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陆安离开的后,中年人却是举起了桌上的杯子,那是陆安先前给他倒的酒,他笑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而这时,一名中年书生从春满园深处走了出来。

  那人走到石桌前坐下,什么话也没说,只是看了一眼棋盘,笑道:“陛下还是这么喜欢耍赖,你又动了手脚吧?刚刚我明明就要赢了”

  中年人正是当今火灵国的焱皇,这片大陆上的人族领袖。

  “这可不关我的事,这一切都是因为那名少年突然出现,所以才打乱了棋局”焱皇笑道。

  中年书生怔了一下,他自然知道焱皇话里真正的意思。

  “能打乱陛下的棋局,这个变故真是不小”中年书生摇头叹气道。

  焱皇沉默了一下,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片刻之后,他收起笑容,认真的说道:“古池,这少年真的不简单”

  原来,这名中年书生便是书斋主人,‘画中仙’古池!

  听到焱皇的话,古池的神色也是微变,当今大陆,野花盛开,各大势力雪藏的天才们全都入世,天才遍布,但是焱皇没有这么认真的夸过一名年轻人。

  除了东君。

  “哪里不简单?”古池恢复神色,平静的问道。

  焱皇顿了少许,道:“我刚刚看着他,发现了他身上一些出乎意料的东西,但是他命途一片虚无,我竟是怎么也看不透”

  “连陛下都看不透?”古池眉毛微微挑起,他是焱皇最亲近的朋友,虽然他二人同为五大圣君,但是他深知焱皇的恐怖并不是表面这般,像他这样的人物都无法将陆安看透,那么这名少年便真的有些复杂了。

  无论是他本身,还是他的那些秘密。

  “你是否还记得那场大战之后,卧龙夜观群星,他说星空之中有一颗星辰偏离了轨道,那晚还发生了一场异象,他当时称之为星空下最大的变数”

  焱皇口中的卧龙便是凌云阁主,当今最具智慧的先知老人。

  而对于‘星空下最大的变数’这句话也有人说过,在逍遥陵万里之外的雪原上,灵府之主凤雏也曾说过这句话。

  z更新}最●快NY上w酷zD匠网C

  “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能使得星辰偏离轨道?”古池也想起了那件往事,疑惑问道。

  “你的智慧虽然赶不上卧龙和凤雏,但是至少也看了这么多书,你都不知道?”焱皇反问道。

  古池无奈摇头,道:“我翻遍了所有的古籍,没有看到这方面的记载,但是我想起了一段秘辛”

  焱皇看着他,等待他继续说下去。

  “陛下难道忘记了那段关于重生的传闻?”古池问道。

  听了这话,焱皇眉头陡然皱起。

  “那只是个传闻,但是从未见有重生之人存世,所以我竟是差点忘记了”焱皇叹息道。

  “难道陛下认为这名少年便是那个星空下的变数?或者说,你觉得他是重生之人”

  “如果是这样,那么一切都说的通了”焱皇突然把目光转向了夜空,脸上浮现出一抹忧色。

  “如果他真的是重生之人,他的年龄倒是相符,那么他和桑榆那孩子的婚约倒也让人相信,也可以确认他便是从圣门的传人”焱皇继续说到。

  但是,古池却是皱眉道:“这其中还是有很多疑点”

  “比如?”

  “当年,勤王也是从圣门传人”古池压低了声音,而且说的有些谨慎。

  他发现提到‘勤王’二字时,焱皇脸上没有多少异色,便继续往下说道:“勤王当年被处死,从圣门的传承就已经断了,而这少年如果真的是从圣门传人,那么他肯定是勤王叛乱之前便收的传人”

  说到这里,古池顿了一下,因为他发现焱皇目光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你继续说”

  古池顿了一下,继续道:“最关键的一点,不清楚他是否知道自己的师傅便是勤王”

  “为何这么说?”焱皇问道。

  “如果他知道自己的师傅是勤王,那么他出现在百花巷便不是一个巧合,如果他不知道,那么这个巧合也太巧了”古池回答道。

  焱皇笑了一下,没有任何特别的情绪在里面,他道:“太巧的巧合,还不如直接说是命运”

  “或许,这便是星空的安排”

  焱皇沉默,想了一下,否认道:“古池,你错了,既然他是星空下最大的变数,那么这便不是星空的安排,这是他自己创造的”

  “我很想知道,陛下刚刚说在他身上看到了一些出乎意料的东西是什么?”过了一会,古池问道。

  “他是龙脉”焱皇说的很简洁,但是这四个字里蕴含了相当复杂的情绪。

  古池低下头,脸上的神情变的更加复杂。

  “原本可以说通的故事,现在又说不通了”古池沉默了很长的时间后说到。

  焱皇神情凛然,道:“以前他活着的时候,我便看不懂他,现在我更加看不懂了”

  古池道:“勤王是一个聪明人,满身都是谋略,单论智谋他丝毫不输卧龙和凤雏”

  “但既然是一个聪明人,那他为何要收一个龙脉传承者做弟子?他明知道龙脉......”

  古池的话还未落下,焱皇便截断他道:“难道你也相信龙脉这种病无法治?”

  “我自然知道那种办法,但是一般人谁会愿意?”

  “你说的对,他是一个满富智谋的人,所以他不会傻到用自己毕生修为去治好龙脉的短板,那么便只有一种解释”焱皇说着,用一种特别的眼神看着古池。

  古池眼眸微微转动,像是想起了什么。

  “当年吕生寒能成为星空下的第一人,便是因为他打败了慕千涯”

  慕千涯,千年前的强者,龙脉传承者,是所有龙脉传承者中修为最高的,达到了通幻境巅峰,很多人以为他会打破那个诅咒,但是没人想到,他最后被吕生寒杀死,后来吕生寒......喝了他的血。

  最终,才成为了星空下的最强者!

  “龙脉的确是一种病,但是传承者的血真的很......神奇”

  “看来他也是个可怜人”

  “所以陛下是想要替勤王补偿一下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