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子倒进去,一会儿,邰小锋疯狂的扭动着,我都担心,那束缚他的带子被会断掉,事实上,没有人能把束缚带弄断过。

  邰小锋在五分钟后,两只手的手指就不停的动着。

  狱卒把管子拔出来,把小虫子弄回罐子里,然后拿出一包药,放到水里,一捏嘴给灌下去。

  那是治伤的药,很灵验,一个星期后,受刑的人就会好了,这是不是受刑人死,折磨。

  邰小锋足足十多分钟才缓过来。

  “给我一根烟。”

  周光让狱卒把烟给点上,放到邰小锋的嘴里。

  邰小锋抽着,汗不停的在流着。

  “说吧!”

  “你们打不败他的,二十一年了,换了多少的典狱长,命大的,留下了。”

  “别废话,说,那个邰小锋在什么地方。”

  j酷{匠‘网…m唯@"一Q正版‘,其他都是盗$P版F5

  “说不说的也没用,你们左右不了他们,你们能知道这件事,看来也不有门道儿,这就不容易了,迟早你们会败的。”

  周光不想废话,看了一眼狱卒。

  那个狱卒又拿起管子,邰小锋大叫一声。

  “我说。”

  我看着天棚,这个没有窗户的房间,让我都感觉到压抑。

  “人在无形中。”

  邵小锋死了,死得奇怪,不是七窍流血,但是死得突然,狱医来检查,说是死得很奇怪。

  我看了一眼周光。

  “把所有的人都集合到操场,今天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找出来邰小锋这个人来。”

  这次集合,我是下定决心了,就是挖地,也要把这个邰小锋挖出来,这个隐人。

  我告诉周光,重点就是仓库那个位置,媚媚的脚印在那儿出现了,那个位置有可能就有问题。

  然而,却是一无所获,一直到中午,折腾的时候够长了,可是我们一无所获,媚媚没找到,那个邰小锋也没有找到。

  我的脸色难看到了极度,一千多个犯人看着,我这么折腾着,竟然一无所获。

  我迁怒于周光,他把媚媚弄丢的。

  “你干什么吃的?”

  我第一次对周光发火,这是有名之火,但是发得无实,我也知道,这是对周光的不公平,可是我能冲谁发火呢?

  周光站在一边不说话。

  我坚信,典狱里有某种暗道,或者是某一个不为我们所知的地方,也肯定有人知道这么一个地方。

  周光出去之后,我叫来酒菜,坐在那儿喝,此刻,我已经不知道如何是好了,难道我要跟其它的典狱长一样吗?面临着死亡,那准备好的蒙皮棺材,我自己真的要躺里去吗?

  半夜了,我依然睡不着,喝得有点发晕,站在窗户前,看着操场,就是那一瞬间,我看到操场上有泡,水泡,有一个篮球那么大,从地面钻出来,然后就碎裂了,一个一个的,不停的,我以为自己看错了。

  我给周光打电话,周光跑进来。

  “狱长,我看到了,那是什么?”

  那水泡在月光下,闪出来五色的色彩来,我的汗下来了。

  那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我让周光下去看。

  周光下去看了,带着一个狱卒,他十几分钟上来了。

  “狱长,那没错,是水泡,从地下钻出来的,然后就碎裂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地下会钻出来这种东西。

  天亮了,周光找来人,在操场上,已经被画了无数个圈,画圈的地方,就是那水泡钻出来的地方。

  周光让人挖,然而,却一无所获。

  我不知道其它的人遇到这种情况没有。

  周光上来了。

  “狱长,没挖出来什么。”

  “弄好,跟原来一样,不要挖了。”

  我想,也许操场的地下就是空的,或者说有什么地下室一类的,我只是这样判断着,但是具体是怎么个情况,我想,先再观察几天,不过就是水气泡,并不一定有什么危险。

  夜里,水气泡没有再出来。

  一连几天,第五天的时候,我站在窗户前看着,也许只是一种自然的现象罢了。

  可就是在我这么想的时候,就出现问题了。

  操场,突然一个大火球子滚动着,依然是篮球那么大小,绕着操场转了一圈儿之后,就在东墙角的那个位置消失了。

  我差点没下尿了,腿都软了,这是什么?邪恶,太邪恶了。

  我想,不只是我一个人看到了,周光进来了。

  “狱长,那是什么?”

  “我不知道,不要动,明天再看看。”

  第二天夜里,依然是,那个火球子又转了一圈儿,又在同一个位置下去了,那儿我看了,只是平地,并没有什么洞之类的。

  “周光,找人问问,看看有人明白没有。”

  在这个一千多人的典狱里,人是杂七杂八的,卖浆的,引水的,贩驴的,倒金的,无所不能,无所不有。

  周光找到了一个犯人,说是明白。

  这个犯人进来了,都六十多岁了。

  “怎么进来的?”

  “伤人了。”

  我看着这个犯人,看着很有文化的样子,怎么可能伤人呢?我没有再多问,犯罪,有的时候并不是特定某种人,人就是野兽,有文化的,就是有文化的野兽,野性有克制的更好一些罢了。

  “火球子你也看到了?”

  犯人点头。

  “有办法吗?”

  “有办法,今天晚上,等它再出来的时候,我自然就会有办法,不过……”

  这个老头子胆子真大,敢跟我谈条件。

  我看了一眼周光,他要动手。

  “狱长,副狱长,听我说,就这件事,没有我,肯定会出大的问题,而且,我相信,你们会揭开一个真相,或者说,您的妹妹也会被找到。”

  这话确实是够谈条件的资格,这东西我是害怕的,弄不明白的。

  “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

  周光问。

  “具体现在不知道,到时候就会知道了。”

  这个老头子吊着我们,没有说。

  “你说,事情完事怎么样?”

  “放我回去,我是伤人了,但是,我已经在这里可了七年了,这七年我也应该是还清了这债了。”

  我年了一眼周光,周光立刻拿起电话,给档案室打电话,问了一下情况。

  “狱长,只是抽了人家一个嘴巴子,牙抽掉了。”

  我愣了一下,这人怎么弄进来的?而且还是判刑十二年,看来是打的人,也是有能力的。

  “好,我放了你。”

  当天夜里,我站在窗户那儿,老头子和周光站在楼角那儿等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