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球子出现了,然后消失在那个角落,老头子和周光过去,把什么插在那个火球子下去的地方。

  我下楼,看到那个火球子下去的地方,插着一根银簪子。

  “就是这个地方,挖下去,最好是挡上,不要让其它的人看到。”

  周光找狱卒来,把这个地方围了起来,找犯人开始挖,一直到三米多的时候,一下就塌下去了,犯人掉下去,大叫着。

  周光把手电扔下去。

  “看看是什么?”

  犯人过了十多分钟,喊。

  “是一个地下室,很大,很大。”

  人被扯上来,周光看着他们说。

  “这件事不准对任何人说,如果说了,后果自己想。”

  犯人走了,周光指着一个狱卒说。

  “你跟我下去。”

  周光和狱卒下去,我等着消息。

  半个小时后,周光和狱卒上来了。

  “狱长,找到了邰小锋,那个假的,可是没有找到媚媚。”

  这个假的邰小锋弄到神讯室,周光小声说。

  “除了这些,还有很多的珠宝,似乎是什么大户人家埋下的东西。”

  “那个大火球子怎么回事?”

  “那是这个地下室长久没有打开,产生了磷火,就这样,里面还有十几个尸骨。”

  我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怎么也想不出来。

  审问邰小锋,我没有在场,我在办公室里等结果。

  然而,很是麻烦,邰小锋到天亮也没有招。

  周光一脸的疲惫进来。

  “还在审着,这小子嘴很硬,骨头也很硬。”

  我知道,这个假的邰小锋跟这里面扯着的关系很多,应该是这样。

  假的邰小锋是在晚上招的,我知道,在典狱里,没有一个人可以不招,能挺过六个小时的,都是硬骨头了。

  只是没有想到,这个假的邰小锋并不是什么犯人,他也不知道媚媚在什么地方,那也不知道隐人是谁,那个阿林山码,他也不懂。

  假的邰小锋叫来小宝,这地下室是来家的一个地下室,他进典狱来,就是想把来家的东西都运出去。

  来小宝的话是真是假,周光去调查了。

  第二天,周光进来说。

  “确实是,典狱原来这个地方,就是来家的大院,这个来小宝没有问题,只是来家现在只有来小宝一个人了。”

  周光看着我,我站起来,站到窗户那儿,看着外面。

  我没说话,周光明白我的意思。

  那个洞口被堵上了,另一个口真的就在仓库,在仓库一个台子的下面,这让我们竟然没有发现。

  来小宝被扒了脸皮,蒙到了我的棺材上。

  那些东西被周光拉出去了,地下室被封死了。

  那些东西都拉到了我的家里后院的房间里,来家的东西真是不少,而且件件可以说是宝贝,看来来家当年富可抵国,也不是假话了。

  但是,让我最没有想到的就是,隐人竟然不是来小宝,看来,我把这个隐人也是想得简单了。

  采尸人在春天的时候,来了消息,是一件让人感觉到可怕的消息。

  在典狱里,有一个尸房,都是一些带着案子,而且没有解决掉的尸体,有二十来具尸体,这个我知道。

  但是,就这个地方,我从来不去,尸房在牢房的地下室,原来是水牢,后来把水抽干,当成了尸房。

  那是一个阴森的地方。

  尸房,会有尸体走出来,这简直就是开玩笑,那尸房的大铁门紧闭着,那是四道老式的锁,钥匙都在典狱官的手里,没有人能拿到。

  那尸体是怎么走出来的呢?

  采尸人的汇报,是属实的,汇报完的第三天,就有犯人议论,说夜里看到了鬼,在走廊里,披头散发的,走来走去,那脚步声,是实在太吓人了。

  对于这件事,周光问了狱卒,确实是,他们也是看到了,只是不敢说,脸都吓白了。

  我不相信这件事,周光也不相信。

  在典狱,关于闹鬼的传说太多了,确实是,冤死在这儿的人也不在少数。

  周光带着司狱,典狱官,狱卒,六个人,值守,等着那个鬼的出现。

  半夜,守在尸房的两个人,疯一样从走廊往外跑,后面就是跟着一个披头散发的鬼。

  周光站起来,拿出枪来。

  站在那儿,那鬼似乎并不害怕,慢慢的走过来,周光举枪,开枪,枪打到那个鬼的身上,那鬼只是顿了一下,然后再走,周光连续开枪,那鬼连续的顿了几下之后,转身就往回走。

  周光紧跟着,后面的人也跟着,进了尸房,那个鬼躺到了尸床上。

  周光冷笑了一声。

  “过去,绑上。”

  狱卒都吓慒了,不敢过去。

  周光拿着绳子过去,就给绑上了。

  灯光下,他们看清楚了,那是一个骷髅头,周光都吓得大叫一声。

  周光看着这个骷髅头,觉得有些奇怪。

  他怎么会走动呢?

  “把门重新换上锁,不要把这件事对其它的人说。”

  周光跟我汇报。

  “我觉得是一些问题,我叫了一个采尸人。”

  采尸人进来,坐下。

  “怎么回事?”

  采尸人说。

  “那是民间用的一种驱尸术,很简单,在中国会这种驱尸的人不少,我们采尸人,跟这个方法不一样,让尸体可以行走,我们用的是嗜草驱尸,一种草,把嗜草放到死者的嘴里,它就可以听我们的,这个我想也是用了这种方法,应该是那个隐人干的。”

  采尸人的话让我也是相信的,因为我也是道听途说的听说过一些,不过到今天,遇到了真实的事情,我还是非常吃惊的。

  “有办法吗?”

  “现在不知道这个隐人的目的是什么,媚媚出现过,他也是要告诉你,媚媚没有死,但是要达到什么目的真的不知道。”

  我锁着眉头,这个隐人跟阿林山码有关系吗?

  “怎么找到隐人?”

  “这个我们虽然注意着情况,这个驱尸,肯定是有目的的,不要着急,耐心等着,会有结果的。”

  采尸人回去后,周光出回办公室休息。

  我进了那个房间,蒙皮棺的那个心间。

  只有棺盖蒙完了皮,在灯光下,散发着幽光来,诡异,却又诱惑着人。

  我越来越喜欢这副蒙皮的棺材,如果全部蒙上了皮,那会怎么样呢?

  我在这儿呆了一个多小时后,回到办公室。

  酷匠)《网`首J发X

  司狱官进来了,站在一边说。

  “狱长,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就是在犯人当中,传着一种东西。”

  “什么东西?”

  我紧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