有什么事情么?”听到我的话,蒋天诚就知道,我肯定想要约他出来,所以,蒋天诚更是紧张了,现在,蒋天诚的鸡皮疙瘩,都已经起了一胳膊,头上呢,也留下来了不少冷汗。

  “诶呀,这不好长时间都没见你了么,想你了,就是想问问,你晚上有时间么?我想约你出来吃个饭。”我听着自己说的话,都差点吐出来,好恶心啊......“诶呀我日特码,武建军这样,肯定特码没安好心......”听着我的声音,蒋天诚就知道,我肯定没啥好事来找他。

  “晚...晚...晚上么,没...没时间。”听着我的话,蒋天诚又回答道。

  “哦,真的没有么?”当然,蒋天诚说他没时间,我肯定不会信的,他在魔都,还能去干吗?逛窑子?......应该不会吧?......“当...当然啦,难不成,我还会骗你么?骗你个这,有什么意思?武少,你说是不是?”虽然,蒋天诚这么说,但我还是可以感觉到,他很紧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