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碧蓝如洗,白云朵朵。

  烈日高照,正值午时。

  张阳浑身作疼,猛然醒来,却发现自己竟在一堆杂草丛中。而自己穿着一件古代的麻布衣服,遍体鳞伤,手臂也浑然不似以前那般壮实。

  “我记得我和三个爆恐分子同归于尽了,这是哪里?难道我还没死不成?”张阳疑惑地撑起身子,四下扫量。

  这才发现自己此刻在一片废弃院子中,周围杂草丛生,残瓦断壁。

  这时突然一阵记忆如潮水般涌来,张阳头疼欲裂,恍恍惚惚记起了许多事情。

  宏源大陆,朝天宗,武国,江阳城……

  原来他竟是来到了异世界,一个尚武成风,强者为尊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只有武道才是正途。强者甚至可以翻天倒海,只手灭城。

  j*酷o匠{T网首X发

  而他所在的宏源大陆,却不过是一个最低等位面,往上还有许多更高等位面。而更高等的位面,则意味着更加强大的机会,有更多的修炼资源,更浓郁的天地元气……

  “强者为尊,快意恩仇,血雨腥风,这方才是男儿的世界……”张阳心头激起一股豪情。

  几乎每个人在孩童时期都曾有过武侠梦,张阳自然也不例外。

  “挑战者系统激活……”

  “当前挑战者等级:1(武道经验:10/100)。”

  ……

  刚整理好记忆,突然一连串电子音在张阳脑海中响了起来。

  “挑战者系统,这怎么像我前世玩的那个RPG单机游戏?”张阳一愣。

  在来宏源大陆前,张阳作为一个武警战士,平时闲暇时几乎都花在了电脑游戏上。

  而他最近玩的一个游戏,是一个叫做“挑战者”的RPG单机游戏。玩家在游戏中通过挑战一个个BOSS,可以获得BOSS的技能,并获得相应经验。

  根据脑中挑战者系统的规则介绍,他似乎也能够通过战胜别人,获得别人的技能。

  “挑战者系统,修炼界……如此正合该我一展手脚。”张阳心中豪情更浓。

  站起身子,他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着,一瘸一拐朝记忆中的家走去。

  他这世也叫张阳,刚年满十七岁不超过一个月,是江阳城真武院的一名学员。

  而明日,就是真武院武考的日子。通过考核,他便能更进一步,去朝天宗的杂役峰修行。

  否则便只能继续花钱在真武院兢兢业业苦练,以待来年。又或者像大部分人那样,出来另谋一份生路,如果没有机缘,便彻底淹没在芸芸众生里。

  别看杂役峰这个名字不怎么好听,像是下人去的地方。但这是步入朝天宗,修行高深武道的门槛。

  无论你是王公贵族,又或者是街头乞丐,想要加入朝天宗,首先便要加入杂役峰。然后再进入上院,再是内院,一步步成为朝天宗核心弟子,乃至高层。

  朝天宗出来的弟子,便是连江阳城守也不敢妄加罪责。尤其是上院以上的弟子,城守更是要以礼相待。

  在这个宗门林立的世界,便是各国朝廷,也要仰人鼻息。

  张阳的家在江阳城东街,是一处占地八十来平米的旧房子。家里除了张阳,还有一个小他一岁的妹妹,李舞月。

  不是同姓,显而不是亲妹妹,确切地说,是张阳七年前从城外雪地里捡来的。以前瘦弱皱巴巴的小女孩,如今越发展露出绝世风姿,常有人来张阳家提亲,但李舞月说什么也不同意。

  兄妹两人相依为命七个春秋,彼此感情很深。

  还没接近家门,张阳就听到家中传来争吵声,其中有李舞月的骂人声。

  “肖子清……”听清其中夹杂的一个熟悉声音,张阳顿时一阵怒意冒上心头。

  肖子清是城司家的三少爷,向来就窥觑李舞月已久。而张阳之所以遍体鳞伤躺在城郊的废弃宅院,便是因为肖子清逼迫张阳同意让李舞月下嫁不成,率人殴打所至。

  远处有街坊向这边观瞧,却只是远远看着,不敢来管这趟闲事。

  毕竟城司职掌司法,权势并不是他们这些小老百姓可以得罪的。

  张阳目光在门前徘徊了一阵,在墙角拾起半块砖头,这才推开院门走了进去。

  前院有四五个人,将二十平米不到的院子挤得很是狭窄。张阳目光穿过人缝,看见门口李舞月正持了一把菜刀,刀刃抵在自己脖子上。

  张阳心头怒火更甚。

  听到院门被推开的“吱嘎”声,本来背对着院门的肖子清几人回过头来。

  但还没等肖子清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直接就是一块红砖头迎面砸来。

  毫无防备下,肖子清如何反应得过来,直接便被砸了一个满脸开花。

  肖子清养尊处优的白暂脸庞上,鲜血混合着泪水模糊成一片。

  “大胆!”

  “张阳住手……”

  ……

  其余四人醒悟过来,连忙呼喝着上前来制止,还有人作架势要来打张阳。

  张阳本来便是一个睚眦必报的性子,前世能穿越过来,想必也是因为这具身体被打死的缘故。虽然实质上并不关他的事情,不过既然他重活一世,便等于受了这世张阳的大恩。

  这里是江阳城,料想肖子清等人也不敢动手杀人。而动手强抢民女,哪怕只是一个由头,肖子清也必不敢把这事抖落到公堂上去。

  两世为人,张阳的目光何等深远。

  更何况现在,被人欺负到家里来了,男儿血性,又如何能忍得住?又如何敢忍?

  不等其余四人接近,张阳抡着砖头,继续一下一下往肖子清脸上砸去。

  砰砰砰!一连三砖头砸落,血水飞溅,隐隐有骨裂声传出。肖子清只来得及呜咽半声,便朝地面软瘫了下去。

  “挑战成功,习得基础剑法。”

  “获得武道经验10点,当前等级:1(20/100)。”

  一阵感悟涌上心头,在真武院练了四五年的基础剑法,瞬间便由登堂入室到了连教习也不曾达到的大圆满境界。

  同时身上涤荡起一阵温润暖流,身体所有伤势在这一刻减轻大半,肉体以可以感知的程度强化了一大截。

  这一切仅发生在短短瞬间。

  这时正好一只拳头冲到张阳侧脸不足三寸距离,张阳左掌往上一拍,险之又险拍开拳头。

  然后还不等那人收回拳头,张阳右手转头紧接着又砸落了过去,顿时又一个满脸开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