铛的一声异响。

  死了吗?

  但似乎没有。

  北唐小小的剑已经刺到王庆的胸前,刺穿了他的衣服,可是却不见有血流出来。

  北唐小小松了口气。

  王庆脸上的紧张之色消失了。

  原来,王庆身上穿了一件金丝软甲,那是一件不普通的灵器,是他强有力的保障,但是他先前还是紧张了,因为刚刚北唐小小的表现无不展示着他的强大,王庆担心他会刺穿自己的软甲。

  然而最后没有。

  原来你也不过如此,王庆心里闪过一个念头。

  不过他也很庆幸:谢谢你这么弱。

  北唐小小见王庆没事,然后收回笨剑,呼吸急促道:“你输了”

  他想刻意让自己表现平静,但是还是忍不住朝着高处的几位大人物看去,北唐小小的眼眸骤然紧缩。

  可即使是这样,他还是什么话都不敢说。

  他刚刚差点犯了一个错。

  虽然,他心里很想杀了王庆,但是却不能当着这么多人杀他,毕竟他是王有臻的儿子,这样做会引起轩然大波,甚至给整个北唐域惹来麻烦,到时候他会成为北唐域的罪人。

  不过,如果有机会,他不介意将王庆杀死在某个不见光的小巷中。

  他现在有这个资格。

  从今以后,他再也不怕有人拿他和王庆比了,今夜之后,或许他在点苍榜上的位置要改变一下了。

  北唐小小缓慢地从擂台上走了下来,他虽然获得了这场比试的最终胜利,但是他脸上却没有多少喜悦之色,走到北唐域的席间,他没有看陪同而来的那几位强大的长老,只是面无表情的坐下。

  那一剑没有刺中王庆,对王庆自己来说肯定是值得高兴的,所以即使是败了,他的脸上仍是挂着笑意,对他来说,这场比试对他没多大的影响。

  CC看i正版章)h节y@上1t酷√n匠O网

  毕竟,他很不要脸。

  所有的人都从这场比试中读懂了些什么,即使是陆安也明白了些其中的厉害关系,他也没有多大的感概,只是觉得人心真的是世间最难测,也是最危险的东西。

  最终,文官宣布了这场比试的结果。

  下一场比试继续。

  今年的煮酒大会的确跟往常有些不同,因为才一开始便如此精彩。

  神道选拔赛除了多年前的关忆北,已经很久没有什么了不得的人物从这场选拔赛中脱颖而出了。

  很多年前,关忆北获得神道选拔赛的第一名,从此以后一路高歌,成为了神洲七绝中仅此于鬼面红衣的二号人物。

  但是从那以后,神道选拔赛便再也没有选出这么厉害的强者了,今年却不一样,如果东君参加神道选拔赛的话,这一年的神道选拔赛的确有可能超过关忆北那一届。

  然而就在半年前,书斋传出消息,东君已经离开了点苍榜第一名,进入了千秋榜,也就是说他已经成功进入了通幻境。

  这便意味着他已经没有参加神道选拔赛的资格了。

  而现在的点苍榜第一名便是怀幽圣地的沈桑榆,只是现在还不知道她是否会参加神道选拔赛。

  在看过了王庆和北唐小小这两位点苍榜上的年轻强者,和解忧公主的精彩表现后,很多报了名的年轻人竟是有些胆怯不敢再上台。

  但是终究有些勇气可嘉者。

  接下来,‘红照’风家的门生和‘七里塘’姬家的门生继续带来了一场精彩绝伦的比试。

  一开始,众人都以为‘红照’风家的那门生会获得胜利,但是谁也没想到那名姬家门生竟是以一招落英缤纷剑险胜。

  最值得一提的是,姜一水最信任的那名门生挑战了一名安流域的旁系子弟。

  他的那名门生叫范昊,修为不赖,而且这人陆安也见过,他曾去百花巷拜访过他,但是后来直接被陆安送客了。

  安流域是四大域中底蕴最深厚的,安流域域主安流上清中洲是为数不多的德高望重的老人。

  他和姚家老太爷以及凌云阁的先知老人年龄都差不多,然而先知老人已经进入神幻境多年,位列‘五大圣君’,而姚家老太爷也在晚年时候一夜悟道成功进入神幻境。

  姚老太爷是十方天华之首,也是其中唯一一个进入了神幻境的强者,然而安流上清却是被挡在了那个门槛高达百年之久。

  安流域的子弟在四大域和六大家族中也算不上佼佼者,好不容易出了个看得过去的天才,却在今夜被姜一水的一名门生打败。

  所以,安流耘的脸色有些挂不住了,今夜这一巴掌也的确被打得很响。

  武试持续了很长的时间,但终究还是结束了,武试结束后便是文试。

  文试在于考察一些基本的常识,以及一些修炼理论,最重要、也是最难的便是功法和剑诀的分析,文试对战的方式是选手抽签决定对手,然后考官出题,看谁答得更好。

  但实际上,评判标准就是姜一水和沈哲尧等一批人的主观看法。

  再加上,书斋弟子在此,基本无人敢和他们几人比拼这些理论知识,所以这个环节几乎没有任何意思。

  而神道选拔赛中也有文试这一关,这个环节又不能忽略,最终,姜一水等一批官员做了个决定他们把今年的文试做了些改变,那便是只出一道题,所有的人都可以回答。

  “这个题目是上一届神道选拔赛文试的一个题目,当时没有一人能够回答正确,这次看你们如何来解决这道难题,最重要的是,这道题目是先知老人命的,而且这道题跟梁栖有关”那名文官再次出来对着众人解释一番。

  众人一惊,先知老人是什么人物?他出的题目有几人能做出来?这不是故意为难我们吗?

  但是还是有一部分很想知道那个题目到底是什么,其中渴求最盛的当属陆安和书斋的几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