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1033牢房床上的尸骨

  我和副典狱长进了牢房,那个一直锁着的牢房,就在西北角那儿。

  我走到那儿停下来,看着门。

  “打开。”

  副典狱长一激灵。

  “典狱长,这个,这个钥匙找不到。”

  “砸开。”

  “这个,这个最好不要打开,说是闹鬼,我确实也是,半夜来的时候,能听到这里面有哭声,有叫声,惨叫声……”

  我瞪了副典狱长一眼,副典狱长没敢再多说话,让跟在后面的狱卒,找锤子把门锁砸开。

  “典狱长,这个门听说有十年没有打开过了,是不是……”

  “废话,你害怕吗?”

  副典狱长摇头,他是害怕,但是不能说。

  门被砸开了,狱卒站在一边,不开门。

  “把门打开。”

  他们都不动,我发火了,一个狱卒才把铁门拉开。

  更●》新最:G快上+)酷$匠Oy网k

  我心里也紧张,但是,还是走到了门口,可以看到里面,一张床,一张桌子,一把椅子,还有沙发,柜子,桌子上摆着一个本子,笔放在一边,没有盖上帽儿。

  我细看的时候,看到那被子是铺开的,似乎里面睡着一个人。

  我看了一眼副典狱长,这货已经吓得腿都在哆嗦了。

  “熊货。”

  我走进去,立刻就感觉到了冷气,比外面还冷,不禁的打了一个哆嗦。

  我走到桌子那儿,看了一眼,当时就呆住了,那上面竟然是在大墙上看到的阿林山字码,全是,我没动,心里吃惊,这个码儿在这儿出现了,看来我是找对地方了。

  我没动那个本子,走到床上,我确定了,被子下面应该是睡着一个人。

  “你们进来。”

  副典长和狱卒进来,站在门口,就不往里走了。

  “过来,把被子掀开。”

  我此刻也感觉到了紧张,往后退了两步,把位置让出来,副典狱长,看了两个狱卒一眼,一个狱卒慢慢的走过去,腿在抖着。

  被是一点一点被掀开的,整个人都蒙在里面,连头,被子被掀开了,露出来的是头,头颅骨,那个狱卒大叫一声,就跳到了一边,我也是吓了一跳,没有想到,果然是人,死了多久?这个地方十年没有打开过,这个人已经变成了尸骨。

  我走过去,把被子拉到了脚下,他愣住了,这个人的双腿没有了,看骨头的位置,应该是了刑罚,把腿给心里砍掉了,我摇了摇头。

  “十年前的档案还有吗?”

  “一般只保留五年,不会有了。”

  我出来。

  “找把锁头,把门锁上,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准进这个房间。”

  我背着手回了办公室。

  我琢磨着,阿林山字码会在那儿出现,那么那个死去的人会是谁呢?这个牢房十年没有打开过,我是相信的,那被子,桌子上,那灰的厚度就知道有多久了。

  我闭上眼睛,想着这阿林山字吗,副典狱长进来了。

  “典狱长,有一个人应该知道这个事情,就是老林头,典狱在的时候,他就在。”

  老林头我知道,林松,是最老的人,牢头,管着牢房,权力不小。

  “把他叫来。”

  林松来了,站在一边。

  “过来做,我们聊聊,随便的,不要紧张,你出去吧!”

  我说完,把烟给老林扔过去。老林没坐,也没有去拿烟,在这儿谁都怕我。

  可以看也来林松很紧张,都知道,我没事是不会叫人到他办公室的,如果叫了,多半不会是好事。

  林松不知道自己会犯什么错误,在典狱呆着的人都知道,在典狱就像在刀尖上舔血一样,很危险的。

  “老林,你不用紧张,你是典狱最老的人了,我有点事问你,就是那个1033号牢房,那个人是谁?”

  林松一哆嗦,我看在了眼里,看来老林是真的知道这件事。

  林松说话很小心,在这儿,我就是法律。

  “1033号牢房是十年前的一个典狱长。”

  我一愣,典狱长?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典狱长。

  “怎么死的?”

  “这个……”

  “好了,晚上我请你出去喝酒,五点。”

  林松出去了,我琢磨着,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我想不出来,典狱长被人砍掉了腿,活生生的就扔在那儿死了?那被里有血迹,虽然经过十年了,也能看出来,那是大量的血迹。

  晚上,五点,我开着车到门口,林松已经等在那儿了,他上了车,我没有说话,开着车奔了一家馆子去了。

  我这个地方是没有人不认识的。

  我们进了包间里,菜就往上端,我总来这家馆子,知道我爱吃六个菜,从来没有变过样儿。

  酒上来,林松给我倒上,然后给自己倒上。

  我们喝酒。

  “林松你不用紧张,把知道的告诉我就行了。”

  林松能不紧张吗?他知道我的手段。

  “狱长,那个人叫任生,当年出这事的时候,是一个副典狱长陷害的,任生有一个妹妹,相当的漂亮,我看到过,确实是漂亮,副典狱长就看上了,任生的妹妹任小花十八岁,副典狱长姓刘,刘民,一个资本家的儿子,他跟任生提亲,但是遭到了拒绝,因为任生和公署的郭副市长关系是相当的好,他是想和郭副市长的儿子联姻,所以没有答应,但是这样就留下了祸根。他不知道,他不知道刘民家的复杂关系,刘民家跟当时的伪公署的市长那关系就不用说了。”

  “喝酒,慢慢聊。”

  我举起杯来,我知道这些事情,但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复杂。

  “而且,任生挡了刘民的升官之路,那天,刘民就设了一计,让犯人逃跑,一共跑了十六个犯人,都是重犯,这一下惹恼了上面,刘民当天半夜,就把在办公室里的任生弄到了1033牢房,砍掉了腿,扔在那儿,把门封上,汇报说,任生逃跑了,任生死没过七天,任小花来收拾父亲的东西,她不知道父亲已经死了,就是在当口,已经是典狱长的刘生就把任小花带进了牢房,任小花看到了父亲的尸体,就晕过去了,醒来的时候,一切都发生了,任小花当时就撞死在了1033牢房。”

  我听到这儿,心想,这个刘民是真够狠的了,竟然下得去这个手。

  “随后,任小花的尸体就放进了床下面,你可能没有发现。”

  我听到这儿,差点没TMD的把杯子扔了,床有床单子挡着下面,真的没有看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6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