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只要陆安成功的开辟星域便可以进入知幻境,但是他却没有这么做,天空的星辰依旧明亮,星辉却是停止落下。

  断桥上四溢的星辉在一刹那间被尽数吸入陆安的身体,那一刻,仿佛时间停止一般。

  陆安的身体变得僵硬,所有的波动都消失了,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死人。

  这样的过程持续了约么三息,陆安的胸膛突然变得明亮起来,光线把他身上的衣衫震破,河面掀起了一阵寒风,入骨刺痛。

  陆安轻轻咬了咬牙,似乎有些痛,但是他却找不到是哪里在痛。

  四周一切静止的事物都动了起来,或许这是因为那道风,河面上的船只开始摇曳起来,树木花草也动了起来,随即便见到陆安身体的光芒消失了。

  但是他的身后什么都没有。

  难道星域开辟失败了?

  姜一水等强者立刻动用大神通查探了一下陆安的情况,全都得出一个结论,陆安已经成功的进入了知幻境。

  但是他是龙脉传承者,又在星海中点亮了本命元星,可为何没有引起很大的异象?

  更重要的是,他进入了知幻境,那么他的星域在哪里?

  就在众人疑惑之际,陆安缓慢的睁开了双眼,眼神比以前变得更加干净透彻,也更加明亮有神。

  而且他的眼睛深处隐隐透出一丝淡淡的星辉,原来这就是知幻境吗?

  睁开眼睛的陆安像是一个初生的婴儿,对周围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因为在进入这个境界之后,看待事物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了。

  世界在他眼前显得很通明。

  但是总有一些不怎么友善的目光打断了他的好奇心,他收回心思重新看着沈桑榆。

  寒风呼啸,破碎的衣衫撩动,一些残留在衣衫上的星屑被吹落到桥面上,最终消失了。

  他还站在原地,却又感觉已经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像是来自域外。

  场间的议论声骤然停止,但是人们的疑惑终究没有人解答。

  即使是十方天华中的姜一水和燕邱云也无法解释这一切,易方麟和安流耘也无法解释,风家、姬家乃至怀幽圣地的长老们也只能摇摇头。

  枫林晚朝南宫少年的方向看了一眼,二人都不曾开口。

  姚十三则是笑着不说话,因为人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怪物二字已经无法形容桥上的那个人。

  但是有个人开口了。

  “他的星域便是星海!”

  所有的人都把目光转向了苏伯陵,说话的人正是他。

  他没有注意那些目光,而是认真的看着桥上的陆安,他很坚信,用难以置信的语气重复道:“他的星域便是整个星海”

  这样的话,让人难以接受。

  如果照他的说法,那么不管陆安站在哪里,他身后的任何地方都是他的星域,那么战斗的时候,对手便无法逃脱他的星域,星域笼罩下,哪里还有敌手?

  这又将是另一个传奇。

  所有人看着陆安的目光都发生了变化,这一战对陆安今后的整个人生都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他虽然还不及吕生寒和弄梅,但是此刻的他已经成为了一个很少有人能够超越的对象。

  或许东君可以,苏伯陵也不赖,那些神秘的新任圣女也有可能,云遥宗新出的两位天才便不得而知。

  况且,在其他几大洲还有一些不世出的天才。

  这些都不在重要,重要的是所有的人都记住了今天发生的一系列不可思议的事情。

  最m新0章}…节上Hr酷匠{网#

  而其中一点更让人注意,那便是陆安的龙脉。

  想到这一点,人们顿时又浮现另一种想法,有些嘲弄,有人惋惜,所谓的传奇难道真的只是过眼云烟?

  这都是以后的事,谁又能预料以后的事?万一陆安再次铸就传奇打破了那个诅咒呢?

  但至少眼下,还有一件更受期待的事。

  如果沈桑榆继续压制修为跟陆安打,那么她肯定没有赢的可能,而如果她用最巅峰的状态迎击,陆安就算进入了知幻境,那也没有一点胜算。

  所以,人们很期待沈桑榆会怎么选择。

  毕竟,如果她阻止陆安突破的话,一切都会尘埃落地,这是她做出的选择,便必须要做第二个选择。

  “你没有让我失望”

  这是陆安突破后,沈桑榆说的第一句话。

  “我不如你”

  这是第二句话,然而这一句无疑引爆了现场,所有的人都用诧异的目光看着沈桑榆。

  她这是要认输了吗?

  不管怎么样,陆安肯定不是成名已久的沈桑榆的对手,她在世人眼里是完美的,那么她怎么能认输?

  船上的沈哲尧听到这句话非常的生气,他恼怒的道:“真是混账!”

  但是那艘破船上的枫林晚却是给出了一种不一样的态度,他饶有兴致的看着沈桑榆,笑道:“这才是真正的沈桑榆”

  “为什么?”陆安问的很直接。

  沈桑榆脸上没有任何了任何情绪,大概是没什么事能再让她动容了,她面无表情的道:“那天晚上我便说过,我不会再让别人说你是癞蛤蟆,其实你应该知道我不如你,虽然我现在修为不如你,但是等我们再见面的时候,估计我只能仰望你了吧”

  陆安目光复杂,心里翻江倒海,在这场比试中沈桑榆表现的很大度,她虽然发起了这场比试,但是她一直便没有打算赢。

  这一战是她故意安排的。

  目的就是希望陆安通过这场比试一战成名,的确是用心良苦啊!

  陆安似乎是看出了沈桑榆的想法,他沉默了片刻,对着沈桑榆弯下身去,顿了许久,他起身认真的道:“谢谢你”

  沈桑榆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她道:“这是我欠你的”

  陆安微楞,他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在前世,陆安救了她的性命,所以她说这是她欠她的。

  而现在他们的确是两清了。

  不过,还有一份婚约缠绕着他们。

  而那也是今日这一战的另一目的。

  “按照约定,我认输了,所以这个决定由你来说”沈桑榆压低了声音说到。

  陆安显得很犹豫,今日发生的事情在所有的意料之外,也包括自己,所以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不用显得难为情,你难道想让我离开的时候还对这个地方有任何牵挂吗?我不想,这样真的很累,我想要活的轻松一些,这场婚约本就是我利用了你,该愧疚的是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