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时将至,紧闭的红铜色大门在万众瞩目下,轰隆隆洞开。

  两行身着白色劲装的武者从里面鱼贯而出,然后分立在大门两侧。

  一个灰白头发,身形巍峨的半百老者从门内走出,站在台阶上,扫视了一眼人群,出声如雷道:“肃静。”

  无论远近,台阶下的众人只觉得好像炸雷在耳边响起,浩浩荡荡的人群霎时间寂静下来。

  “时辰将至,考生依次入内。”

  在老者的宣布下,报名参加这次武考的考生纷纷辞别家人,规规矩矩排着队,逐一通过门口武者的搜检,进入真武院。

  按照规矩,考生不得私带暗器,毒药,符篆,等等一切能影响武考公平的物件。而且每次武考,都有朝天宗派下来的使者监督,一旦发现作弊,非但是考生,就连真武院都要受到罪责。

  一连经过三次越发严厉的搜检,两百多个考生才终于来到这次武考的地点,演武场。

  武考两年一次,只有真武院第三学年的学员,才有实力和资格参加武考。

  这个学年却并不是光熬时间就能晋级,而是通过实力一步步晋级。便如张阳,头两年升入第二学年,而之后足足花了四年,才勉强升到第三学年。

  此时在演武场上架起了一个约莫二十平米的实木高台,这便是考生们即将武考的场所。按照考号,考生们两两上台比斗,实打实容不得一丝水分。

  在演武场后面的台阶上,三个身着华服的人坐在太师椅上,目光巡视着下面的考生。

  左边的那个白发老者是真武院院长,侯志柏。

  右边是一个身高足有两米的彪形壮汉,面目威严,是真武院总教习李青松。

  至于居中的那个面容普通的中年人,张阳没有丝毫印象。不过看侯志柏和李青松两人的恭谨模样,十有八九便是朝天宗这次派下来的人。

  到了演武场,考生们这才稍微轻松下来,交头顾耳,窃窃私语。

  有两人向张阳靠拢过来,张阳扫了一眼就认出来,其中那个高胖的青年叫林志远,家中开着酒楼,家境殷实。

  另一个少年长得黑黑壮壮,有点小帅,叫高云,其父亲在城卫军中当了一个百人长。

  这两人虽然家境比张阳好上许多,却从来没有瞧不起张阳,是他在真武院的两个同窗好友,经常照顾张阳。

  “阳子,你的考号是多少?”林志远一上来,就勾肩搭背的向张阳问道。

  “四十五号。”张阳浅笑。

  “还好我们两人没有对上。”林志远松了口气,庆幸说:“我是一百一十九号。”

  高云白了林志远一眼,没好气道:“一共两百三十二人,你就是想对上也不容易。”

  林志远嘻笑道:“这不是还有个万一么?对了,老高你是几号?”

  “九十七号。”高云回道。

  三人聊了几句后,林志远神色黯淡下来,叹道:“按照老高你的实力,这回肯定能进入杂役峰了。阳子就算这次不能考上,但只要再继续努力两年,也几乎十拿九稳。可我就不行了,能上第三学年已经是我的极限。我已经和我爹说好了,这次如果没能考上,就回家帮着经营酒楼。”

  张阳知道林志远这话基本属实,高云于武道一途颇有天赋,虽然比张阳还小了一岁,但论实力,足以排进这次两百多人的前三之列。

  以前的张阳在第三学年的学员中,实力排在中游,但他才十七岁。

  林志远如今二十一岁,参加过了两次武考。而真武院只会招手年龄在二十二岁以下的学员,也就是说,如果这次林志远考不上,便无缘下一次的武考。

  高云奇怪道:“你不是一直想把你家的生意做大,然后取个三妻四妾,享受人生富贵么?这下正好可以去实现梦想了。”

  林志远喜欢赚钱,也知道自己天赋很差,心思其实早就不在朝天宗了。

  这点张阳和高云都知道。

  林志远叹息道:“考不考得上杂役峰,我倒没什么期望。只是想到以后我们三人从此要各奔东西,就难免有些伤心。”

  三人顿时沉默下来,气氛逐渐有些伤感。

  张阳轻笑一声,说道:“你这说的什么昏话?又不是生离死别,难道你以后成了大富豪,再来找你喝酒,就你不认我们两个兄弟了不成?”

  高云也假装埋怨起来:“就是,这死胖子一看就是个忘情负义的人。”

  林志远怒道:“老高你是不是皮痒了?”

  “怎么?想要动手练练?”高云眯眼,蔑视林志远。

  林志远只好拉上张阳:“阳子,你帮我教训教训老高,这货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张阳笑。

  兄弟三人正笑闹着,这时一行七八个人朝这边走了过来。

  为首之人是个衣着华贵的青年,面容俊逸,虽是武者,却颇具些翩翩佳公子模样。

  张阳认识这人,正是肖子清的二哥肖子兴,实力在第三学年的学员中排前三之列,向来就和高云是死对头。

  张阳三人停止打闹,冷眼向肖子兴一行人看去。

  “高云,要你考虑的事情如何了?”肖子兴眯眼看着高远,低声问道。

  张阳和林志远听高云说过,肖子兴想用一件九品灵药作为条件,让高云在武考中放水。

  其实只要进入前三十名,就能得到进入杂役峰的资格。第一名和第三十名相比,只是多了一些奖赏银两。不过听说进入杂役峰后,可能会更加得到上院看重,而且今后在考评上也会有些许印象加分。

  高云冷笑道:“我不是早就说过?此事完全不用考虑,正反就只有两个字,没门。”

  肖子兴早就有心理准备,听见高云这个回答,冷笑几声,也不见失望,转而在高云和林志远疑惑中将目光凝视在张阳身上。

  酷…匠K网唯一正(版,其他\O都是¤s盗6@版VA

  “我听说,你昨天教训了我那个不成器的三弟?”肖子兴目光冷冽似刀锋。

  听见肖子兴的话,高云和林志远皆是一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