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人也要一起去,如果真是仇家寻仇的话他去了会帮我们阴处在暗处的人,如果不是,那他本身多年杀人积累的煞气也会让鬼怪自动避开。就算他不去,咱们一离开他也会立刻被鬼的幻术迷住而自己自杀的。”

  我想了想,确实如蓝妍所说的,所以我也没有作声。

  纪龙阳看我没有作声,也爽快的答应下来,说一定跟紧我们。

  当时针指在9的时候,我们进入到了别墅内,我一直很奇怪,按照以往的经验,捉鬼最好的时机是中午11点和凌晨3点的时候,中午11点阳气即将达到一天之中的顶峰,而阴气也是一天之中最弱,这个时候异灵生物都会有一定的削弱。

  而凌晨3点时,则是阳气初生,阴气未泯,就算不能灭鬼,也只需耗到天明,异灵生物也会自己离开。

  而现在是夜晚9点,阴气初生,阳气未泯的时刻,这难道就是她说的时机?

  “走吧。”蓝妍看了看手表,对我们说到。接着率先走进了别墅。

  {酷:@匠B`网正)●版E/首{o发

  我很在蓝妍的身后,纪龙阳跟在我的身后,纪龙阳表面强装冷静,但额头的冷汗却显示着他此刻的慌张。

  我停下脚步,从背包中取出了两张道符塞到纪龙阳手中。

  “虽然这道符不能杀鬼,但是保命的话还是有一定作用的,如果遇上就将这张符咒贴在鬼的身上就行。”

  虽然告诉纪龙阳自身的煞气能使异灵生物畏惧,不敢近身,但我知道无论什么时候,只有手里拿着的东西才最有安全感。

  纪龙阳对我说了句谢谢,我只是笑了笑,便快步追上了蓝妍。其实,我心里也没多少底气,我手里除去给纪龙阳的两张火符,手里还剩三张驱邪伏魅符,两张雷符,三张召唤神将符,两张开眼符,还有我师傅给我的一张红符——引雷符,一张枯木逢春符,三张灭鬼符,和一张问路符。虽然还剩这么多,但是能攻击的其实没几张,处理初生鬼还可以,处理别墅里那个大件,就是去送死。我现在最大的依仗就是师傅找来的援兵了。当我们走到别墅里面,却发现别墅里似乎像是起了雾一般,可见度极低。倒是蓝妍似乎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立刻从背包中取出了手电筒,又从怀中掏出了一块怀表,打开表盖里面却是一个金色的罗盘。

  刚打开盖子,罗盘的指针就开始迅速的转动起来,这种罗盘我听师傅说过是指路罗盘,而作用是可以指向附近妖魔鬼怪的藏身之处,抓鬼的时候会发挥很大作用只见,罗盘的指针不停的旋转,最后一只在三个方向不停的停留,分别是我们正前方,左侧的楼梯,和纪龙阳所说的别墅的地下室门方向。“看样子,不止有一个,罗盘在三个位置不断移位,说明最好为三个,你们小心点跟在我的身后。

  蓝妍从背上抽出桃木剑握在手中,右手掏出一张符咒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防止鬼的偷袭。

  我见到蓝妍摆出这个架势,也将背包中装备拿出来,将当初那把开过光的匕首拿出,将桃木剑背在腰间另一只手也拿着一张符咒。

  “让那个人站中间,方便保护。”蓝妍赫然成了我们三个人中间的老大,而那个当老大当惯了的纪龙阳也只能听着蓝妍的话。

  我们一行三人走在静的可怕的别墅内,别墅内回荡着我们的脚步声。

  “蹬...”

  “蹬...”

  “蹬...”

  这压抑的气氛让我感觉我的心跳都快与这脚步声一个节拍,就当我即将适应这个压抑的气氛的时候,纪龙阳的一句话却让这一切的宁静都打破了。

  “你们看,哪里有个小男婴。”

  纪龙阳指着我们的前面不远处的一张桌子说道。

  “你是不是看错了,我看了看我们的前面,什么也没有桌子上空空的没有一件物品。

  “真的,你们看就在那,还在朝我笑。”纪龙阳很正色的说着,不像是看玩笑我顿时觉得有些不好,立刻掏出开眼符贴在额头,口里念道;“阴阳无极,开我天眼。”接着我的眼前就出现了一个小男婴坐在纪龙阳指着的桌子上。

  这个男婴儿全身呈现一种诡异的淡蓝色,皮肤隐隐的可以看清楚男婴的血管,一双瞳孔呈现出一种深蓝色,眼球已经没有神色,只有一种空洞的感觉,配上那没有任何表情的笑,让我顿时有些毛骨悚然。

  而此时蓝妍已经扔出符咒,已经念道:“火,火烧九天,急急如律令。”

  瞬间蓝妍扔出的符咒变成了一团火焰飞向了那个浑身蓝色的男婴,那个男婴“啊”的一声翻下桌子接着消失了。

  在男婴逃走的同时,蓝妍就将他的罗盘打开寻找着男婴儿的下落,只见指针不断的旋转就是没有停下的趋势。

  只见指针越转越快,有些让我眼花,就在这时,蓝妍大声喝道;“准备战斗。”说完蓝妍便掏出一张问路符往罗盘上一帖,顿时罗盘金光大盛,一道金光从罗盘中飞出,撞到了一个物体后便消失了,可出现的却不是刚才的那个男婴儿,而是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

  这女生散披着的头发遮住了他的半张脸,另半边脸上一个眼珠已经脱落,一些血管和神经拉扯着眼珠,腮上有一个大窟窿,窟窿旁边呈现出一种红色,像是鲜血的样子,身上穿着一件婚纱,只是这婚纱已经变成了红色的,看样子这个女鬼生前应该是在结婚的路上被车撞死了。

  死之前的怨气让她成了女鬼,只是想不通的是,难道这个男婴儿是这个女鬼的孩子?

  可是现实却没有让我多想,这个女鬼一上来就开始攻击,我们护在中间的纪龙阳,完全不畏惧纪龙阳的煞气。

  那个女鬼刹那间便扑到了纪龙阳的面前,张开血盆大口,像是要把纪龙阳一口吞掉似得。

  我一看情况不好,便立刻拿出一张雷符咒贴在女鬼身上,口中念叨:“乾坤无极,梵天降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