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我的目光,张鸿才也朝着张忠荣看了过去,而张忠荣呢,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一样,一边看着窗外的风景。

  “不对啊,零,我就是办了一件好事啊,他手上那一枪,不就是我打的?”接着,我又对零说道。

  我这么说,零才又想到了虚手腕上那一坨东西。想着,零不禁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看着零一边笑着,一边开着车,我不禁问道。

  “没事,既然事情都过了,也没什么办法,走吧,我们去吃饭吧。”零一边笑着,又对我说道。

  而我呢,也没想那么多,坐在副驾驶座上,看着窗外漫天的星空,慢慢的,天空上不知为何,出现了一张一直在我内心里那个可爱的女人的面庞。

  想着在过不久,我们就要大婚了,我的嘴角不禁漏出了一丝幸福的微笑。

  吃完饭,我们就回了零的家。

  “诶,武建军,一会儿继续斗地主啊。”还没到零的家门口,在楼梯上,张忠荣就对着我开口道。

  “斗个瘠薄,一会儿老子要睡觉了。”我直接骂道。

  而零呢,在我们前面拿出钥匙,准备开门。

  o酷\9匠8网cO正●K版首发a

  门被零打开后,我们都还没反应过来,直接就撞到了零的身体上。

  “嘘。”零直接转过身子,对着我们小声的说了一声。

  “我靠,你干啥呢?”撞到零身上后,我赶紧起来,揉了揉自己的鼻子。

  而零呢,直接朝着客厅那边,说了一声“谁在那里!”(这里,零说的是缅甸语)

  因为我们走的时候,零把所有的灯都关上了,没人在家的时候还开着灯,多浪费电?

  所以,我和张鸿才还有张忠荣,看着客厅,都是漆黑一片,看不到任何东西,只能勉勉强强的看出来沙发的轮廓。

  “你特码有病吧?在说什么啊?”说着,我就准备伸出手,把客厅的灯给打开。

  但是,就在这时,客厅突然传来“嘭”一声,接着,一个小火苗就亮了起来,然后,随着这个火苗的移动,点燃了一个人嘴里的香烟。

  突然出现的声响,把我和张鸿才还有张忠荣三个人都吓了一跳,而零呢,嘴角出现了一丝笑容,仿佛,他早就料到了一样。

  紧接着,客厅的茶几那边,就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等了你们半天了,真慢。”

  “他是谁?为什么会说中文?”这么想着,我赶紧伸手把客厅的灯给打开了。

  等我们看到客厅中,坐在沙发上的那个人的脸后,都给吓了一跳,包扣零也在内。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他会说中文?他是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的?”看到沙发上的毅之后,无数的疑问都出现在了零的脑子里。

  “靠,这个人,不就是昨天晚上在酒吧打了张鸿才的那个人么?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他为什么又会说中文?照着零那么说的话,这个人,不也是那个组织的人了?”这么想着,我把手放在了裤腰带上,准备把随身携带的枪给掏出来。

  但是,零把他的手放在了我的手上,阻止了我掏枪的这个动作。

  “诶,别一言不合,就用枪啊,我又打不过你们四个。”看着我明显的动作,毅说道。

  接着,零慢慢的走到了客厅,而我们几个,也都跟了过去。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是怎么进来的?”走到客厅的沙发旁边,零对着毅问道。

  而毅呢,猛吸了几口手中的烟,然后把烟掐了,扔在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想进来,办法不多的是?本来,还以为,你家里有什么秘密呢,没想到,最后竟然只找到了一个你的发泄工具,其他的竟然什么也没有,零啊,平时看不出来,没想到你口味那么重。”然后,那个人回答道。

  听着他的话,我的心里想到“我靠,难道他看到零的那个寒宏版充气娃娃了?罪过,罪过,又害了一个人。”

  张鸿才在一旁,一脸的懵B,对着我,问道“诶,他在说什么啊?什么发泄工具啊?”

  “就是,武建军,他说什么啊?什么发泄工具?什么口味重?”一旁的张忠荣也问道。

  “靠,你们都特码问我,我特码会知道?不能听人家把话说完么?”我没好气的回答道。

  我觉得,寒宏版充气娃娃这件事,还是不让张鸿才和张忠荣他们两人知道的好,毕竟,也给零一个台阶可以下么,我可不是那种不给对方一条活路的人。

  “那个东西不是我的。”突然,零对着那个人说道。

  虽然,零的脸上一脸严肃的表情,听了他的这句话,我差点又想吐槽了,不过还是忍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