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了医院,在说吧......”毕竟,燕龍,说过来还是因为我受伤的,要我不重视,怎么可能?

  等到了这附近,貌似已经是最好的医院了,我和燕龍就下了车,而燕龍整个右胳臂上,差不多全是血,吓到了不少护士和孩子们。

  “找你们这里最好的外科大夫!”我走到一个女护士的身边,直接掏出了一叠钱,对她说道。

  虽然,她被燕龍的样子给吓到了,但在我那一叠钱眼里,这算什么,她手下了钱,然后对我说了一句“跟我来吧。”就朝着另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而我呢,和燕龍也跟了上去。

  “少爷,还让你破费了,真不好意思。”燕龍和我一边跟着那个护士走着,一边笑着还有些不好意思的对我说道。

  07看《?正:版章,节}v上酷《匠¤网@

  “这点钱有什么的?”我也是笑了笑,回答道。

  “X大夫,有人找你。”那个护士走到了一个房间门口,敲了敲门,对立面大叫道。

  “哦,让他进来吧。”接着,里面就穿来了一个显的比较成熟的男人的声音。

  接着,我和燕龍就走了进去,而那个大夫呢,本来是很平静的一张脸,但当他看到燕龍的右胳膊的时候,表情一下子就凝重了起来,站起来走到我们这边,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赶紧让他坐下。”

  “大夫,这严重么?”经过那个大夫好一番观察之后,我有些担心的问道。

  “啊,可能是因为外伤过重引发的胳膊没有知觉了吧,应该,没有什么大碍。”说着,那个大夫还扶了扶鼻梁上面的眼睛,看起来好像对自己说的结果很满意的样子。

  “应...应...应该?!”这种回答里有着很多不确定因素的句子,我最讨厌了,应该到底是什么意思?我记得小时候我考完试的时候,我妈问我考的怎么样,我也是说应该很好的......“额...是肯定。”说着,那个医生的语气,又坚定了不少。

  而听着医生的话,就是说,燕龍没什么大碍了,这样,我也安心了不少。

  “我给他包扎一下,让他回去简简单单的休息十天半个月后,差不多,应该就会痊愈了吧。”那个大夫一边拿着一旁的医药箱,一边又对我说道。

  “少爷,真是麻烦你了......”我开着车,回家的路上,一旁的燕龍又对我说道。

  “怎么会,燕龍,这几天,你就在我家里休息好了,等你完全没有什么事了,在说吧。”我也回答道。

  “啊,来了。”听到敲门声之后,楚莎就在房间里回答道。

  过了几秒之后,门,就被房间里的楚莎给打开了。

  “诶?燕龍?你怎么在这里?快请进。”看到我一旁的已经断了半截袖子还缠了一手绷带的燕龍,楚莎不禁有些疑惑的问道。

  “嗯,小姐你好。”燕龍也是有些尴尬的左手摸着头,回答道。

  “诶,快进来坐,别傻站着了。”我对燕龍说着,就把他带进了房间里。

  “诶,老公,这是怎么回事啊?你不是去找焦钰婷谈合同的么?那燕龍的伤口是怎么回事啊?不会是没谈妥,你们打起来了吧?!”楚莎把我叫到一旁,问道。

  “什...什么啊...是这样的......”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就都给楚莎讲了一遍。

  “哦......行,那你们先休息,我给你们倒点茶。”说着,楚莎一蹦一跳的就进了厨房里面。

  “燕龍,这几天,你就在这里休息吧。”我也坐到了沙发上,对一旁的燕龍,笑着说道。

  “嗯,少爷,那真是谢谢你了。”燕龍也是对我格外的尊敬。

  这时,楚莎端着个盘子,而盘子上面有两杯茶水,朝我和燕龍走了过来。

  “尝尝我泡的茶吧。”楚莎一边笑着说道,一边把手中的盘子,放在了茶几上面。

  燕龍端起茶杯,把茶杯放在自己的嘴上,然后喝了一小口。

  “嗯,小姐泡的茶,真不错。”燕龍笑着看着楚莎,说道。

  “就是,媳妇儿,这茶好香啊,你怎么能的?”我也不禁有些疑惑,我记得我们来的时候,可没带什么茶叶之类的东西啊。

  “我下午一个人在家里无聊,出去逛街买的呗,怎么样,好喝吧。”楚莎也坐在了沙发上面,回答道。

  “不亏是我媳妇儿,真懂事。”说着,我还伸出手,挂了一下楚莎的鼻子。

  “那可不是,也不看看我是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标准的直男说:

就在你们以为今天又没更新,今天又会断更的绝望的时候,突然一个五更吓死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