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琴棺

  我伸手要掀砖的时候,周光匆匆的进来了。

  “狱长,我来。”

  我吓了一跳,没有想到周光会来。

  “那好,你来。”

  对于这样的事情,我是没有想到,典狱上管理是非常严格的,出现这样的纰漏,那可是被收拾的,开除的。

  周光掀开砖,伸手去摸。

  周光拿出来一个盒子,我以为有多大的盒子,竟然只有香烟盒那么大,布包着。

  我和周光回到办公室。

  “狱长,再有什么事,让我去,那些犯人你永远不知道在想什么,有什么意外怎么办?”

  我到是挺感动的,确实是,进牢房,随时都有可能的意外发生。

  典狱也是要求,狱卒进牢房,三人一组,五人同行的原则。

  打开布,骨白色的盒子,雕刻着图案,是一幅洛神图,非常的精致漂亮。

  周光看着,没有打开的地方。

  “打开吗?”

  我摇头,这个盒子我是不会打开的,不管肇晨说的是真是假的,但愿她说的话,都能是真的,都能办到,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那眼睛一直在一边盯着我们看,这让我冒冷汗。

  一直到周光把那盒子包起来,那眼睛消失了,但是我知道,它是在某个地方看着我,那是肇晨的第三只眼睛。

  第二天,我自己拿着盒子和肇晨见面,我需要问得太多了,而肇晨能不能告诉我,我也不知道,她不告诉,我也不能得寸进尺,但是我总是觉得肇晨是不会放过我的,我杀了她的爷爷,因为我相信,她的第三只眼睛看到了所有的一切。

  那上盒子里到底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坐下之后,看了肇晨一眼,她依然是那样的笑着。

  “肇晨,我想问你两个问题。”

  肇晨说。

  “如果我知道,而且能告诉你的话,那当然没问题。”

  “阿林山字码,隐人。”

  我很简单的说,肇晨表情没有什么变化。

  “你说的我不知道。”

  看来我什么也不用问了,也许她是真的不知道。

  “这是那东西。”

  我放下东西就走了,我想没有必要再多说什么了,话多失言。

  我回到办公室,就琢磨着,那个隐人怎么还不出现呢?他找我,肯定是有事情,那个血红的骨珠链子我扔到了抽屉里。

  我已经告诉他了,可以合作,然后他竟然不出来,既然你不出来,我黄秋林也不是怕你,最多一死罢了,现在我父亲死了,妹妹失踪了,我还怕你什么呢?最重要的东西都丢了,我还怕吗?不。

  我正在做着一个重大的决定,媚媚失踪了这么久了,我没有点行动,看来是不行了。

  我准备把典狱翻个底朝上,就是挖地上三尺,我也要把媚媚找出来。

  我把我的决定跟周光说了,他犹豫了半天说。

  “这样不太好吧?这事要是让上面的人知道了,我们都会有麻烦,毕竟上面不希望,典狱出现什么问题。”

  这事我也不是没有考虑过,可是现在我觉得,典狱是在隐人手里控制着,我不过就是一个摆设罢了。

  周光分析得没有错,我还是犹豫了。

  那天半夜,我竟然听到了音乐的声音,那是什么琴弹出来看的,曲子很淡,很轻的那种,我听过,一直在响着,一直到天亮之后,才停下来。

  我让周光来,问他听到音乐声音没有,他说听到了,而且昨天半夜就开始查,竟然找不到音乐的来源,但是绝对是在典狱里,某一个地方发出来的。

  典狱,这个诡异的典狱,难道又是隐人在跟我叫着什么板吗?要干什么呢?隐人最终的目的也不知道是什么,这才是最可怕的。

  半夜,音乐声又传出来,我听着,然后打开门,往声音的方向而去,可是当我快到的时候,发觉,那声音又不是从那儿发出来的,似乎在相反的方向,如此这样的,我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最终我也不知道,那声音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发出来的。

  我回到办公室,我知道,我找的结果会和周光一样。

  我坐在那儿听,我喜欢这种轻轻的音乐,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况下,我到是愿意把酒听歌。

  第一道门狱卒打来电话,说一个女人点名找我。

  我出去,竟然是肇晨,她来找我干什么?我心一紧,我也明白,我杀掉她爷爷,她是不会放过我的。

  我和肇晨站在典狱的东大墙下说话。

  “黄典狱长,音乐是不是很好听呢?”

  我愣了一下。

  “那……”

  “其实,我还想要的一件东西就是这个东西,就在典狱里,当然,我也是在帮着你。”

  这话听着就有点悬的意思了。

  “你的意思是……”

  “弹琴的人是你妹妹黄媚。”

  我差点没坐到地上,肇晨这么一说,一提醒,我一下就意识到了,那真的就是媚媚谈的一些典子,我回家累了的时候,她就弹给我听,真的就是媚媚弹的,我当时也有意识到,只往其它的地方想了。

  “她在典狱里?”

  “对。”

  “可是我找不到,那音乐的声音根本就无法确定。”

  “当然,要是普通的琴,当然是可以确定的了,可是那不是普通的琴弹出来的,所以你无法确定这种声音,我需要的就是这个琴,你需要的是妹妹,我们一起来找。”

  我锁着眉头,脑袋转着,这个肇晨所说的话是真的吗?不会是挖的一个大坑吧?做了亏心的事情,总是这样,心里毛愣,没底,不相信其它人所说的话,即使是真的。

  “黄典狱长,我知道,您担心我会害您,其实,你把这个琴给我找到,也就是找到了你的妹妹,那么我们两个互相不欠。”

  “我怎么找到?”

  “还我进去,我用第三只眼睛找。”

  “可是你的左手……”

  “我确掉了左手,为了找到爷爷的死因,但是,眼睛虽然不在左手心了,它确在这里。”

  肇晨把右手伸给我看,眼睛就在那里,我的心差点没跳出来,那只眼睛竟然调皮的冲我眨了几下。

  “黄典狱长,您不用害怕,我说过,我爷爷的事情,就此过去了。”

  “告诉我为什么?”

  “那我告诉你实话,我爷爷说,弄到两样东西就放过你,一个是那个盒子,我已经拿到了,另一个就是这个琴。”

  我没着眉头,在典狱里,没有什么琴。

  “什么琴?”

  最U*新r=章节“N上酷b匠网8

  “琴棺,也叫隔棺。”

  我瞪着肇晨看,琴棺,隔棺,那是什么,棺材吗?我问肇晨,她点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