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我醒了,进了客厅坐下,看着妹妹黄媚的照片,我火就上来了,这个周光,你说你带她去什么地方不好,非得进牢房,这回可好了。

  我实是在睡不着,坐立不安的,去了典狱。

  办公室里,他站在窗户那儿看着,这个典狱挺大的,但是想找一个人,并没有那么难,就那么多地方,可是就是找不到,媚媚就这样的失踪了,在典狱里。

  我想,应该是那个诅咒,那日记上写的到底是什么呢?

  有阿林山字码,有其它的文字,这是一种解释,关于诅咒的解释,可是认识字的那个人已经死了。

  周光进来了。

  “你还没睡?”

  我问了一句。

  “我的责任,找不到我怎么睡得着呢?”

  “你天亮之后,找仡佬族的人,不管什么方法,一定再找到,把这本日记弄明白。”

  “我已经派人去找了。”

  周光坐在沙发上,低着头,他就是想不明白,黄媚会去什么地方呢?藏在某一个地方了吗?

  周光睡着了,在沙发上,我把衣服给周光盖上了,这个小伙子确实是不错,只是在这个地方生活,跟魔窟一样的典狱。

  我来了之后,看到这里的情况,也是有后悔之意。

  周光醒了,我已经在监狱里面了,我绕着大墙转着,希望再发现点什么,但是什么都没有。

  上午十点多,找到了一个仡佬族的人,说懂得仡佬族的文字。

  我们在办公室里,那个仡佬族的人看着日记,不时的锁一下眉头,看来是看明白了。

  我最担心的就是,这个人也会死,他担心的诅咒。

  这个人并没有死,放下日记,摇了一下头说。

  “我看不明白。”

  分明就是看明白了,竟然说看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你看明白了。”

  那个仡佬族的人沉默了,半晌才说。

  “我确实是看明白了,这是一个解释阿林山字码诅咒的一本日记,一共是十三个诅咒,全写在上面了。但是不能说,说了我就会死。”

  周光站起来说。

  “你可以写。”

  “就是不能透露出去。”

  我看了一眼周光,周光说。

  “那你可以走了,我送你出去。”

  周光并没有把这个人带出典狱,而是带进了牢房里,关在了一间牢房里,告诉狱卒,看守好。

  /酷》匠网唯Z?一¤$正Y版(,0@其1m他9都是盗版O

  周光再回办公室,我说。

  “不管用什么办法,给我弄出来,十三个诅咒,太可怕了,在这个典狱里,死典狱长,我想这个就是一个诅咒,看看还有什么诅咒。”

  “我担心他是不会说出来的,说出来就会死。”

  “你是干什么吃的?”

  我有点恼火。

  “我想这诅咒应该是某一个人会的,懂得,这个仡佬族看不懂阿林山字码,但是能看懂日记中写的解释的字,我昨天查了一下资料,在典狱最早的时候,有一个犯人关在了天字号,就是西侧的那个牢房时,那是一间水牢,现在不用了,那个人死在那儿,记录上说,没有人敢接受,不是送饭,都是在上面吊下去,说靠近的人就会生毒疮,慢慢的死掉,这是记录上记录的,真的假的不知道,我想是不是那儿有什么问题?”

  “那就过去看看。”

  “我想,我还是先派狱卒过去看看,如果没事我们再进去。”

  周光派狱卒过去看,狱卒进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周光的汗都下来了,那间水牢在地下室,那道门已经很久没有打过了,没有想到,记录中的事情,竟然是真的事情。

  周光跟我说了,我也是目瞪口呆,过去这么多年了,怎么还发生这样的事情,也许周光说得对。

  我和周光进牢房,看那个仡佬族的人,他害怕,紧张,恐慌,我看得出来。

  “你说了,或者是写出来,我就放你出去,你还能拿到一笔钱。”

  他不说话,紧闭着嘴。

  “周光,你看这张脸,真有特点,我喜欢。“我站在这个人的面前,他恐怖,害怕,紧张,那种表情我是见得多了,这是人的正常反应,在监狱里,是可怕的。

  “这张脸真不错,沧桑,我喜欢这种感觉。”

  我说完,看着周光。

  周光知道我的意思,每当我这样说的时候,他就懂。

  我有一个嗜好,或者是怪僻,这个也不是生来就有的,而是来到监狱的第二年,这让我摆脱不了。

  我发明了扒脸,确实也是让我矛盾了一面时间,痛苦了一段时间。

  我收到第一张脸的时候,让我吐了两天,那个扒人的狱卒,专门就干这事,有两个人,他扒下来的第一张脸,放到盘子里,盖上黑布,给我端来了。

  我当时心里是十分的恐慌,但是我装着镇定。

  黑布打开了,我激灵一下,尽管经过处理了,很干净,但是我还是被吓得一激灵。我摆手,让他拿走。

  他说这是好东西,然后转身走了。

  我吐了一地,恶心,就这事,几天我都没有吃下去饭。

  但是,我奇怪的是,那个狱卒说这是好东西,什么好东西?一张扒下来的脸皮,会是什么好东西?

  我问周光,我的助理,他告诉我了。

  “古代有人皮灯笼,人皮书,那是难得一见的东西,狱卒说是好东西,大概指的是这个吧!”

  周光走后,我坐在那儿发呆,这也太让我接受不了的。

  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对这张已经处理过的脸皮,就有了兴趣,我再去那个房间里去看那张脸皮的时候,竟然没有再吐,反正有一种欲摆不能的感觉。

  那天,我就琢磨着,我要用脸皮干什么。

  在这个典狱里,有一个规矩,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就是每一任典狱长,都要给自己备一个棺材,一个意思是升棺发财,一个意思是镇邪避恶。

  最初我是不喜欢的,周光还是找了最好的棺匠,给我打了棺材,那棺材很漂亮,高棺厚板,是北方最好的红木打出来的,随着时间,那红木越发的暗红,而且在棺两侧,还雕刻着两幅图案,一个是阎王,一个是判官,这个意思,不说自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