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步呢,我一个转身,就把楚莎的身子,给压在了身下,而楚莎呢,也是潮红着脸,帮我褪去身上的睡衣,就这样,我和楚莎两个人的身体的距离,又一次变成了,0......“老公,我爱你。”完事之后,楚莎又满头大汗的对我说了一句。

  “媳妇儿,我也爱你。”我也回应了她一句,然后,又一次,一把把楚莎抱入了怀中。

  yX看n正;》版Sm章◇-节2t上酷g匠网

  不知为何,抱着楚莎,我的睡意,就慢慢的来了,而在听着楚莎均匀的呼吸声,不一会儿,我也和楚莎一同,进入了梦乡。

  “啊?!怎么办,燕龍?!”第二天一早醒来,本来在厨房做着早餐等着我和楚莎起床的燕龍,正在煎着鸡蛋,就听见了楚莎大叫的声音。

  “小姐,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听着楚莎的叫声,燕龍就连忙跑过去,推开了卧室的门。

  “燕龍,你快来看看,老公他发高烧了。”此时的楚莎,摸着我滚烫的额头,急的都快哭出来了。

  听着楚莎的话,燕龍也上前走了两步,看到我,满脸通红的样子,然后,吧他自己的手,放到了我的额头上,随后,就赶紧拿开了。

  “怎么烧的这么重?难道,你们昨天淋雨了?”看着楚莎着急的样子,燕龍问道。

  “......恩......好像还淋了好几个小时。”楚莎听了燕龍的话,吞吞吐吐的回答道。

  “啧......小姐,你不用管了,一会儿,我请个大夫过来给少爷看看,你赶紧去那里帮少爷看着地吧,少爷,我在家里照顾就行了。”这是燕龍,目前唯一想到的办法。

  “不,我要在家照顾建军。”听到燕龍的话,楚莎立马都拒绝了,她觉的,她身为我的妻子,我的媳妇儿,我的老婆,在我生病的时候,她就应该在家里照顾着我。

  “小姐,别啊,你要是不去的话,那那片田真的被那个什么蒋天诚找的人给破坏了怎么办?”虽然楚莎这么说,但燕龍还是制止了他。

  “我......被破坏了又能怎样?难道,建军的身体不是更重要的么?”燕龍刚说完,楚莎就回头,对着燕龍,大吼道。

  “小姐,你想想,要是,少爷一起来,就知道,他辛辛苦苦就算为了下雨发烧,都要看着的田,被破坏了,难道,少爷不会伤心么?”就在楚莎忙着走来走去端茶送水的时候,燕龍的这句话,让本来正端着水朝我走过来的楚莎,慢慢的,停下了脚步。

  是啊,我为了看护这片田,这么努力,但是,要是等我起来后,知道这片田已经背毁了,那还不得当场在次把我给气吐血啊?

  “可......可是......”听着燕龍的话,楚莎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

  “好了,小姐,别可是了,就听我的,你去那里看着,少爷,有我在家里看着,就足够了。”看着楚莎犹豫的样子,燕龍说着,又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但...但是......”楚莎还是非常的不放心,理应来说,该照顾我的,就应该是楚莎她自己,但是,如今,自己的丈夫,老公,生病了,自己却不在家看着,这叫什么事啊?

  “不用但是了,小姐,难道,你还不够信任我么?”看着楚莎还是有些不情愿and担心的样子,燕龍又对着楚莎,开口道。

  “行!燕龍,那我中午也得回来一趟,你一定要照顾好建军啊。”说着,楚莎看着燕龍的眼神里,充满了求人的味道,这把燕龍能的尴尬的摸了摸头。

  明明自己只不过是个下人,但却被自己的主子这样看着,燕龍觉的有些不舒服。

  最终,楚莎还是慌慌张张的,连早饭都没吃,然后拿着车钥匙,就下了楼,开着车,朝着王伯他们的那个村子,开了过去。

  然而,此时的我呢,还是在睡梦中,丝毫没有察觉到,我已经发烧了......也压根就不知道,此时的楚莎,因为我,已经着急的成个什么样子了。

  “哎,这个少爷啊......真不叫人省心。”虽然燕龍的嘴里是这么说的,但如果当时我是醒着的话,我也能从燕龍的眼神看出来,从他的声音听出来,此时的他,有多关心我。

  而此时呢,离我们不远处的另一边,蒋天诚和刘宇飞两个人,也都刚从各自的卧室里走出来,而刘宇飞呢,看着蒋天诚,还是那种不屑的眼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