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础剑法以剑法为主,却还包含了一些身法、步法之类。

  四人中有一个是来当说客的媒婆,另外三人作为肖家家丁,都是往届真武院落考的学员。此时面对张阳晋入大圆满境界的基础剑法,完全不是对手。

  除了媒婆,其余三人干脆利落纷纷被张阳用砖头放到在了地面。

  媒婆半扶起肖子清,怔怔地看着张阳,嘴唇哆嗦,一时竟吓得说不出话来。

  “哥……”李舞月泛着泪光喊了一声,丢掉菜刀,冲过来扑进张阳怀中,半晌抬不起头来,唯有肩头一耸一耸的抖动。

  张阳暗叹口气,不问也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必然是肖子清来逼迫李舞月了。

  还好自己回来得及时。

  不过这李舞月到是个烈性子,看方才的情形,显是以死抵从,否则还真不知道能不能撑到自己回来的这一刻。

  “你……你竟敢打三少爷,肖家不会放过你的……”一名肖家家丁捂着骨折的手臂,勉强站起身子,瞪着张阳说道。

  “哼,这笔账我还跟你们肖家没算完呢,今日这只是利息。”张阳冷厉的眼神,让三名家丁忍不住心下一阵颤抖,一时竟不敢再说些什么威胁话语来。

  在张阳冷眼下,三个家丁和媒婆片刻都呆不下去,慌乱着背起昏迷不醒的肖子清匆匆离去。

  院子中又重归寂静。

  日渐西落的阳光下,兄妹两人合在一起的身影,越拉越长。

  良久,李舞月才从张阳怀中抬起头来,眼睛略有些红肿。

  见张阳带着笑意的目光看着自己,李舞月俏脸微红,有些不好意思地微微侧过头去。

  “哥,这次你打了肖子清,他必然不甘心,很可能会来保护我们。不如……我们去叔父家暂避些时日吧?”很快李舞月又重新转回头来,神情中满是忧愁。

  (P看k正\版O章☆C节》f上;酷G~匠O:网K

  “不用麻烦叔父了,等明日我过了武考,有了朝天宗杂役峰弟子的身份,量那肖家也不敢将我们如何。”张阳笑道,眼中的自信让李舞月脸上忧愁顿时散去不少。

  张阳的叔父张守矩是城守府的一名官吏,在税务所任职,有些小权。也是托了张守矩的照顾,这些年来张阳两人才能尚算平安过来,而且张阳能进真武院,也是靠了张守矩的关系。

  只是现在张守矩似乎有了麻烦,张阳隐隐听闻是得罪了上司,怕是有遭贬之忧。

  而今肖子清肆无忌惮的行为,很可能传言属实。

  “嗯,我相信哥你一定能考上的。”李舞月仰头看着张阳,有些盲目信任道。

  或许李舞月心中还有些担忧,但既然张阳做了决定,她却从不会去置疑。

  大事张阳做主,小事李舞月做主,这便是兄妹两人相依为命的规矩。

  “哥,我去做饭了。桌子上还有中午剩下的红薯,你要是饿了,就先垫垫肚子吧。”从张阳怀中拉开身子,李舞月拢了拢耳际发梢,像往常一样忙活去了。

  皎洁的月光穿过窗格,洒落在尚未入眠的张阳脸上。

  张阳平静地回忆着今天一幕幕情景。

  下午的时候用砖头砸晕肖子清,张阳得到武道经验和基础剑法大圆满的奖励。

  拳法、剑法、刀法,等等各类功法,从低到高共分为四个级别,分别是初窥门径,登堂入室,见微知著,以及最终的大圆满境界。寻常功法,通过苦练不缀基本都能达到登堂入室的境地,招式可以信手拈来。

  而想要达到见微知著,还需要对功法有自己的理解。便如真武院的教习,就已经将基础剑法修习到了见微知著的境地。

  但想要达到了大圆满境地,除了苦练和理解,更是需要机缘。这种机缘,或是高人指点,或是对武道的感悟,又或者武道经验达到了一个极为高深的境地。

  张阳进入真武院已经有六年多光景,基础剑法虽然日夜勤加练习,可也不过勉强进入登堂入室的境地。他这一辈子或许有机会进入见微知著,可想要进入大圆满,希望不可谓不渺茫。

  挑战者系统对他的奖励,当真算得极其丰厚。

  但张阳打败肖子清的三个家丁,却没有得到挑战者系统的丝毫奖励。张阳猜测,十有八九是因为三个家丁实力不如自己的原因。

  “看来今后,我注定便要走上一条不断挑战强者的道路。”月光下,张阳眼眸锃锃发亮。

  不知何时睡去,等张阳重新被李舞月叫醒,窗外才不过略微有点黎明的亮光。

  初夏的天本来就亮的早,张阳估计,按照前世的标准,此时应该才六点不到。

  真武院的考核,于今日辰时开始,也就是七点左右。

  略微擦洗了一番,张阳来到客堂,发现饭桌上已经摆了慢慢一大碗炖鸡肉。

  张阳家本来就不甚宽裕,甚至算得贫穷。平常也只有过节,又或者张守矩来看望他们的时候,才能见到一点荤腥。至于鸡肉这类昂贵的食物,过年也不一定吃得上。

  张阳知道李舞月为了这碗鸡肉,说不定已经花光了她的私房钱。

  吃饭时,李舞月在张阳的强迫下,勉强啃了几块鸡肉,便放下筷子说饱了。但她却没有起身离去,只是坐在桌边和张阳聊些闲话,看着张阳啃着一块块鸡肉,眼中便充满了幸福。

  张阳没有继续推辞,他知道这必然会让李舞月伤心。

  李舞月说的多是一些邻里长短,李大婶家里昨日丢了一只鸡,张员外女儿昨天有人来提亲了,等等之类。

  要是以前的张阳,必定会不耐烦起来。但现在张阳只是浅笑听着,偶尔回应一句,便能让李舞月开心一阵。

  吃完早饭,张阳只让李舞月送到门口,便独自一人向真武院的方向走去。

  真武院坐落在城西,从家中出发到真武院,张阳需要穿过大半个城区。不过相较于那些住在城外的学员,自是方便了很多。

  真武院门口人头攒动,绝大多是都是送自家孩子过来的父母和仆从,很少有张阳这样独自一人来的。

  台阶下两座凶威的两座石狮分立左右,冷眼扫视着眼前一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