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我就是没有想到,这次却出事了。

  这次黄媚没有让周光带着上街去玩,而是让他带着进牢房,他从来没有带着她进过牢房,因为是男犯监狱,怕出事,可是黄媚就是磨他,他受不了,就同意了。

  “记住了,千万不能跟狱长说,不然我就要滚笼子了。”

  滚笼子是一种刑罚,人钻到笼子里,把笼子封死之后,扔到一个坑里,坑里点上火,人滚来滚去的。

  周光带着黄媚进了牢房,谁知道,这便是不归之路。

  周光绝对想不到会出事,不然打死他也不会带着黄媚进牢房的,这牢房他进来过不下千次了,没有想到竟然会出事。

  周光走在前面,黄媚走在后面,这个位置正是犯人洗澡的一个浴室,很大,很空,浴室有一个房间,很小的,做什么的周光也不知道,反正来的时候,就在那儿,里面摆着一个铁箱子,一米五高的样子,似乎从来没有打开过,生着锈。

  周光虽然进监狱,但是很少进牢房,他觉得牢房不干净,也不吉利。

  周光回头的时候,发现黄媚不见了,他愣了一下,这是回廊式的监狱,有可能是黄媚跟他开玩笑。

  他叫了几声。

  “媚媚,媚媚,媚媚……你不出来我可走了,这儿可闹鬼。”

  黄媚依然没有出来,他往回走,拐过转角,没有看到黄媚,他有点慌了,跑起来,几圈了,依然没有看到黄媚,他进了洗浴间,也没有看到黄媚,这里没有地方可去的。

  他跑出去,问守卫,看到黄媚没有,他们都摇头,说黄媚没有出来。

  “马上叫人,叫人,所有的人,给我找。”

  狱卒进来,开始找,没有找到,这不可能,这里所有的地方都找了,没有,上百的狱卒都在找,竟然没有找到,他有点慒了。

  ke更^?新最s快…A上m酷匠O网_“

  周光是真的傻了眼了,把黄媚给弄丢了,那可不是滚笼子的事情了,弄不好就是蛇坑,那里养着上千条的毒蛇。

  他不得不跟我汇报了,我听到这个消失,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冷汗是一个劲儿的冒,然后就跳起来,把桌子上的杯扔到了周光的身上。

  “你就是头猪,还不快点给我找人。”

  我进了牢房,四处的找,真的就没有找到,我知道,这儿找不到,那是黄媚出去了,可是守卫是一直盯着门的,牢房的门是四道的,道道有守卫,如果出去,他们是能看到的,从大墙跑?那更不可能了,没有一个犯人可以从大墙上跳脱掉的,何况还有狱卒在岗楼上。

  岗楼上的狱卒也没有发现什么情况。

  我这回是傻了眼,出了牢房,站在典狱的院子里。

  “难道阿林山诅咒开始了吗?我在大墙上抄下来的阿林山码是一个诅咒吗?”

  我感觉到腿软,晃了几下,周光一下扶住了。

  “对不起……”

  我摆了一下手说。

  “没事,跟你没有关系,找人吧!”

  三天过去了,黄媚没有回家,在典狱里也没有找到,真是奇怪得在命了。

  我就认定了,那是一个诅咒,诅咒开始了。

  我问了林松,关于前几任典狱长死的情况,似乎情况都不太一样,诅咒大概也是不一样的。

  这个可恨的阿林山诅咒。

  这个时候的周光,在牢房的浴室里,他这些天来,一天就在牢房里,他相信,黄媚就在牢房里,他爱着黄媚,也知道我的意思。

  他觉得问题应该是出现在浴室里,因为黄媚就是藏起来,也没有其它的地方可藏。

  他注意到了那个箱子,铁箱子,锁着。

  “叫人来,搬出去。”

  铁箱子很重,搬到了院子里。

  “砸开。”

  周光已经要疯了。

  铁箱子砸开了,周光一愣,他以为里面会有很多的东西,没有,只有一个盒子,用塑料封着,显然是怕受潮了,什么东西?

  周光把盒子拿出来,把塑料拆开,竟然还用蜡封着,看来是一件很重要的东西,这东西放在那儿多久了?谁放的?不知道,林松也不知道,摇头,他只知道,那箱子一直就在那儿,这点他是肯定的。

  周光刚要把盒子打开,我就过来了。

  “到我办公室。”

  周光抱着盒子到了办公室。

  这一切我都在办公室的窗户那儿看到了。

  盒子放到桌子上。

  “把林松也叫来。”

  林松来了,我问了问,他也不知道情况。

  “那就把盒子打开。

  盒子上面有一把小锁,周光一扭就开了。

  盒子打开了,他们都愣住了,是一个日记本。

  除了这日记本什么都没有,我没动,诅咒让我感觉到了害怕,这东西竟然在那里放了那么多年,竟然没有人想着打开看看。

  林松把日记拿出来,打开了,上面是一些文字,文字中偶尔会有阿林山码出现。

  “应该是阿林山码的应用,可是这些字我不认识。”

  我接过去看,那些字真的不认识,是什么字呢?

  周光看了半天说。

  “这是仡佬族最古老的文字,懂得人应该是很少了。”

  周光知道这些字是仡佬族的,那是他爷爷曾经弄过来一本这样的书,但是不认识那些字。

  “给我找,能懂的。”

  我一直没有回家,我的母亲知道这事了,天天就是哭,她不敢去典狱,我从来不让她去。

  周光回家找爷爷,他爷爷不懂这些字,但是告诉他,在城北,有一家是仡佬族。

  周光找到了这家人,七口之家,最老的老爷子九十八岁了,他问了一下,老爷子表示懂得。

  周光知道,也许看懂了那日记,黄媚就会出现了,找到黄媚,就没有事情了。

  周光把老爷子带到了典狱,进了办公室,老爷子坐在椅子上,看着日记。

  他点头。

  “我能看懂。”

  老爷子说完这话,竟然头一低,不动了。

  我心一惊,周光过去碰了一下,老爷子倒下了。

  “死了。”

  我大惊失色,到是不是怎么给家属交待的问题,那是诅咒吗?看懂了就死了?还是瓜熟蒂落了呢?

  “叫狱医来。”

  检查,没有查出来死亡的原因,看来是诅咒,是。

  我认定了。

  “你和林松把这事处理好。”

  我到这个时候才回家,我知道,也许一切都不可挽回了,从我抄了那个阿林山码开始,我后悔来典狱,没有听人劝说。

  我到家,母亲还在哭。

  “好了,别哭了,没事,能找到,能找到……”

  我说这话都没有底气,我太累了,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