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典狱黑暗的仓库

  库管带着周光,他在要路上想出来办法。

  周光十多分钟后回来了,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狱长,他在说谎,人我关小号里了,回头处理。”

  “那是什么人换的锁?”

  “这个他不肯说,他说说了也是死,不说也是死,反正是一死。”

  我锁了一下眉头。

  “砸开。”

  仓库的门被砸开了。

  里面并没有我想得那样,全是灰尖,而是很干净,看来是总有人在这里面住。

  周光带着人先进去的,二十多分钟后,出来了。

  “狱长,可以进去了。”

  我的枪就在腰上,事实上,我也紧张,这个人也许就在仓库里,没有查到,这个仓库很大,杂物太多。

  我进去,慢慢的往里走,周光一直在我的左侧上位,举着枪。

  有一个吊灯,旁边有一张床,铺是卷起来的,看来是有人住,而且可以肯定,总在这儿住,隐人,我冷笑了一下。

  “周光,把这里的东西都清理出去,拿到外面烧掉。”

  我出去,坐在椅子上,东西搬出来,已经是中午了,倒上油,烧掉。

  再进仓库,一无所有,我四处的看着,什么都没有发现。

  “周光,派几个人守在这里。”

  我知道,除了这个地方,其它的地方几乎没有可能再藏人。

  我回到办公室,其实,我的火气已经很大了,那血滴虽然只有两滴,但是可以肯定,这个人跑进了仓库,竟然没有翻到,那么他需要治伤。

  “周光,控制住药品,现在犯人有病,一律看着把药吃掉,犹豫是消炎一类的药品。”

  整个典狱此刻已经是非常紧张的时候了。

  我又做梦了,又是那个梦,大墙,又是大墙,我把周光叫来了,跟着我一起去了大墙,我以为又能看到阿林山码,这次并没有,那么让我到这儿来干什么呢?

  这个梦是怎么让我梦到的呢?或者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我摇头。

  回到办公室,坐在办公室,点上烟,周光出去了,我感觉到浑身疲惫。

  周光早晨进来,我在沙发上睡着了。

  “狱长,你看这个。”

  周光把一个东西摆到了桌子上,我激灵一下。

  那上媚媚的项链,是玉的,那是最好的玉,软玉,媚媚从小就戴着。

  我站起来,拿着项链。

  “是媚媚的。”

  “在我办公室的门上挂着。”

  我看了一眼周光,这个意思是说,媚媚还活着,其实,我根本就不指望着媚媚还活着。

  “看来媚媚还是在典狱里,可是在什么位置呢?”

  我也不知道了。

  “把林松叫来。”

  林松进来了。

  “林松,你知道这个典狱有二十一年多了,有没有什么暗道,地下室一类的建筑?”

  “没有,这个我可以肯定,或者有,我不知道。”

  我一听,就来火了。

  “你干TMD的什么吃的?给我查。”

  林松的汗下来了,他找了孙力,还有毒人,彻底的调查,都说不知道。

  这个隐人是怎么藏在典狱里的,媚媚又会在什么地方呢?

  我几乎是要发疯了。

  林松下午进来说,孙力要见我。

  我翻了一眼林松,让他来。

  “他说到牢房。”

  孙力因为在典狱呆了二十一年,已经有了一定的势力,是牢头一类的人物了。

  “**。”

  ZE最,N新《章节☆(上:_酷y;匠t网

  我骂了一句。

  我进牢房,这是孙力一个人住的牢房,进去了,孙力竟然坐在那儿没动,林松上去就是一个大嘴巴子。

  “你找死呀?”

  孙力冷笑了一下。

  “我单独跟典狱长谈。”

  我看了一眼林松。

  “老林,在外面等我。““狱长……”

  “没事。”

  我坐下,孙力说。

  “我要喝酒,吃菜。”

  我想,这是孙力要跟我说什么重要的东西。

  让人拿来酒菜,坐下喝酒。

  我是耐着性子,没有一个犯人敢跟我这样,就是对周光也没有人敢,如果要是没有媚媚的,诅咒,隐人,孙力恐怕早就被扒了皮了。

  “典狱长,谢谢你给我这个面子,今天我也跟你聊天知心的话儿。”

  “老孙,我没有放你,因为还有一些事情,我需要你的帮忙,这事过去,我就放了你。”

  “我明白,你的妹妹没有了,当然会这样了,我能理解,就总的来说,你来典狱,当这个狱长,人还是不错,别看你发明了刑罚,那也是身不由己,我理解,你来了,我们的日子比以前好过多了。”

  我不说话,看着孙力。

  “喝一杯。”

  孙力跟我碰杯,我依然不说话。

  “老黄,我知道你不高兴,跟一个犯人喝酒,掉了你的身份,但是今天这酒,你一定要跟我喝。”

  孙力到底是什么打算,什么想法,我不知道。

  他叫我老黄,虽然我只有二十多岁,显然这也是一种尊称吧!在这儿没有人敢,没有一个人敢这么叫,这也是我第一次听到老黄。

  “老黄,今天我可以解释你一些你想知道的问题,当然,我并不是全知道,至少我可以知道一部分。”

  “谢谢你老孙,你说完,我立刻就放你出去。”

  老孙似乎对自由失去了一种向往一样,也许在这儿年头久了,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人就会有一种依赖了,他在这儿是一个牢头,说实话,不缺吃不缺喝的。

  “首先是隐人,这个隐人就在犯人中间,某一个犯人就是隐人。”

  “谁?”

  “我只能说到这儿,再说媚媚,她还活着,就在典狱里。”

  “在什么地方?”

  “我只能说到这儿。”

  我真想一枪就打花了他的脸,但是我得忍受着。

  “再说阿林山码,那是诅咒,没有错,典狱有一个人懂,而且会做诅咒,就是用这个阿林山码。”

  “谁?”

  “我只能说到这儿。”

  我锁着眉头,这个老孙头知道的真多,肯定是还知道很多。

  “老孙,你这就不够意思了,知道就说,我们是朋友。”

  “哈哈哈……我老孙朋友很多,但是从来没有这么大官的朋友,今天我高兴,谢谢老黄。”

  孙力把酒干了,又倒上了。

  “今天这酒,恐怕就是为我送行的酒了。”

  孙力的话让我一惊,我心想,今天你不说,我就让你死在这儿,他看透了我的心思了吗?

  此刻,我都怀疑,这个孙力就是那个隐人,那个会阿林山码的人,那个把媚媚藏起来的人,我谁都怀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