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晨脸色不是太好,看到盒子后,更是这样。

  “你爷爷的尸骨,对不起了。”

  肇晨把盒子打开看了一眼,就盒上了。

  “你很真诚,不过缺一样东西。”

  我的汗就下来了。

  “肇晨,真的对不起,当时也是有其它的原因……”

  “您不用说,我也不想听,差的那件东西,我想你知道是什么,明天晚上,还是这个时间。”

  肇晨抱着盒子走了,我自己坐在那儿喝酒,一直到半夜。

  我这样对肇晨的爷爷,那我也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就现在看来,肇晨到底要达到什么目的,真的是说不清楚。

  我回办公室,周光在等着我。

  “就肇晨的事情,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也看出来了,这样听她的,恐怕后面的事情会麻烦,至少我们要知道她的目的。”

  我也想知道,但是我真的是不敢多问,害怕,从心里害怕,左手心长着眼睛的守陵人。

  第二天晚上,周光跟我去的,那个瓶子里用布包着,那里面就是肇吉的第三只眼睛,那只眼睛看着让我感觉到害怕,似乎永远的在瞪着我一样,在记恨着我一样。

  见到了肇晨,我并没有把眼睛先交给她。

  “肇晨,我想知道,你还要做什么?”

  肇晨半天才说。

  “我什么都不想做,我只是想拿回爷爷的一切,然后安葬了。”

  肇晨就得轻松,我觉得那绝对不可能的,她知道,她的爷爷是我杀掉的,那么怎么可能不报复呢?

  “我想,这不是你真实的想法。”

  “对,没错,我为了找到真实的情况,我把左手砍掉了,我自己砍的,为了让我的第三只眼离开我的身体,去找到真相。”

  我激灵一下,看来真是这样,那仇恨可想而知了,一个女孩子,把左手砍掉了,我的冷汗立刻就下来了。

  “那你想……”

  “先把我爷爷安葬了再说。”

  我看了周光一眼。

  “我们一下利索了,好吧?你爷爷的眼睛在车上。”

  肇晨想了半天,把一杯白酒干掉了后说。

  “利索?一下?那好,杀人偿命,可是你们不愿意,这是肯定的了,我爷爷到典狱里,就是为了一件事。”

  肇晨瞪着我看,我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我以前没有得罪过你爷爷。”

  “那是,想见他人多了,不是谁都能见的,他到典狱为了是来家的一件东西。”

  我激灵一下,来家?那个典狱的地下室里,原来是这么回事。

  “要什么?”

  “一个骨白色的六角盒子。”

  我看了周光一眼,当初搬运的时候,就周光带着人搬运的,我并不知道有没有骨白色的六角盒子。

  “那是什么东西?”

  “我只能告诉你,那盒子是骨头做的,骨白色,其它的我不能说,你们也无法打开,除非是砸开,可是砸开,那么你们就是不死,也会倒霉的,血光之灾。”

  对于肇晨所说的血光之灾我到是没有害怕,这样的事情,并不是说发生就发生的。

  “除了这个,其它的呢?”

  “没有了。”

  “你爷爷……”

  “这个你放心,我只要那个骨白色的六角盒子,其它的都不要,都过去了。”

  我脑袋飞快的转着,那盒子至于把命搭上吗?那里面会是什么呢?

  “好吧!”

  我想,我不能不答应,也不敢,守陵人左手一只眼睛,确实是太让人害怕了。

  我让周光去我的家里,找那个六角的骨盒子。

  周光一个多小时才回来,而且是两手空空的。

  他贴在我耳边,小声说,没有。

  我愣住了。

  “等一下。”

  我对肇晨说完,出去了,周光跟我出去。

  “当初搬运的时候,你看到没有?”

  “我没有注意到,但是没有遗留下一件东西,都装走了。”

  “多少个人搬的?这些人都是干什么的?”

  “都是在外面找来的,十个人,他们进来的时候,都是蒙着眼睛,坐车绕城两个多小时,进地下室,他们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然后装上车,拉走的。”

  “他们没有拿东西吗?”

  “都我亲自检查的,衣服脱的只剩下内裤了。”

  我相信周光,周光办事是滴水不漏的人。

  看来那个骨盒子真的就不在地下室。

  我们回去,坐下后我说。

  “没有,可以肯定。”

  “这个我当然知道了,原本是来家的东西,原本也是在地下室,我爷爷进去了,如果顺利的话,很快就拿到了,可是没有拿到,这里面就出现了叉头,不过今天晚上我会给你一个指点,只有你。”

  肇晨冲着我说话,我不知道她会给我什么指点,肇晨走了,我的擦了一下汗。

  “对不起,狱长,我办事不利……”

  “和你没有关系。”

  我回办公室,坐在那儿抽烟,看着窗户外面,肇晨说给我的指点会是什么呢?

  我不知道。

  半夜了,我刚想睡,差点没吓死我。

  窗户的玻璃上,有一只眼睛,贴在了玻璃上,看着我,瞪着我,盯着我。

  我靠到墙上,一直到烟烧到了手,我才激灵一下,反过劲儿来,那只眼睛还在,那眼睛就像肇晨的眼睛一样。

  我一下就意识到了,那是肇晨的第三只眼睛,左手心的眼睛。

  我慢慢的过去,打开窗户,那只眼睛就进来了,看着我,然后到门那儿。

  我打开门,那只眼睛就带着我走。

  竟然往牢房那边去了。

  到了牢房那儿,狱卒竟然没有看到眼睛。

  “狱长,查牢。”

  门打开了,一个狱卒跟在我后面。

  “不用了,我自己查就可以了。”

  我慢慢的走着,这回廊的典狱,永远是阴气浸骨。

  e更/…新最a:快sC上酷u匠*网2@

  那只眼睛就在前面,一会儿在墙上,一会儿在窗户上,我跟着,不紧不慢的。

  转过拐角,眼睛伏在一扇门上。

  这间牢房,原本是一个守卫室,几年前,犯人想越狱,在这儿杀死了两个狱卒,就做成了牢房,但是,说总是有什么声音,就空着了,一直是锁着的。

  我叫狱卒,把门打开。

  狱卒十多分钟还没有来,我就火了。

  另一个狱卒去找,几分钟后回来了。

  “狱长,钥匙找不到了,原来都在这个圈上系着的。”

  我锁着眉头。

  “砸开。”

  狱卒找锤子,把锁头砸开,打开灯,我往里看,两侧的通铺,中间摆着桌子,还有被子,叠着,摆放的整齐,一面是六个铺位。

  眼睛进去,伏在一个被上。

  “好了,你们在外面等着。”

  那眼睛就伏在那被上,那意思是被上吗?

  我把被移开了,眼睛就伏在那炕席上。

  我把炕席揿开,竟然有一块砖是活的,我愣住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