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到别墅里,我便明显感受到了阵阵阴冷,现在是个中午,随已入秋,但骄阳的热度却不减,依然还是燥热,如此比较我便感受到屋子内的不寻常。

  我看了看别墅里面的情况,别墅里显得有些昏暗,窗帘也不知为何的拉上了,外面的阳光进不来也使室内室外的阴阳比例失衡,接着我从背包中掏出一把朱砂,洒在了别墅的空气中,只听见朱砂在空气中发出噼里啪啦的燃烧声,并不断的冒出阵阵薄烟。

  只是顷刻,朱砂便化成了青烟,消失在混杂着阴气的空气中。

  我顿时感觉到压力山大,这他妹的不是我能处理的事情,一把朱砂转眼便被空气中的阴气烧成了青烟,那那个鬼该是恶鬼了吧。这我怎么可能对付。

  鬼也是有级别的,分为初生鬼,凶灵,恶鬼,恶煞,九转鬼,灵体圣。

  每增一级,鬼就会发生质的飞跃,初生鬼是指一些道行很浅的小鬼,只能用幻术杀人,但是有些鬼一成型就是凶灵,恶鬼。而凶灵则是已经能进入人类的身体控制人类杀人。恶鬼则已经可以直接杀人,虽没有实体但却可以像实体一样杀人,只有一些道行很深的道士才有能力将其收复。恶煞则有了自己的灵体,一身的煞气和阴气被人一接触就可以直接将人类的阳气全部吸收,在没有一定的能力时,遇上基本除了死就没有别的选择了,且有了自己的灵体已经对世间的阳气免疫,在白天也如夜晚一样行走。据说九转鬼已经有了自己的灵知,可以和神抗争,一身灵体难以灭杀。

  而灵体圣则从只是在书籍中出现,据说灵体圣已经超出六界,不死不灭了。但这毕竟只是传说。

  但我面前这个恶鬼却是实实在在的。我没有一点泯灭的办法,确切说是畏惧。

  特奶奶的第一次单独接活,就遇上个大件。现在我的实力灭一只初生鬼还需要准备的极其充足,现在直接给我越了两级,这还让不让人混了。

  没办法我只能灰溜溜的走出别墅,我顿时感觉到压力减少许多,不知什么时候我的额头已经起了汗,擦了擦额头的汗滴,我从衣兜中掏出电话,拨打了我师傅的电话。?

  不远处的宝马车上,纪龙阳看见我从别墅里出来,正要过来,却看见我拿出手机拔了个电话,正犹豫要不要过来。我只好露出一个抱歉的笑。

  电话嘟嘟的响着,可是电话的那一头却无人接听,几分钟后,电话才传来我师傅的声音。?电话那头声音杂乱无章,似乎是在讨论什么,直到我听到对面的师傅喊出一句“酱肘子”给我留点,我才知道,原来这货是在饭店。?

  顿时一股无名业火从腹中涌上来,老子好歹也是你徒弟,第一次出任务,你就算不担心好歹也关心下把,真不怕自己的徒弟挂了。

  “徒儿啊,怎么样事情还顺利吧!”第一句话让我心中一暖,正要回答,但接下去的一句话就将我彻底的给怒了。“成了的话,就将钱打进我的卡里,账号你知道的。”这句话说的不咸不淡,到我的内心却怒火中烧,姥姥的,顿时我就开始破口大骂。“你难道就不能关心关心我,问问我有没有受伤,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一打电话就钱钱钱的,难道你徒弟我的死活就只不上这次生意的酬金?”“这次生意是个大件,可能是一只恶鬼,你还指望我去灭了那恶鬼。你难道就不关心我的死活,那你还收我做徒弟干嘛。”

  电话那边沉默了,过了许久电话那边传了声音“城儿,不是为师不关心你,只是.....只是你总有一天是要自己做事的,而我总有一天也是要离开的,如果那天我真的死了,你该如何是好。”

  我感觉我的喉咙里有什么噎住了,又像是喉咙里塞了铅块,咽不下去,很难受。我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能沉默着

  “城儿,我已经托了一个老朋友的得意门生去帮你,他的道行比你高,处理这些事情一般没有问题,今天下午一般就到了,如果还是解决不了,我就立刻回去。”

  说完我师父便挂断了电话,只剩下话筒里传来了嘟嘟嘟的声音。过了许久,我将手机收了起来,擦了擦眼角的眼泪,转过身去向事情的情况告诉了纪龙阳。

  纪龙阳原本听说我无法解决,心里随便不好但还是从车内取出佣金表示感谢,但听说我还有帮手会来就立刻表示,如果能解决,一定许以重金。

  中午没有吃饭,纪龙阳便带着我去了当地很有名的饭店吃了顿饭,只是餐桌上有些冷场,没有人说话,我还沉浸在误解了师傅的事件中,而纪龙阳则不知在想些什么。

  下午三点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看见显示屏上是一个不认识的号码,因为我的手机经常会留给一些顾客,所以我下意识的当成是来买神像的顾客,便接起电话直接说道“对不起,今天神像店不做生意。”

  说话我就挂了电话,刚刚挂掉电话,电话就又响了起来,还是刚才那个电话,出于礼貌我还是接了起来,重复了上面的一句话就又挂了。这一遍之后,倒是没有在响起来,包厢里恢复了沉默的气氛,但这种气氛没有持续多久,我的电话就又响了起来,还是刚才的那个电话。

  “我说了,今天神像店不接生意。”我对纪龙阳说了句抱歉,就走出了包厢来到了厕所,顿时朝着话筒的另一边的人吼了起来。

  酷{s匠0网首e发4L

  “对不起的,请问是于城吗?我是你师傅派过来帮你的。”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女声,声音听起来有些柔弱的感觉。

  “额,对不起啊,我刚才以为是来求神像,态度有点过激,见谅。”我顿时有些汗颜,把帮手给骂了。

  “没事的。我在你店门口,可是店门锁着,我去哪里找你?”

  “你在那等一会,我马上去接你。”

  说完我就挂断了电话,去到了包厢告诉纪龙阳帮手已经到了,接着我们便赶往了神像店。

  站在神像店门口的只有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生,手里拖着一个行李箱。正左右环顾像是在等什么人。我怀疑我师父是不是搞错了,这个女生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道士。

  “请问你是在等人吗?”

  “嗯,你是?”

  “我是于城。”

  “我叫蓝妍。”

  简单的对话确定是了我们各自要找的人,但这个女生似乎不怎么喜欢说话,只是确定之后也就没有在说话。

  确认是帮手后,我们便一起前往了那栋宅子。来的这个帮手不怎么说话,只是最开始的时候问了几句关于宅子的异象,便不在说话。

  纪龙阳别墅前,我们讨论着行动的时间,我的意思是凌晨三点的时候,而蓝妍则要在晚上九点的时候行动这让我很是不解,但蓝妍一直坚持,我也没有办法,毕竟是求着人家,那就只能按人家的意思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