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便是沈桑榆,作为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任圣女的她现在正坐在荒山悬崖之上。

  昨夜,在怀幽圣地宣布了新任圣女之后,沈桑榆也成了世人的饭后谈资,大多数人是为她打抱不平,有的人甚至担心她会想不开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但是谁又能想到她现在的心情其实是放松的。

  换句话说,她其实并不想做圣女。

  虽然,她最终没能成为圣女,但是她在世人心里的威望却丝毫不减,人们还是很尊重这位叫作沈桑榆的天才女子。

  而她现在不想去担心以后,她只关心现在。

  陆安在煮酒大会上宣布他是沈桑榆的未婚夫,其实是沈桑榆自己的意思,她希望对方能帮自己。

  当时,她只是抱有希望,但是没想过对方真的会答应,难道他真的愿意娶自己?

  如果不是,那么他为何会这么做?

  他这么做对他有何好处?

  陆安在做这件事的时候没想过这件事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处,相反,这件事给他带来了很多麻烦。

  因为就在他写完那封信不久后,百花巷来了又一些人。

  那座破院的一处院墙被人破开了,巨大的声响打破了阁楼的宁静,陆安和姚十三冲出阁楼,看着烟尘漫天,还有烟尘里模糊的众多人马。

  二人此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百花巷的这座曾经的勤王府已经非常的破旧了,而现在却有一面围墙被人撞破了。

  虽然这里是一处禁地,很多人都不敢踏足,但是对方也没有进入,只是摧毁了一面墙而已。

  没人敢进来,不代表没人敢破坏。

  相反,有很多人愿意看到这样的局面,自然也有人不愿意看到。

  对于当年的勤王有人痛恨,有人支持,即使是现在的火灵国中仍是存在一些支持当年勤王的老臣。

  甚至在军方中也有他的支持者。

  所以,这些人当然不愿意看到残破不堪的百花巷再次受损。

  待烟尘渐敛后,模糊的人马变的清晰起来,围墙外是一条街道,原本街道上便已经聚集了很多人,而现在又有很多人得到消息后赶到了这里。

  出现在陆安视野里的是几十名铁骑以及一名身穿黄金盔甲的年轻人,应该是一名将军。

  那名年轻将军骑在战马之上,看了一眼周围越来越多的围观群众,显得很满意,这便是他一行人来这里的目的。

  百花巷遭到围攻的消息会传到某些大臣耳里,想必一些勤王当年的支持者听到后会冒险赶来,这样陛下便会清楚,这些人到底是谁。 所以,这是一个陷阱。

  这是在借助陆安,清除一些障碍。

  但是这些人也不见得是那位陛下的障碍,可能是那位左宰大人的障碍,也可能是某位灵将大人的障碍。

  但是仍是会有些人猜测这是陛下的态度,他在表明对百花巷的态度。

  先是小七被困在未央宫,然后便有铁骑出现在这里,这难道真的是那位陛下的意思吗?

  即使是陆安现在也出现了这样的疑惑。

  “谁是从圣门传人?”一名气度威严的铁骑居高临下的问道,而那名年轻将军微微闭上眼睛隐藏在众多铁骑最后。

  声音在百花巷炸响,但是陆安脸上却是无比平静。

  他顿了很久也不见开口,反而是取出了那柄断剑,对方先是破了围墙,然后再问话,这种粗鲁的人根本没有和他说话的必要。

  所以,他选择了很直接的方式。

  兵来剑挡!

  陆安轻轻的举起断剑,但是他还未出手,他右侧便出现了一道残影,姚十三居然抢在了他前面。

  他出手了,而且一上来便是剑北篇第六式——剑倾天下!

  一道霸道的剑意充斥在百花巷中,最后方的那名年轻将军也在此时睁开了双眼,眼中满含怒意!

  窄剑身上泛着微微寒光,刺破寒风,卷起地上的灰尘和石砾,昏暗的天空顿时变得明亮起来。

  说话那名铁骑眼中闪过一抹骇色,而其余数十名铁骑无不是快速提起腰侧的金枪,训练有素的对着姚十三合力一击。

  看到金枪怒马,姚十三没有丝毫忌惮,窄剑义无反顾的斩下。

  酷S匠;@网/*永“久》u免G费}j看小XW说WL

  剑光所过之处,惨叫声顿时响起,两根金枪被姚十三的窄剑斩为两截,断裂的金枪在地面上发出阵阵挡挡声。

  之前说话的那名铁骑更是一声闷哼,从战马上掉下,鲜血从胸口不断涌出。

  这便是剑北篇的威力。

  这便是姚家少爷的做事风格。

  那些铁骑在战场上骁勇善战,但是在纯粹的实力面前,他们也不过是蝼蚁,姚十三可是实实在在的虚幻境巅峰修为!

  姚十三使了一招剑倾天下,将几名铁骑斩落下马,并未继续下去,而是静静的执剑而立。

  这些人把围墙摧毁,而姚十三斩了对方几名铁骑,现在来看公平了,那么可以开始谈话了。

  而这种事当然要交给陆安。

  所以,他下一刻转头看向了陆安,陆安没想到姚十三今天居然这么雷厉风行,但是他自己也不是一个怕事的人,对于这些摧毁围墙的铁骑他也很愤怒。

  正当他抬眼之际,最后方的那名年轻将军从了出来,前方的铁骑队伍立刻分为两拨。

  “你是谁?”那名年轻将军大怒问道。

  姚十三看了一眼陆安,然后挺直了身子,理直气壮的道:“北斗姚家,姚十三便是我”

  狂妄!

  这是年轻将军的第一感受,不过他却收起了愤怒,冷笑着道:“昨天晚上被东方瑾打下擂台的就是你?”

  “是我又怎么样?”姚十三丝毫不惧,而且他已经隐隐猜到了对方是谁,饶是如此,他还是觉得不能输了气势。

  “不怎么样,你敢动我的人,那么结局只有一个,那么便是死,但是你是北斗姚家之人,所以我不得不承认我不敢杀你,但是我会断你一臂”

  狂妄!

  这同时也是姚十三对这人的评价,只见他一怒之下挥动了手中的窄剑,无数道恐怖的剑气卷起地上的巨大石块。

  轰的一声巨响在街道上响起,地面微微震动。

  又是两声惨叫,两名铁骑被砸落在地,几匹战马受到了惊吓,顿时仰天长啸。

  “反正你都要断我一臂,那我不如多杀几个?”做完这一切,姚十三抬头看着那人冷冷的说到。

  “你......好大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