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诶?燕龍,你的右胳膊怎么了?好像,很不对劲啊?”看着燕龍那显的非常不自然的右手,枫雀不禁有些疑惑的问道。

  “啊......这个啊......”燕龍也不知道该怎么给面前的这个已经很多年没见的老朋友解释了。

  “和陈家的那个高手打的时候,受伤了呗。”还没等燕龍说,王永兴则坐在面前的椅子上,给一旁一脸懵B看着燕龍手臂的枫雀,解释道。

  “什么,燕龍,你那左手刀法,竟然会输给那个二流的高手?怎么回事啊?”看着燕龍的伤,枫雀就开始责备他了,虽然这表面听起来是责备,但是燕龍能听的出来,这是枫雀对他的关心。

  “不行,妈的,老子要找他算账。”枫雀的下一句话,这又让燕龍听起来,心里一暖。

  “果然,枫雀,你还是那个老样子,容易意气用事,不过,你是最仗义的一个了。”看着枫雀这着急的样子,燕龍的心里,不禁想到。

  “诶呀,放心吧,那是我大意了,我在打不过个他,那还怎么有脸来见你呢?”燕龍停顿了几秒之后,这才把枫雀的手从自己的胳膊上推开了,然后,又开口道。

  “燕龍啊,没想到,你还是这么能装B?”但是,枫雀的下一句话,让燕龍之前想的,差不多全都又忘了......“好了,燕龍,你这大忙人,今天来这里,肯定不会只是来叙旧的吧?有什么事,就直说吧。”又随便唠了几句嗑之后,终于,枫雀这才把话引到了主题上。

  “是啊,燕龍,你今天,肯定不是来许久的吧?不然你肯定早都来了。”王老前辈也应和着枫雀,对着燕龍,笑着也问道。

  “诶呀,这不是这几天忙么,不然,肯定早都来看你们了。”燕龍也是一笑,回答道。

  “少来,哼,你今天,肯定有什么事,别骗我了,我还不了解你么?”听这燕龍的话,枫雀是嘴一撇,就像,根本不相信燕龍这个满嘴跑火车的人。

  “额......还真被你们给猜中了,呵...呵呵...呵呵......”燕龍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能是这么尴尬的笑了笑。

  随后,燕龍就给王永兴老前辈和枫雀讲了今天来这里的目的。

  “恩......是这样啊......”听了燕龍的话之后,王永兴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怎么样,王老爷子,行不行?你同意不同意?枫雀,你呢?”说完自己想说的话之后,燕龍,就开始向王老前辈和枫雀,征求他们的意见。

  “恩,燕龍,你都这么说了,保护你们家少爷,那我,自然是没问题,但是......”虽然,枫雀不会拒绝燕龍的要求,但还是给燕龍使了个颜色,撇了一下旁边的王永兴,自己家的老爷一眼。

  “王老爷子,你怎么说呢?”枫雀同意了,燕龍不禁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就看王永兴怎么回答了。

  “什么叫我怎么回答?!”突然,之前的那种愉悦的气氛,全被王永兴这句话给打乱了。

  “看来,王老爷子好像不会同意了,那该怎么办呢?”听着王永兴的话,燕龍心里默默想到。

  “哎......燕龍兄啊,我也帮不了你喽......”听着自己老爷的话,枫雀心里也想到。

  “我怎么回答,这种事情,燕龍,你还用问我么?我和那武老头的关系摆在这里呢,我会不帮他?笑话,枫雀,跟着燕龍几天,这几天,他就是你的老大,知道么?”接下来的这句话,虽然,王永兴是一脸严肃的说出来的,但听了之后,燕龍和枫雀心里,都不禁松了一口气,也都漏出了一丝笑容。

  而王老前辈呢,终于,也忍不住,和燕龍还有枫雀两人,一起笑了起来。

  }n酷n匠网%。正2R版M!首(:发

  随后,燕龍就带着枫雀来了这个村子里也看到了在茅草棚中躺在我怀里的楚莎和我。

  然后,燕龍就在这里陪了枫雀一上午,在后来的几天,都是枫雀一个人来了,而燕龍呢,真的是每天都在家里给我们做着饭。

  “哦,是这样啊?”听燕龍讲完,我这才懂了,然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嘴里还一副很深奥的话语。

  “那既然这样的话,枫雀,王老前辈,真的是谢谢你们了,要没有你们的话,今天这样,还真不知道会成什么样的后果呢。”说着,我看着枫雀和王老前辈两个人,又漏出了迷之微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