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走到了我这里,坐在了我的对面。“你就是武建军了吧?”她笑着问我,不过她的笑容好假。“楚莎小姐,你好。”我一脸恭敬的回答她。而她呢,直接进入了正题“都是为了自家的利益。我想你也知道。”我也就笑着对楚莎说“看来楚莎小姐是明白人,那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都是为了自家的利益,所以,我希望,如果以后,我在外面找了小三的话,我希望你不要管。当然如果你外面也有其他男人,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不会管,怎么样?可以么?”楚莎听我这么说,停顿了两秒后“嗯!”“行,从今天以后,我们在外人眼里,就是一对美满的情侣了,但在私下呢,我不会管你,当然,也希望你不要在你家里人面前多嘴。其他的我们都可以不管,但我们必须要有个孩子,同意不?”“嗯,这个条件我可以答应。”因为我爸和她爸都坐在一起看着我们,所以我们两个对话的时候,都是笑着出来的。她爸和我爸,以为我们很谈得来,所以都充满着笑容看着我们这边。

从这次见面,我对这个楚莎的第一感觉,就是觉得这个女人,气场很足的感觉,而且长相非常的漂亮,可以说比谢梦涵漂亮的多,和那个唐幻秋有一拼。但是,还有一种,普通人不能靠近她的感觉,所以我对她的第一印象,是很讨厌的那种,但是,后来我发现,我错了。

我回家后,张鸿才听见了门响,就跑了过来“你去干啥了?怎么去这么久?”我一笑“去相亲了你信么?”“去你的,骗子,就你这样谁会看上你?”“不信算了。”说完,我回了卧室,趴在床上睡着了。

等过了两天,我又接到了我爸的电话“喂,建军啊,你多约楚莎出去走走,不然,怎么增进感情?爸也不希望你像大哥一样,娶一个不相爱的媳妇儿。爸会尽快让你们结婚的。”“爸,我知道了,今天下午我就去找她。”接着我挂了电话,打给了楚莎,把她约了出来。

我们两个没有丝毫感情的人一起走在街上,而且还得必须表现的很恩爱的样子,因为,我知道,后面有人看着我们。

等我把楚莎送回家后,我走路回家。

但不知不觉,我走到了我们的学校,我向里面看了一眼,脑海中马上浮现出了谢梦涵的影子。突然,我的心里有了一个可怕的想法。接着,我打电话给了谢梦涵。响了两声后,电话那边穿来了一个我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喂,哪位?”“梦涵,我想见你,你可以出来么?”谢梦涵迟疑了一会后“可以,在哪里见面。”“半小时后,兆龙酒店。”说完,谢梦涵挂了我的电话。

半个小时候,谢梦涵出现在了兆龙酒店,朝着我坐的位置走了过来,坐在了我对面。“说吧,找我有什么事?”谢梦涵以一种很不好的态度问我。“梦涵...我...你愿意和我一起走么?”谢梦涵听我这么说,笑了两声后“呵呵,走,去哪?”“去一个我们的家人都找不到我们的地方,一起生活在一起。”我这么说,谢梦涵又笑了“呵呵,找不到?你觉得凭你们家的实力会找不到我们,而且,你凭什么会认为我要跟你走?凭什么!”“凭我爱你,凭我可以为了你放弃我在武家的地位,放弃我现在的一切,只为和你在一起!”我刚说完最后一个字,脸上就传来了火辣辣的疼痛,这次的疼和上一次不一样,这一次,还有心痛。难道,她真的不爱我了?“凭什么?我谢梦涵难道是你想甩开就可以甩开,想得到就可以得到的么?我两年前那么爱你,为什么你还是执意要离开?现在,玩累了,又来找我了?武建军,我告诉你,我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谢梦涵了,我已经不会在爱你了。”说完,谢梦涵站了起来,离开了兆龙酒店。我坐在原地“是啊,既然你当初抛弃了她,为了让她不爱你,为什么现在又要回来找她,武建军,你就是贱,既然,她现在已经不爱你了,你的目的不是达到了么?”想着,我站了起来,走出了兆龙酒店。

我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但我走了一会,竟然看见了楚莎,她和一个男的坐在一个西餐厅里,而且好像在争吵这什么,我有点好奇,就走进了那家西餐厅。

我进去后,找了个在他们附近的位置坐了下来,而楚莎呢,没有看到我。我在听着他们的对话,那个男的好像再说“你为什么会认为我会放弃了我们家的家产和你私奔?你以为你是谁?你只是我玩烦的一个穷女人而已。”穷女人?可能是他不知道楚莎的家业吧。“我...我...我可以为了你放弃了我的家人,为什么你不可以?”楚莎刚说完这句话,那个男的一巴掌扇到了楚莎的脸上“楚莎,你别我给你脸你不要脸。”而我呢,笑了两声,走了上去,一拳打在了那个男人的脸上,他直接趴在了地上,晃了晃脑袋,又站了起来,对着我大叫“你在北京敢打我?你知道是谁么?”我不管他,继续拽着他的衣领,一拳一拳的朝他脸上打了过去,我就不信,他在北京的地位,会有我们武家的高。

我一直打,一拳又一拳,直到楚莎来拉着我,我才停手“我告诉你,楚莎,你不要,以后就归我了,她以后就是我武建军的媳妇了。”说完,我拉着楚莎出去了。

我拉着楚莎,找到了一个喝酒的地方,要了好几瓶啤酒,打开,楚莎直接拿起了一瓶,喝了起来。“说吧,今天有什么心事都可以告诉我,我都听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一定要离开我?我为了他,可以放弃一切,为什么他不行?”她说完这句话,就哭了出来。“现在,他离开了我,我什么也没了...没了。”我笑了笑,看着楚莎说“没事,你不是还有我么。”我说完这句话,楚莎就看着我,几秒后,她直接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一边哭,嘴里还一边念叨着“建军,谢谢你。”我呢,也就抱着躺在我怀里的她“傻娘们。”。一个女人哭了,永远不要先问她为什么,因为,他需要的只是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

就是从这次以后,我发现,楚莎好像没有以前那种讨厌的感觉了。我以为,我一开始帮楚莎打那个人,是因为我看不下去了,但是,后来,我发现,我已经有点喜欢上楚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