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我欣喜的叫道。

  本来我正准备感受透心凉的感觉,可是那阵痛疼却一直没有到来。当我睁开眼的时候,我看见我师傅手持铜钱剑站在我的面前。

  而那个将军鬼已不知什么时候退到了地下室门口的位置,一双泛着绿光的眼睛从战盔之中露出。

  “你们先走,这个地方交给我。”师傅意外的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紧盯着将军鬼,然后吩咐我们离开别墅。

  我心里一想,我们这些小家雀留在这还不够面前那玩意塞牙缝那,还不如贯彻伟人思想,保留革命火种。

  可当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发现纪龙阳不见了。

  本来应该被我们保护在中间的纪龙阳竟然不见了,他会去哪?虽说这是他的家,但是在知道里面有鬼的情况下,纪龙阳肯定不会乱跑的。

  思前想后,唯一有可能的是,在将军鬼升阶的时候的挂的那阵阴风,只有那个时段我们没有注意纪龙阳,而在那时纪龙阳被鬼给勾了去。

  而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当将军鬼的气势把我们镇住的时候,纪龙阳被鬼勾了去。但我很快否定了这个猜想,是想将军鬼会让小鬼在他的地盘上做小动作吗?

  答案当然是不可能的。

  而地上的女鬼还在,所以勾走纪龙阳的鬼是。

  想清楚后,我正准备招呼蓝妍在别墅内寻找婴儿鬼,却发现蓝妍已经掏出罗盘来寻找起来。

  不得不说,蓝妍比我聪明。

  “师傅,纪龙阳不见了,可能被别墅里的婴儿鬼给勾走了,我和蓝妍去找找看。”

  “嗯,去把,万事小心。”师傅应了一声,眼神依旧盯着面前的将军鬼。我是第一次看见师傅如此的小心,可能我师傅也是第一次遇上恶煞这么强劲的对手。

  酷vw匠zC网永,“久。免Y费e看H小##说y

  我转过身追上蓝妍,和蓝妍一起寻找婴儿鬼。其实我们完全可以掉头就跑,不管是我师傅还是我和蓝妍。现在都可以离开。就算以后有人说这件事,我们也可以用将军鬼是恶煞级别的来澄清自己。毕竟都知道恶煞鬼不是好对付的。

  虽然这么说,但纪龙阳之所以回到别墅来,虽说是为了保命,但至少能进到别墅里也说明纪龙阳对我是信任的。

  而且是我们要求雇主进入闹鬼的别墅的,如果直接将雇主扔下自己逃了会被同行耻笑的,而且我们神像店的名声也会下降,所以于情于理我们都该留下,直到将纪龙阳安全的带出这个别墅。

  我跟在蓝妍的身后不断的巡视着四周,寻找着蛛丝马迹。而蓝妍则目不转睛的盯着罗盘,因为受到将军鬼的影响蓝妍的罗盘极力的控制着罗盘,但将军鬼的煞气就像是一块吸引着罗盘的磁石一般,指针还是不断的向着将军鬼。

  除了将军鬼那边,我们将别墅的一楼翻了个遍却没有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而蓝妍却因为极力控制罗盘而消耗了大量体力。

  我见蓝妍体力消耗了不少便从冰箱里拿出了两瓶水和一个面包。不得不说,有钱人的生活就是奢侈,面包和饮用水都是进口的,冰箱内还有许多我叫不上名字的酒,只看外表的包装就知道价格不菲,而人家不是收藏只是平常来喝的一看就是资产土豪和屌丝平民的差别。

  合上冰箱门,我把一瓶水和一个面包递给蓝妍。

  “谢谢。”蓝妍接过水对我道了声谢。只是当递过去的时候,我的手触碰到了蓝妍的手,蓝妍的手很柔,也很凉。

  “我去趟厕所。”说完蓝妍放下手中的水,便钻进了不远处的厕所,我怕蓝妍在厕所里出什么事情,便在蓝妍进入厕所我便现在厕所的周围。

  如果不是这一档子事情我一定会感觉到很安逸,我从口袋中掏出一盒烟,慢慢的抽着。眼圈随着微凉的风舞动着慢慢的散开。

  怎么会有风?我心里想到。但当时安逸的感觉却让我立刻丢掉了脑海的想法。

  安逸生活的感觉会使人失去战斗的斗志可能说的就是我现在的感受。

  一支烟过后,厕所里没有发生任何的异常,我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就回到了我原来站的位置。

  不是我不担心纪龙阳,而是那个男婴鬼最多是凶灵级别,要是想杀了浑身煞气的纪龙阳还是要非些功夫的。

  “走吧,继续去找那个人。”蓝妍从厕所中走出,气色和精神明显比刚才要好。

  我点了点头,跟着蓝妍上了二楼。

  顺着楼梯上到二楼,二楼的气温明显比一楼要高上许多,遮挡眼睛能见度的白雾也很稀薄。

  而蓝妍的罗盘也再一次发挥了作用,在旋转几周后,便指向了一个房间。

  我走到门前试着转了转门锁,门没有反锁,我推开门里面的情况大吃一惊,而我身后的蓝妍则立刻警备起来。

  房间里到处都是尸体,有女仆的,警卫的,厨师的大概这栋别墅里除了纪龙阳没有出事之外其他的都在这了。

  进到房间里,面前所有的尸体无一例外都是面色苍白,外人一看可能是这些人得了什么病,而我们则知道这是这些人被吸取精气之后的样子。

  我和蓝妍翻动着一具具的尸体,但所有的尸体中却没有一具是纪龙阳的。而房间的内间却传来了声响。

  蓝妍朝我使了个眼神,我立刻会意从背包中掏出了我的符咒又将桃木剑拿出握在手中,我怕进去之后开光的匕首会伤到纪龙阳,所以我觉得还是换成桃木剑比较保险。

  我轻声移到内房的门口,蓝妍立刻打开罗盘,罗盘转了一圈,指针缓缓的停在了一个位置,蓝颜指了指那个位置,我打了个收到的手势,接着一脚将门踹开,立刻朝着蓝妍指着的那个位置扔去一张符咒,可是嘴里要念出的咒语却被我硬生生的憋在了口中。

  面前的这个男人,罗盘指到的方向竟然是--纪龙阳。

  纪龙阳看到我进到里面喂喂对我一笑,这个笑容我觉得是那么的熟悉,心里闪过一些念头,让我不禁冷颤一下。

  蓝妍再看我进去却没有施法的情况下,便立刻冲了进去,可当蓝妍冲了进去之后,在看清里面站着的人的时候,立刻显得有些惊讶。

  “你不是纪龙阳,你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