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三毕业,兄弟们都要散了,初恋也不在爱了,那些疯狂的事也只好就在心里作回忆。

  还是那些人,那些老师,坐在一排排的椅子上,面对着照相机微笑。

  一声清脆的“咔嚓”声,回忆永远的记录在这张黑白毕业照上。

  96年和着我的兄弟进入了这座称为具有超高校龄,教育素质的地方。

  一个月后,我们有了自己的帮派,叫做“西野”。名字是为了悼念后来才改的,就在帮派创建第二个月,因为我们的无知和懦弱,我第一次看着自己身边最要好的人死去了,他叫方野子…

  那天,无知的我们拿起了砍刀和铁棍,淋着淅沥沥的蒙蒙雨,我们一共去200来人,一起翻墙,从学校逃了出来,那时学校的墙还是土坯的,所以直接被我们给推倒了,此行的目的是我们贪婪的想要强大…

  到了狼帮,不一会就从里面出来了几个黑衣男子,手里都拿出来了那时的黑枪,威力挺猛,我们看见他们手里拿的东西,我和方野都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叶梓,你怕么?”

  一旁的方野握着拳头对着我说道以前方野这样问我我都是立马回答的,可这次我却没有回答他“这样,看来我今天是要死一次了”

  听到方野这么说,我抖了抖身上的雨水“兄弟,他们有枪…”

  还没等我说完方野就握了握手中的砍刀,朝着一个黑衣男冲了上去…

  还没等黑衣男反应过来,一股鲜红液体已从他脖子处涌出,黑衣男倒下时我看到了希望的破灭,其他几个黑衣男已经反应过来了,随后几颗子弹伴随着枪响,方野眼睛里的不再是野性的光芒,而是一种弱小的眼神,很无助也很无奈…

  方野倒下了…

  其他兄弟也发疯的乱窜,这时我握着拳头,看着卧倒在地的方野,我感觉到自己是多么的懦弱,现在我只想逃,想伴随其他人的脚步和他们一起…

  当我赶回学校时,我内心的不安恐惧全部挥发出来,我没有告诉老师方野去哪里了,因为我怕,那时我还哭了,哭的很悲惨,我是亲眼看着方野死去的…

  晚上心里想着方野死去时的眼神,我心里再也压制不住自己了,拿起柜台上的刀片,往自己手腕上用力的割了一刀…

  我感觉不到疼痛,我只能感到我的负罪感…

  第二天,我被家里人发现了,被送到了市人民医院,接受了一天的输血治疗,我又渐渐的恢复了知觉…

  方野的事也从未被提及,方野的家人也不知去向,只是听说在走之前为方野做了一个我们这的葬礼,帮派的兄弟们也从未提过此事…

  就这样我每天沉寂在恐惧和自卑中,患上了忧郁症,做了长达一年的心理修复才渐渐从阴霾中走出来…

  我的初中时代就是在这样的日子中过来的,第一年自卑中,第二年恐惧中,第三年白大褂面前坐过来的…

  不过在第二年中,这也是我最幸福的时光之一,申明月是我们初中初二的级花,很荣幸的她与我是一个班的,我的初恋也就是因为她才叫初恋的…

  申明月学习好,人又长得漂亮,怎么说呢,她是一个很萌的的女孩,有一个传统90年代的学生妹的头发,非常飘逸的那种,从我旁边经过的时候我经常可以闻到她身上的香味,不过也被她发现过几次,甚至有几次她还专门告老师去了…

  那天还是一样的态度,申明月从我旁边经过,一点没想鸟我的意思,她是我的女神,我只想说我已经习惯了,可我不知道的是,申明月这几天来姨妈了,并没有做好防卫措施…所以没上几节课后,申明月就低下身子去了,手捂着肚子,额头冒出冷汗…

  作为每时每刻关注她的人,我早已发现不对劲了,在她还没举手时,就对老师说“老师,申明月身子不舒服”

  在我说完这句话后,班上的人包括申明月都看向了我,搞得我怪不好意思的。

  任课老师转头看了一下我,又看了申明月一会,因为任课老师也是个男的,不怎么懂女孩生理期,(我知道是因为初二生物专修生理学)就冲着我说“叶梓,去陪着申明月”

  我心里窃喜了好一会,向着申明月伸出了手,然后我的手就被我无情的的打开了,也许是出于害羞还是怎么了,申明月也没有拒绝我和她一起去的样子,不过看他也是挺痛苦的,走到楼梯口就蹲下了,嘴里还喊着“好疼”…

  “我来背你吧”

  说着我弓下了身子,申明月似乎也没有拒绝的意思,随后一团轻柔,性感的身子趴在了我背上,我也顿时热血沸腾,背起申明月朝着医务室跑去…

  过了好一会申明月才从医务室出来,此时她脸上是憔悴的…

  h^看,正、版章ck节#F上“酷匠网"Z

  “没事吧”

  我用着暖男的语气对着申明月说“没有,不过想拜托你帮我办一件事”

  “你说吧,听着呢”

  “那个…那个…”

  此时我看到申明月脸上透出了害羞之色“嗖嘎,你放心,不过你还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叶梓,没想到你会是这样的人,趁人之危”

  “那好咯,我先回去上课了,拜拜”

  说完我就要走…

  申明月脸上露出了迟疑之色“等下,你说什么条件,只要不过分都可以答应你”

  “吻我一下!”

  我毫不犹豫的说出来了申明月心里正在打转,要不要答应他呢,反正亲一下不会怎么样吧,但是听他们说好像亲嘴之后会怀孕的,不要让他亲到嘴唇就可以吧…

  “那…好吧……但是你不可以说出去”

  “放心,一定不会”

  说完我就朝着校门口那边跑了过去,可是真的要我帮她买的时候我却犯难了,一个男孩子去买姨妈巾被人看到不好吧…

  哎呀,不管这么多了,找了一家便利店后,对售货员说了句“给我来包姨妈巾”

  售货员也是看了看我,笑了好一会,看她这么墨迹,从她手上抢走给完钱就不让她找零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嘎嘣脆说:

大家请多多支持发的新书,如有写的不好的,请包涵。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