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中国最早的一座典狱,辽塔下的一座典狱。

  典狱长,就是我。站在监狱的高墙下,青砖的高墙下,我发现字码是在三天前。我在这儿当典狱长已经三年了,今天才发现这个字码,就刻在墙上。

  我是不断的做梦,才来到这面位于北面,蒿草过顶的监狱北墙下,这是枪毙人的地方。都说怨气大,所以没有人来,我做为一狱之长更不可能来了。可是梦不断,就是那样梦,让我来到这儿,才发现了这些字码。这些字码我完全不认识,那是一种奇怪的字码,我解释不清楚。

  回到办公室已经是半夜了,梦里告诉我,要我夜里去,我就去了,这个奇怪的梦竟然真的就给我了一个惊吓,那是什么字码?

  我点上烟。来典狱之前,就听说过,典狱是一个邪恶的地方,传说也是种种。就是闹鬼这件事,我也听了无数个版本,但是我从来不相信,世间有鬼。

  我站在窗户前抽烟,突然,一张脸就贴到了窗户上。这是二楼,虽然不高,也没有可能一个人把脸贴到窗户上,我惊得倒退了几步,那张脸压在窗户的玻璃上,变了形,看不出来是谁的脸。

  这张脸不过就是瞬间的事,几秒钟,我定魂之后,推开窗户看,没有梯子之类的,就是速度再快,也没有可能,更何况,这是典狱,大墙高五米多,电网,没有外人可能进来。

  对于发生的这些奇怪的事情,我无法解释,此刻我相信了,关于典狱的种种传说,有可能是真的。

  我家世背景很深,父亲有钱,而且盘根错节的,让我当上了典狱长,当上典狱长的时候,我只有二十二岁,这绝对是一件轰动的事件。

  在这个地方,我也是手里命无数,我也是不想沾上血,可是来到这儿,也许是身不由己,或者说,这个地方的一切传染了我。

  我想想,不禁哆嗦了一下。

  我睡下的时候,已经是下半夜两点了,不过就一个多小时,我被惊醒,又是那个梦,让我去监狱的北墙下。

  我惊醒后,就起来了,那些字码我看过了,深深的刻在墙上,来了三年,竟然没有人提过,那会是什么字码呢?

  我再次去了北墙那儿,在大墙的灯光下,那些字码清晰的就在墙上,我摇头,站了二十分钟后,就往回走。然而,就在我要走出这片蒿草的时候,听到了声音,咳嗽的声音,我站住了,回头看,什么都没有。

  我有点慌了,回到办公室,我掏烟,竟然发现,烟没有了,我想,也许是掉了,在抽屉里拿出烟来,可是打火机竟然也没有了,那是我最喜欢的,是我妹妹黄媚给买的,那种刻着一个男人图案的油打火机,是英国产的,我挺看重的,放到里怀,然而也没有了,我知道,这是不可能丢的,我清楚的记得,出去的时候就放在怀里,我的记性非常好,知道没有记错,发现这样的事情,让我知道,恐怕以后诡异的事情就要出现了。

  我不相信是丢了,把衣服脱下来翻,没有找到打火机,竟然在里怀里兜里翻出来一块东西,泛着白,我看了半天,突然就大叫一声,把东西扔出去,东西打到玻璃上,又落到地上,我认识,那是手指骨,是手指骨,没有错,因为我很熟悉。

  在典狱里有一个刑罚,断指,对于犯了错误人犯人,就用孔剪,把犯人的手指剪掉。

  孔剪,中间有一个孔,两边是压手,手指头伸进去,两边的压手一压,手指头就断掉,当然,这不是我发明的,在这儿,刑罚达上百种,种种残酷无形,这都是以前留下来的。

  当然,我在这儿三年,也发明了三种残酷的刑罚,最初,也是想让别人知道,我也是聪明的人,不希望有人用上,但是,我只是这么想,发明之后,几乎三天两头的,就会有犯人在我的发明之下,残废,丧命。

  最残酷的一种刑罚就是扒脸,这是我发明的。

  扒了多少犯人的脸,我都不记得了,我不想这样,可是下面的人,觉得我发明了,不用,似乎就是对我的不尊重,我也不好说什么,发明了,就是要用的,我感觉到自己把自己玩了,可是没办法,已然这样了。

  ¤m最新\V章节\上酷匠网

  我觉得自己会有报应,三年来都很平安的度过了,没有想到,三年过后,真的就来了,我最担心的事情就发生了。

  字码,玻璃上的脸,那无形的脸。

  天亮了,我起来,这又是新的一天。

  但是,意义却完全不同了,我可以感觉得到,三年来的那种安稳,都过去了,诡异的事情应该开始发生了。

  典狱死了三个典狱长,连着死,我是第四任,到底能不能坐住,我最初也是担心的。但是,三年来,我依然活着,我觉得我是可以压住邪气的人,可是现在看来,这邪气强大,恐怕是压不住了。

  现在最紧要的就是要把这些字码破解出来,把副典狱长叫来了。

  “那大墙上有字你知道吗?”

  “什么字?”

  看来是不知道,我把自己记来的字,递给了副典狱长,他看了,手就哆嗦起来。

  我就知道,这里面有事情了。

  “怎么回事?”

  “这个,这个,曾经出现过,就是上任典狱长死的前一个星期,然后就消失了,他死的时候说过,阿林山字码,大概是阿林山,这个音,不知道对不对,当时我也在场。”

  我的汗下来了,我来的时候,也听过一些传闻,什么字码的,我也没有在意,在这个典狱里传闻是实在太多了。

  这个阿林山字码又是什么字码呢?

  我不知道,没有听说过,就是副典狱长也没有听说过。

  我锁着眉头,感觉一切都是非常的奇怪。

  天亮了,我在床上睡了一会儿,一个多小时后起来了,我知道,在牢房里,有一个房间,是一直锁着的,说是闹鬼,有哭声,有笑声,反正是这样说的。

  我来这三年来,进牢房的次数是有限的,不超过五次,这儿的牢房是平房,是绕回式的,从这儿能绕一圈回来,牢房是一间挨着一间,铁门,有门牌号。

  这里阴气森森的,就是炎热的夏季你进来,瞬间就感到刺骨的阴风包裹上来,不禁的就会打一个哆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