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于城,在丰城的一个神像店内当伙计,偶尔的时候也帮一些心里有鬼的富足人家去“捉鬼”,其实我不会捉鬼,但我师傅会,一次师傅带我去捉鬼,我曾亲眼看见在一个闹鬼的老宅子中捉了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虽然没有小说里说的那么恐怖的吐着舌头,嘴角淌血,但是当我看到这种异灵生物的时候,内心不自然的开始恐惧,这是因为我自己本身对这些生物就有恐惧,,当时我正跟在我师傅的后面小心翼翼的跟着,恍惚之中,我看见我的前面浮现出一个女生的面孔,那个女生笑嘻嘻的看着我,我看见这个异灵生物的眼睛直溜溜的盯着我,空洞的眼神竟将我的心底深处的恐惧感给增大无数倍,顿时让当时我感觉生活已经失去了意义,我不自觉的举起了手中的开光匕首,这把匕首对污秽之物有驱逐的作用,但此时我却用它对着自己的胸口。

  “兔崽子,你干嘛那,别中了这妖孽的圈套。”我师傅见我面色发青,又拿起防身匕首对向自己胸口,顿时将随身携带的黑狗血泼在我的身上。

  我身子一抽顿时晕了过去,待我醒来时,我已经不知何时回到了师傅开的神像店了。

  师傅告诉我,我当时被那个女鬼的幻术给困住无法自拔,所以他在情急之中便将黑狗血倒在我的身上,驱逐了我身上的阴气,但因为我的身子骨太弱,被那女鬼的阴气一侵入,身子骨没法承受所以晕了过去。

  ;酷l匠"网lu首发9$

  同时,师傅也开始责怪自己粗心大意,也从哪开始师傅开始教我一些捉鬼驱尸的方法,同时开始教我画一些乱七八糟的符咒。

  按照师傅说的如果自己会一些捉鬼之术,自己就不至于被鬼袭击而无法自救。我自知自己无法在永远在师傅的庇护下所以也很认真的学着,毕竟这关系自己的生命而现在的我虽然不能处理什么大事情,但是一些小鬼我还是可以处理的。

  干神像店这一行基本就是两天打渔半月晒网,来一个就狠狠地宰一笔。

  “咚咚咚….”

  神像店的铁门被敲响,而此时的我正睡的香甜,被突然的惊起而感到恼火,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闹钟显示现在是早上九点半,本来已经到了开店的时间,但因为我师父去参加一个什么道士研究会而要离开神像店一个月,叮嘱在家看好店铺,如果是小生意就自己去狠宰一笔,如果是真的有事就说师傅出门了,这段时间不开店。

  小生意指的是就是一些有钱人做了什么亏心的事情,心里害怕,来做个法事安慰一下自己,而我只需要假装很卖力的去做一场法事,我和师傅半年的开销就到手了。

  本来今天我想睡个懒觉,不想接活计,而且师傅在临走前给我留下的生活费已经够我这一个月的消费了,所以我可以在这一个月里好好休息休息,所以我就没有理门外的人。

  但是门外的这个人似乎有什么急事,在门外敲了两三分钟的门还不见有停歇的念头,我顿时有些烦躁。

  从床上爬起来,随便穿了点便装也没穿道士服就走了出去开了门。

  只见门外站着一个4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穿着西服手上带着金表在他的身边停着一辆宝马7系750Li,一看就是有钱的主,我顿时有了狠狠宰他一笔的想法。

  那个中年男子一看见我,就立刻迎了上来问道"请问这是无凡大师在不在。"“请问施主,前来所谓何事。"我朝面前的这个中年男子行了个礼,按平常的对话问道。

  我看了看这个中年男子,一身黑色的西装,只是额头上缠着丝丝的黑气,似乎最近遇上了不祥之事。

  “小师傅,我们借一步说话。"中年男子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保镖,暗声对我说道。"小师傅,我最近遇到一些邪事,希望请无凡师傅去做场法事。

  “施主,我师父不在,但怕误了施主大事,所以施主还是另请高明吧。”本以为只是小法事,没想到这次是真的有料,看这个中年男子的头顶围绕的黑气,我顿时有些失落,多好的肉不能宰。

  “不知小师傅的师傅什么时候归来。”

  “师傅他老人家一月之后才能归来。”

  面前的中年男子眉头微微一皱,脸上带着一丝的焦虑和一丝的不悦。但还是客气的和我说着。

  “小师傅既然是无凡大师的徒弟,那肯定有过人之处,那就请小师傅跟在下走一趟,帮在下做场法事。”

  “可。”我不知怎么回答,这可是送命的事情,但如果做下这一笔,好处肯定大大的,衡量再三我决定这笔生意还是不做了,毕竟钱可以再赚,而自己的小命只有一次。

  “可我还未出师,怕耽误施主的大事啊。”我一边心疼,一边还是忍痛的坚持着自己的意见,一边还要做出一脸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样子。不得不说我发现自己挺有演员的天赋,透过挂在墙上的镜子,我看见我自己装的惟妙惟肖的,如果不是心里知道,我自己都被骗过去了。

  面前的这个中年男子显然也是相信了我的话,没有在纠结于我,而是掏出了手机来拨打了一个电话,看见他手中的手机果然是个有钱人被咬的苹果的标志顿时亮瞎了我的狗眼,这款手机是我一直想要但是我师父却说身为出家人怎么能在乎凡尘的奢侈物,当时我很想吐槽,自己又不是想修炼成仙怕啥,结果第二天我师傅就买了一个被吃掉一半的苹果自己玩着。

  而因为抬起手而露出的镶金的劳力士手表也在骄阳的余晖下闪闪发亮,闪的我内心荡漾。

  正当我欣赏着土豪的霸气的时候,面前的中年男子已经挂断了电话站在店面里等待着什么,而我的电话在这时却响了起来,我对着中年男子报以歉笑,转过身接起电话。

  “喂,师傅啊,怎么到地方了?”

  “于城,是不是有个人到咱店里要做一场法事,如果是的话你就帮帮忙,我床底下有个皮箱,你拿出来里面有一些道符,你在自己画一些我教你的符咒,基本可以解决。就这样我挂了,祝你平安,还有就是那个人是我们丰城的**教父叫纪龙阳,自己小心一点”说完我师父就真的挂了。

  等到听筒里传来了嘟嘟嘟的声音,我才反映过来,在心里暗暗的骂着我那个不靠谱的师傅。

  “那纪先生,我先去准备准备道具,你在这稍等一会。”我朝纪龙阳行了个礼,接着走进内屋去准备道具。

  我在我师父的床下掏出第N条内裤第N+1双臭袜子的时候终于看见了一个紫檀木盒,紫檀盒外表精美的雕纹衬托出木盒子的珍贵,即使在那么多的臭袜子的衬托下,还是带着淡淡的紫檀木香,我将木盒上的小插锁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本线装书外皮上写着几个毛笔字《猎异纲》,将书拿开几十张符咒,其中还有一张红符,顿时让我有些欣喜若狂,符咒从级别上分为,黄符,红符,紫符,黑符。越到后面威力越大,而画符的难度也成倍增加,在市面上的数量也很少,一张红符在市面上值万元。所以可见我手上这张符咒的价值。

  我将红符塞在自己的内口袋其他的符咒塞到自己的背包中,便走出房间跟着纪龙阳上了他的宝马车坐在开着空调的宝马车上,我有些冒汗,并不是因为热而是因为紧张。

  我偷偷秒了一眼身边坐着的纪龙阳,头上的黑气已经渐渐的浓郁,尤其是在有鬼城之称的丰都,丰都本身就是阴阳的相隔之处,阴盛阳衰,所以这里出的鬼怪也会比其他地方更加的厉害。每天前来阎王殿报道的小鬼多多少少都会带来阴气和煞气都会被这些留恋世间或是一些无法投胎的恶鬼给吸收。

  而一些小鬼也会很快的长大,这也是我担心的原因,时隔多年,那些被这个**教父杀掉的人如果来寻仇,那些小鬼会是如何的强大。

  我现在有些懊悔答应了这件事情,但如果我现在拒绝会不会直接被这个**教父杀掉。

  前有狼后有虎………一路无话,只是到市场的时候我下车买了一只黑鸡。黑鸡血驱邪将黑鸡血浇在自己家屋子的周围可以镇宅驱邪。“小师傅,不论你能不能帮上忙,我都不会怪你,酬金也会照付,所以你不必有太多的顾虑。”进入到纪龙阳的别墅的时候,纪龙阳诚恳的对我说道,眼睛里波澜不惊,我想了想便信了这一番话。我示意司机将车子停在距离纪龙阳别墅的不远处,而我则从后备箱中取出,已经被屠夫杀死的黑鸡,将其中的黑鸡血取出,为了不使鸡血全部流出,我只是让屠夫将鸡直接掐死,而不是宰死。将黑鸡取出,我拿出刀子,将黑鸡的胸口割开,取黑鸡的胸口精血,黑鸡的胸口精血对于异灵生物有很强的驱邪作用,黑鸡血本身就驱邪,而胸口精血又是阳气最足之处,所以胸口精血作用更大,所以当人现在异灵生物的幻术中时,咬开自己的舌头,幻境也就破了,因为人的舌头上也是有精血了。取出精血,又装了满满一瓶子的黑鸡血,我顿时有了些自信,至少有了自保的能力,可是面前这座有些阴气森森的宅子,确定能和想想中的那么顺利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