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我是怎么也没有料到,会是这样。

  “有什么办法吗?”

  我确实是不想让媚媚在这儿伺琴,那可是一幅棺材,不管是什么琴棺还是声棺的,那都是棺材。

  肇晨这样说,我也没有选择。

  “但是,我要派一个人跟着。”

  “那可以,但是女人,不能是男人,我这儿不招男人。”

  肇晨,我真想掐死她,可是我不敢,守陵人的三只眼睛,我总是感觉他一直在盯着我的一举一动。

  我回去跟周光说了。

  “不行,我今天就是死也不会让媚媚过去的。”

  周光火了。

  “这样媚媚会死的。”

  我把情况说了,周光气得要发疯了。

  周光找了一个女人陪着媚媚去了肇晨家,那个女人是周光找的,跟媚媚年纪差不多,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找来的女人,周光没有说,只是说,几个男人近不了身,一点问题也没有。

  就是这样,我也不放心,担心媚媚会出问题,我每隔一天,必定要去看一次,而且只能从窗户那儿看,媚媚似乎很不愿意见我,肇晨也是不想让我面对面的和媚媚接触。

  我觉得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肇晨没有跟我说,她爷爷要那个骨盒子,还有这个琴棺,可是媚媚怎么就是被诱惑过去的呢?

  周光晚上进来,拿着酒和菜。

  周光似乎有事情要说。

  一杯白酒下肚了,周光才说。

  “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说,怕你担心,我这两天也是天天往肇晨那儿跑,那个琴棺上有一个阿林山字,你看。”

  周光记住了那个记,写下来,我看着这个字,不认识。

  “你的意思是说,琴棺跟阿林山字码有关系?”

  “对,肇晨肯定是知道,她没有说,你杀掉了她的爷爷,她不可能不报复的,她说媚媚不伺琴棺就会死,我感觉媚媚似乎有什么话不敢说。”

  “那怎么办?”

  “明天晚上我们过去,听我的。”

  我不知道周光要干什么,但是已经是没有其它的办法了。

  第二天,周光和我去了肇晨家,敲门,肇晨站在门口,不让开。

  “我们需要进去谈谈。”

  “我说过了,我的家不允许男人进来。”

  “肇晨,你不要过分了,媚媚在你的家里,你控制着,我到底想干什么?你提出来的要求我都答应你了。”

  “在这个世界有道理可讲吗?如果有,我爷爷也不会死。”

  肇晨果然是没有把这事过去,她提起了这件事。

  周光一下就肇晨推到一边,她差点没摔倒,看来周光是急了,我觉得这样做不太好。

  我们进去,坐到沙发上。

  “肇晨,我们今天要把媚媚带走。”

  周光火气十足。

  “我不是说过了吗,带着,媚媚是会枯萎的,这是真的,她人伺琴棺,琴棺里面缺少了一格,得找到那一格,就是阴格骨。”

  “我们可以找。”

  “根本就找不到了,只能是重新做,当然,因为你帮了我,所以我让媚媚伺琴棺引诱其它的适合的人来。”

  肇晨这么说,不只是我不相信,周光也不相信。

  曲子的声音传出来,就在另一个房间,周光突然就把枪拿出来了,对准了肇晨。

  肇晨的汗下来了,我看出来她眼睛里的慌乱来。

  “你别乱来,我说的是实话。”

  “实话?可是那琴棺上有阿林山字,这个字是什么?怎么上面会的这样的字?”

  周光瞪着肇晨,眼珠子都充血了。

  “那好,坐下,我好好的跟你们说,就我所知道的。”

  肇晨给泡上茶之后,坐下。

  “这个琴棺其实,早就在典狱里了,原本并不是典狱的东西,但是被什么人弄到里面的不知道,原本这个琴棺是完好的,可以谈出绝色的曲子来,可是少了一个阴格,所以现在少了一个音,这个需要补上,因为我爷爷想住在里面,至于阿林山字,那是一个阿林山诅码,关到阿林山诅码,那是一个诡异的诅码,没有人能破解,至于在琴棺上,我想,有一个阿林山人,在你们典狱,想干什么我不知道。”

  “那阿林山字码在琴棺上,就是说,下了诅吗?”

  “这个我就不明白了,但是绝对不是好事。”

  “那是什么字?什么意思?”

  “我不懂,如果我懂就好了,但是我并不害怕。”

  “好,这些我们不说,媚媚我们是必定要带走的。”

  周光坚持着要带走媚媚。

  “这个……我说过了,你们是不相信我,那好,我让媚媚跟你们谈,但是她实在不想说的,你们也别强迫。”

  媚媚出来了,穿着白色的连衣裙,那应该是肇晨给买的。

  ~酷匠/网1R首发

  媚媚的表情很怪。

  “媚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媚媚低着头,很久才把头抬起来。

  “哥,周光,我被一种东西引诱着,我离不开,因为我需要完成他给我的一件事情,所以我现在不能回去。”

  “什么事情?”

  “我不知道,就是让我伺这琴,我也喜欢,说是要找到什么,我就可以回家了。”

  周光看了一眼肇晨,看来肇晨并没有说谎,这种诱惑是阿林山诅咒,还是琴棺的本身呢?我不知道。

  那天,我和周光离开肇晨的家里,我们已经没有选择了,现在只能是等待着。

  那个在琴棺上的阿林山字码,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我回到办公室,还是想彻查典狱,每一个角落。

  我再说的时候,周光并没有说什么,这个隐人让我日夜的不安,似乎每天都有一双眼睛盯着我,随时就可以把我弄死。

  死的几个典狱长,现在确实是让我感觉到了害怕。

  我还是决定逼着隐人出现,他应该和阿林山字码有什么联系。

  天亮之后,我让所有的犯人都到操场上坐着,一个不少的,然后开始彻查典狱的每一个地方,每一个位置,所有的地方都是交叉的,防止串藏。

  然而,依然是一无所获,真的想不出来,这个隐人会藏在什么地方。

  我就这样的让犯人坐着,逼着隐人出现,不吃不喝,我就让他们坐着。

  一天一夜过去了,我依然没有让他们动,周光进来说。

  “狱长,这样下去容易出事。”

  我不说话,我抱定了,就是坐死几个,隐人不出现,我也不让他们回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