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人静,陈家大院静的可以听到一个人的心跳声。

  此时的陈风,正与黄婉儿修炼,黄婉儿将自己的外衣去掉,上身只有一件文胸,下身则是穿着一条超短裤,洁白如藕的肌肤暴露在外。

  不过,陈风却没有心思去欣赏,而是专心的修炼,今晚他没有去接王晓曼,就是需要证实黄婉儿的话,如果推宫过气真的可行,那自己的实力绝对会提升很快,距离自己见到父母的日子也近了许多。

  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的修炼进度已经进入白热化,黄婉儿面色红润,洁白如玉的脸颊流露出几滴汗水,而陈风早已满头大汗,体内的能量在极速运转,疯狂的吞噬着黄婉儿传输的能量。

  别看黄婉儿平时很调皮,但修练起来,很快便能入定,此时看来,绝对是雷打不动的镇定。

  又过了半个小时,陈风突然感觉体内的元力在不停的与丹田碰撞,似乎有突破的迹象。

  无奈他只能再次呼唤神佛:“师父,我是不是要突破了,怎么会如此难受!”

  “嗯,不要分神,现在是关键时刻!”神佛为了不让陈风修炼出错,立马回答了他的问题,并告诫他。

  陈风不敢再说话,任由元力充斥着自己的身体。

  “风哥哥,我好热啊......!”就在陈风感觉元力达到瓶颈的时刻,黄婉儿突然开始将元力收了回去,有些虚弱的喊道。

  “婉儿,你怎么了!”陈风睁开眼看着黄婉儿,但是密室是在太黑了,只能隐隐约约看到黄婉儿的身影。

  但陈风是超能者,对于神佛赐予的超能力,陈风的视线比常人要锐利得多,当他敛去元力时,黄婉儿的身影骄慢的身躯慢慢浮现在了黑暗中。

  当然,黄婉儿自己是看不清楚的,但陈风可以看到七八分的亮度。

  “哥哥,我好热,好像是元力输出太多,身体要被抽空了一般!”黄婉儿有些虚弱,但与此同时,她在撕扯自己的文胸。

  陈风不敢直视,毕竟黄婉儿还是个孩子,根本不懂得太多,上次被陈风看过之后,除了一时的惊讶之外,对陈风也没有过于防范,这次修炼更是“轻装上阵”。

  见状,陈风连忙制止了她的举动:“婉儿你要干什么啊,衣服不能脱!”

  “风哥哥,你怎么可以看到我在脱衣服的?”黄婉儿有些惊讶,虽然他对陈风没有过多的防范,但也不会赤.果相对,这时女孩子基本的原则!

  “我.......!”陈风无奈的说道:“我看不到,总能听得出吧!”陈风没有和她说实话,就算黄婉儿知道陈风各方面超出常人,但也不可能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看到对方的。

  当然,这只是她的见解而已,陈风倒不会说出其中的缘由。

  “额......!”黄婉儿擦了把汗水:“反正你也看不到,我凉快一会再开始吧,只是刚刚耽误你的突破!”

  “没事的,已经到了瓶颈,很快便可突破!”陈风说道。

  “恩恩,风哥哥,你也休息一下了,我来运气将体内的寒热驱除!”黄婉儿说罢,直接毫不犹豫的将自己身上的衣服全被扯掉了,而后盘膝而坐,开始运气祛热,反正在她感觉陈风是看不到自己的!

  “咕嘟!”陈风傻眼了,看着黄婉儿丰满的身材,不禁咽了口口水,同时某个地方已经不由自主的撑起了小帐篷。

  黄婉儿犹如小仙子般的相貌,换做是任何男人,都无法抗拒,如果是王晓曼或者李梦芸这样诱惑自己,陈风早就让她扑倒了,但是对于黄婉儿,陈风却下不去手。

  三分钟过后,黄婉儿用掌力将文胸里的潮气驱除了,直接穿了起来,再次做好原来的位置,准备修炼。

  两人双修再次开始,片刻后元力便开始继续运转!

  “啊......!”陈风低吼几声,有些兴奋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兴奋叫道:“我终于突破了!”

  “恭喜哥哥,你终于突破了!”黄婉儿也很兴奋的叫道:“我也感觉元力充沛,以后我们天天双修吧!”

  “......!”陈风无语了,天天和你双修,还不是找死,而且王晓曼怎么办?

  次日上午!

  位于十万大山山脚处的西南市,一个白胡子老者气哼哼的向飞机场走去,为了更加适应世俗人的穿着,他特地去买了一身老年服饰。

  他就是赶尸派的朱长老,如今他的两个徒弟和一个师侄都被陈风算计,他怎能不恼怒。

  买了机票,他特地给二徒弟陈天河打了电话:“天河,我今天下午便要去你家,你做好准备迎接为师!”

  “师父......!”

  “滴滴......!”陈天河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朱长老便挂掉了手机。

  虽然他知道陈家老爷子不知道陈天河早已是邪派的子弟了,但朱长老没打算让陈天河好过的,他两个最喜爱的徒弟可都是毁在了陈天河侄子的手里的,而且在此之前,陈天河居然没有提前通报,这让朱长老对这个徒弟很失望。

  所以,这次就算陈家老爷子知道了陈天河的身份,要惩罚陈天河也好,朱长老也不会有一点同情之意。

  下午,朱长老足足坐了三个多小时的飞机,便来到了辛城市机场。

  而陈天河早已开着陆虎越野车再次迎接,如今师父对自己有些偏见了,陈天河可不敢得罪师父的权威。

  朱长老走出航站楼便坐上了陈天河的车子,在车子里将陈天河痛斥了一顿,但陈天河大气不敢出,当初他托关系找到了朱长老,并且拜他为师,朱长老能够收下他,也是他的造化,如今自己的同门被陈风打伤了,他没有能力阻止,陈天河也感觉愧对师父和三个师兄弟。

  很快,几人便来到了陈家,朱长老迫不及待的问陈天河:“天河,你们家的那个小孽畜呢?让他出来见我,我倒要看看他长了几颗脑袋,敢与武林盟的人作对!”

  “师父,您刚到辛城,徒儿还没有尽地主之谊,不如您先去我府上坐一坐,晚点再说此事!”陈天河听到朱长老如今着急,不禁嘴角一抽,他拜入邪派的事情,他父亲可不知道,要是知道了,那还得了。

  ?…酷匠网永久$:免费&T看¤小#说:P

  “怎么?你害怕那小子?”朱长老似乎看出了陈天河在犹豫。

  “不是!”陈天河擦了把冷汗连忙解释道:“师父,您不知道,其实在这个家,我根本不当家,如今老爷子掌管了家族的大权,我只是有些忌惮老爷子,如今时机还不成熟,我不想......!”

  “怎么?”朱长老脸色突然一变怒道:“你们家老爷子是何等实力?不如,为师直接连他一块收了,以后整个陈家就是你的,这样也可以为帮派提供资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疯哥哥说:

  本书是玄幻,很快就要进入玄幻章节了,都市有点繁琐了,不过后面的剧情会很精彩,玄幻更是一路热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