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顿时一阵雷光出现在女鬼的身上。”女鬼立刻放弃追捕纪龙阳而是转火朝我扑来。

  $酷、匠网首Z发o

  可见那张雷符咒将女鬼揍得挺疼,不然女鬼不可能放弃纪龙阳而来追捕我。

  “这女鬼级别不高,也就个初生鬼,可能是刚死就被这里的煞气吸引过来,成了那个男婴的喽啰,你吸引住她,我在旁边攻击。”蓝妍一看,我的一张雷府就能对这个女鬼造成如此大的伤害,就立刻指挥我引怪,我顿时觉得我就想游戏里的肉盾,是来引怪和扛伤害的,蓝妍是输出,来杀怪的的,而纪龙阳就是被我们组队带来刷级别的。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到,但脚下的步子却一点也不慢,初生鬼虽然没有灵体,但想杀死我还是很简单的。

  可我是两条腿跑,要让过一些物体,而我身后的那个女鬼则是虚体,还是飘得,我怎么可能跑得过她。

  瞬间那个女鬼便出现在我的背后,而蓝妍还没有准备好符咒。这是坑我那?怎么比一些挂机写作业小学生还坑。

  “乾坤无极,梵天降雷。”没办法,我只能再掏出一张雷符咒贴在女鬼的身上,瞬间有一阵白色的雷光出现在女鬼的身上。

  一阵雷光闪过后,女鬼的身形有些涣散,一双没有神色的瞳孔怒狠狠的瞪着我。

  因为我而遭到重创的女鬼显然是生了气。开了天眼的我只看见女鬼的身边已经出现了波动,四周阵阵的阴气急速的在女鬼的周围旋转了起来。

  女鬼的身形也随着阴气的阵阵吸入而变得清晰起来。当女鬼的身形完全的清晰起来的时候,我看见那个女鬼对着我笑了。

  那笑很凄凉,很惨淡,让我不自觉的进入一个场景。

  那是我师父死亡的场面,正当我和女鬼打的不可开交的时候,我师父也加进了战团,我们两个只能堪堪的对付这面前的这只女鬼,所以我和师傅决定撤退找来道友一同除去这个女鬼,只是在撤退的途中我因为一个不小心被女鬼给缠上,我师父为了救我便死在女鬼的利爪之下。

  我师父的胸前被女鬼掏出了一个血淋淋的大洞,破碎的内脏碎片顺着殷红的鲜血流出,而我师父的心脏也被女鬼一口吞下。我师父在临死之前还对着我说道:“徒儿,快走,快走。”

  在我师傅闭眼的时候我的泪水落了下来,虽说我师父对我平时总是不怎么关心,但从小到大对我最好的还是我师父。心里的愤恨让我怒火中烧。

  我下意思举起自己握在右手上的开光匕首,可举起的却是一把桃木剑,可我先前明明记得握的是开光匕首。我看着面前的这一切一些都是那么的真实,只是少了蓝妍和纪龙阳。

  “蓝妍,纪龙阳。”我下意思的嘟囔道。心里想着事情的过程,我和蓝妍一起进的别墅,就算蓝妍和纪龙阳出了事情,可怎么可能现场一点痕迹都没有。

  看着面前的女鬼显得那么的真实,这一次我心里依然是怒火中烧。敢拿我师父的生死来开玩笑找死。

  我用力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上面就已经提过舌头上有人身上的精血,当人饮食自己的精血的时候,可以使自己身上的三把火烧的更旺,可以破邪。

  当我的口腔中出现一股血腥的味道的时候,我面前的女鬼还在只是师傅消失了,而蓝妍,纪龙阳也还是在原来的地方站着。

  想起刚才女鬼对我施加的幻术的内容,我顿时抄起匕首一跃而起朝着女鬼刺去。

  只见匕首金光一闪,如切豆腐一般切入到了女鬼的虚体之中,女鬼的身体也如气球一般,刚刚吸收的阴气从女鬼的虚体之中喷涌而出,我只感觉面前挂起一阵阴冷的风,隐隐的还有一些声嘶力竭的痛苦的叫声。

  当最后一丝的阴气从女鬼的虚体里飞出的时候,女鬼瘫软在地上奄奄一息,看样子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佛家讲“善。”看样子这个女鬼还没有杀过人,今天是第一次,但也是她的最后一次,但手中的开光匕首是不可能杀死女鬼了。所以只能依靠我背在背上的桃木剑。

  “于城,你先别管那个女鬼你快看。”我拿出桃木剑正打算给女鬼最后的致命一击的时候,蓝妍的呼喊声却让我停止了动作。

  只见原本我们的商量准备最后处理的地下室此刻却变得黑气缭绕,别墅之内的阴气成旋窝状向着地下室涌去。原本可以看清的地下室的门此时也变得黑气林立,一阵阵的阴风从地下室内涌出,而地下室的门轴也因为受不了这么大的重负,已经被阴风吹断,呼啸着摔在我身后的墙壁之上。

  “这,这,这是恶鬼进阶恶煞的才能有的压力,我们快走,要不然我们肯定全死在这里。”蓝妍不愧见多实况一看这架势就判断出了这个鬼的级别,但每当我们跑到别墅们前,地下室里却走出了一个人。

  确切说已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已经有了自己灵体的恶煞了,面前的这个恶煞一身古代将军的装扮,手里拿着一杆黑色长枪,身穿一身铠甲,头顶战盔,一双泛着绿光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我们,我甚至可以从那个恶煞的眼睛中读出他对我们的浓浓的杀气。

  我硬生生的咽了咽口水,这绝对不是闹着玩的,对面那可是带着神装的将军,自己只是一个刚刚入道的小道士,我这个小家雀怎么斗得过面前的这个老家贼。

  而且面前的这个将军带来的其实明显不凡,一看生前就是一个人杰,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生当作人杰,死亦当鬼雄。”一身的气势一看就是当时“不教胡马渡阴山。”的镇守边关的将军。

  “来犯小贼,敢侵我边疆,还不速速受死。”面前的这个将军大喝一声,显然是把我们当成了来犯的敌人。

  那个将军大喝之后,便猛地跳起向我们跃来,手中长枪一挥,枪头直指我的心脏位置,我此刻想闪开,但这个将军鬼的气势将我紧紧地压住,无法移动,我只能看着长枪向我次来,甚至看见了那枪头闪出的银光。

  我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猜测自己的死亡,是不是被这杆长枪直接刺透心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