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的冬季慢慢的来了,似乎一切都平稳了,但是我知道,事情还是存在着的,媚媚也是一直没有消息。

  采尸人进来已经一个多月了,没有一点消息,但是,他们也没有出什么事情。

  周光和我都焦急的等待着,事情随时就会有变化。

  第一场雪,让典狱一片雪白,似乎这个时候,典狱才是最干净的。

  采尸人终于有消息了,他们发现了脚印,说是一个女人的脚印,我激灵一下,在典狱里,没有女人,只有男人。

  我知道,那应该是媚媚的,我激灵,一下高儿站起来。

  “走,过去看看。”

  “狱长,我希望,我们就像正常的去查牢一样,不要有任何的不一样。”

  我点头。

  “等下,我抽只烟,控制一下情绪。”

  如果有媚媚的脚印,那么来说,媚媚没有死。

  我和周光进牢房,向平时一样,看着,查问着,然后就到了后院,那是牢房中的一个后院,有一片菜地,有二百多米平的样子。

  采尸人汇报,就是在这个后院发现的脚印,一排,顺着大墙跟,往仓库那边去了,那应该是仓库的后面,而不是前面,前面的门儿,是在操场上,而不是从这儿进来。

  我和周光看着,犯人靠墙,面对着墙,站成一排,在这儿住的犯人,都是有点关系的,这属于一个小院的牢房,相对的自由不少。

  周光看着大墙跟地边,脚印不存在了,被扫把拖了,仓库的后面,一直拖到这儿,只有扫把的印儿。

  我看了一眼周光,他冲我使了一个眼色。

  我没有说什么,转身和周光回了办公室。

  “他们没有发现采尸人的存在,但是,他们有人知道脚印的存在,而把脚印给扫掉了,看来他们的不在少数,在那个后院的牢房里也有这样的人。”

  “如果是女人的脚印,那绝对是媚媚的,因为在这里没有女人。”

  “对,我也是这么分析的,现在我们还是不动声色,等着,等着采尸人的消息。”

  脚印的出现,让我精神大为好转,我也相信,那是媚媚的脚印。

  一直等到了年关将近,又传来了消息。

  这个消息让我和周光都十分的吃惊,隐人就在这些犯人之中,其中的一个人就是。

  那么被我用枪打伤的这个人,会是那个隐人吗?

  当夜,紧急集合,所有的犯人都在操场上,狱卒拿着枪,站成四排,把犯人围在中间。

  这次的检查,是按照片对比检查。

  我坐在椅子上看着,我想,如果隐人在这儿,冒名顶替,那么就会被发现,我也想过,也许这个犯人,把某一个犯人杀掉,然后顶这个这个犯人的名字,而隐藏在犯人中间。

  天快亮了,检查的结果是,一切正常,这时候一个狱卒看了一眼周光,周光是一个聪明的。

  “好了,大家回牢房,准备一下,出早操。”

  周光和我回了办公室,然后让人把那个狱卒叫来。

  狱卒进来了,站在一边。

  “怎么回事?”

  “典狱长,副典狱长,我发现叫邰小锋的这个犯人有问题。”

  “什么问题?”

  “这个叫邰小锋的犯人,跟邰小锋长得不一样。”

  我一愣,周光把眉头锁了一下,然后站起来,走到那个狱卒身边,瞪着他看了半天。

  “过来坐下。”

  “不敢。”

  “坐下。”

  狱卒坐下。

  “你说。”

  “其实,我认识邰小锋,邰小锋是我的关系,是我的邻居,从小一起玩到大。”

  狱卒说这事很紧张。

  “没事,接着说。”

  “后来,邰小锋因为一件事,跟我闹得不痛快,我就没有再理他,这一晃就是近两年,今天我检查,正好是查到他,我看他第一眼的时候,就发现不太对劲儿,总是感觉他是另一个人,而不是邰小锋。”

  “周光,典狱里还有叫邰小锋的吗?”

  “没有。”

  “你在这儿呆着,不要出去。”

  周光对狱卒说,然后出去了。

  十几分钟后,邰小锋被带进来,那个狱卒一下站起来了,脸色苍白。

  周光一下就把枪掏出来了,顶到了邰小锋的脑袋上。

  邰小锋似乎并不那么害怕。

  “怎么回事?”

  “他,他,他是邰小锋。”

  狱卒紧张到了极点,显然,他检查看到的那个犯人,并不是这个眼前的邰小锋。

  “周光,把人带到审讯室。”

  他们出去后,我告诉这个狱卒,跟我走。

  我把这个狱卒带进了一个房间,其实,那是我的一个秘室,只有周光知道,此刻我不得不动用它。

  “你就在这儿好好的呆着,千万别出来,我会来的。”

  狱卒也是紧张到了极点,孙力的死,林松的死,多少都会有传闻。

  我到了审讯室,周光已经在审问了。

  “你是邰小锋,另一个邰小锋呢?”

  “你们说什么我不懂。”

  我知道会是这样结果的。

  “动刑。”

  我急于知道结果,这样媚媚的危险就会减少。

  在典狱里,各种刑罚达到一百多种,种种残酷,各行有各行的行刑的狱卒,很专业。

  周光打电话,叫来了狱卒。

  这个狱卒进来,我就知道,这种刑罚,没有人能挺过去,看来周光比我还急。

  这种刑罚叫噬内。

  一根管子,管子的另一头有着无数的小眼,把管子插进食道,到达胃部,或者某一个部位,停下,然后从管子倒进一种小虫子,这种小虫子是特殊培养也来的,大小米粒一样,小虫子进去后,就从管子下面的小孔,把长长的钳子伸出小孔,疯狂的吞噬着你身体里的肉。

  $}看{?正b版G章节◇上酷*匠EF网

  这种刑罚,犯人都知道,没有人挺过这种折磨。

  邰小锋的汗在冒着,狱卒把管子插进去,就是这种痛苦都让人受不了。

  “如果你想说了,就不停的动手指头。”

  狱卒说话的声音是变态的,怪怪的,他很快乐。

  我坐在一边看着都冒汗了。

  周光戴着墨镜,显然是不想看到太多的东西。

  我点上烟,抽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