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私房菜馆后,我背后几乎已经全是汗水了,到不是说我有多害怕,只是在面对那个娘们的时候,会有一种很强大的压迫感。

欧阳琴最后说的那句话我当然没有放在心上,将夜酒吧要开分店是谁也阻止不了的,既然那个店面没有了,那大不了我再找就是,我就不信她就这么神通广大,能真把我怎么样!

我跟孙苏寒开车来到罗湖东门,想看看这边有没有好的地址,这里的夜生活丝毫也不逊色于金华广场的,能在这里找到一间满意的店面那也足足了。

现在还是下午,我跟孙苏寒在一家百草园吃过饭后,然后两个人就不停的在这一块转来转去,可始终找不到一个满意的地方,要么就是太小,要么就是位置不够突出,要么就是人流量不够集中,总之,很难挑到满意的。

孙苏寒虽然看起来一直很平静,可我知道她肯定也是累了,跟着我转了一下午,何况还是个女孩子,能不累吗?

我看了下时间,已经快晚上六点了,这时候,夜生活也开始了,各处闪烁着的霓虹灯炫彩夺目,人流也变得越来越多。

罗湖的东门跟金华那可是有着“不夜城”的称号的!

“不找了,走,我带你玩去!”我拉着孙苏寒就往前面的一个游戏厅走去。

这个游戏厅很大,刚刚路过的时候里面人声鼎沸,其实我早想进去了,但碍于面子不好在孙苏寒面前开这个口,可这会我也实在是有点累了,所以也就管不了这么多了。

而孙苏寒只是脸色微红的任由我牵着,走进了游戏厅。

可是,刚进去我就被逼出来了,门口几位身材魁梧的大汉直接横档在我面前,个个都是一脸凶狠的盯着我。

这个门是游戏厅的后门,很少有人往这边进来的,我深知事情的不妙,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我拉着孙苏寒转身就跑。

但还是晚了,我刚转身,就看到同样几个大汉朝我这边慢慢走了过来。为首一个一米八几的大个子看到我之后,丢掉烟头,冷冷的望着我。

我脑袋迅速的转了一遍,似乎没得罪过谁,但现在这几个明显是在等着我的。

“朋友,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啊?”我看着这几个大块头,小心翼翼的问道。

“就是你了,不会错,你走不掉了。”我前面的那位一米八几的大块头说道。

到这时候我知道说再多也没用了,我转过头跟孙苏寒说道:“别害怕,你赶紧往人多的地方跑,快跑!”

可孙苏寒只是红着眼睛看着我,没有动。

要是哪个男的老子真想一巴掌扇过去了,课现在是孙苏寒,我没办法,几乎是哀求着她:“跑啊,快啊!”

她依旧咬着嘴唇,摇了摇头。

“你沙比啊,你赶紧跑,不跑我们两个都得死!”我破口大骂道。

不是是被吓到了还是怎么,孙苏寒这次倒是真的往旁边跑了,边跑边捂着嘴巴回头看着我这边。

所幸这些人没有追过去。

我想,他们针对的应该只是我而已。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肯定是欧阳琴派人来对付我的。

看到孙苏寒跑远之后,我一马当先的冲上去,一脚把我对面那个比较矮小的男人踢到在地,在他旁边那个还没反应过来之前,我抓住他的头发一拖,狠狠的顶到他膝盖。

这一招我以前打架经常用,已经到熟练生巧的地步了,可怜那位被我抓住头发的人被撞的鼻血猛流。

只是很快,后面冲上来的几个人,一棒子敲到我背上,把我搞趴出去好远,五六个人顿时围上来对我一阵猛打。

我捂住头刚好看到地上有个啤酒瓶,我拿起瓶子瞬间站起来反手就一瓶子敲在一个黄毛的头上,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给惊讶到了,几个人一时间看着我竟住手了。

我想不了那么多,像条疯狗样的一脚踢倒那个为首的男子,只是他们人太多,我根本就没办法抵挡。

不到一分钟我再次趴在地上,十几人围着我就是拳打脚踢,刚刚那个被我敲了一酒瓶子的黄毛男子更是拿着一块砖头砸在我头上,顿时见血!

触目惊心!

这时候,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条子来了,结果十几个人一哄而散。

那个为首的大个子走之前还不忘提醒我一句:“有人叫你滚出罗湖,再看到你直接打死!”

我依然捂着头蜷缩在地上,全身已经疼痛的没有感觉了。

“刘总,你怎么样了,你没事吧,你别吓我啊!”孙苏寒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按住我还在流血的额头,边说边哭。

我抬起头才看到还真过来了两个治安,他们问了我一句有没有事,我强挤出一个笑容说没事,然两人说笑着就离开了。

孙苏寒扶着我坐了起来,早已经哭得梨花带雨了。

“没事,死不了的,你别哭,哭啥啊?”我说着想去袋子里掏烟,但稍微动一下就牵扯着全身都是痛的。

孙苏寒见状立马从我袋子里把烟掏了出来。

“来,给我点一支,全身有点动不了,这帮王八蛋下手太狠了!”我笑了一下,把烟叼在嘴里。

孙苏寒几乎是哭着拿出打火机,颤颤巍巍的两只手才点燃。

我狠狠的吸了一口,抬起头,脑袋里突然冒出那个狠心娘们的摸样。

孙苏寒不停的帮我擦拭着额头上的鲜血,哭着道:“刘总,咱们去医院吧,你流了好多血了,去医院吧!”

我刚想说话,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这次孙苏寒倒是很快,立刻帮我拿出手机。

我看了一下,竟然是晓晴打过来的。

“是我女朋友打过来的,你别哭了,来,把电话放我耳边!”我说道。

孙苏寒红着眼睛一手捂着嘴巴,一手拿着手机放在我耳边。

“小尾巴,你在干嘛啊,有没有想我啊?”晓晴在电话那头怪声怪气的说道。

“在大马路上看夜景呢,媳妇,你不在我可是寂寞如雪崩啊!”

“哼哼,那你不去找个女人陪你?”

“俺是有媳妇的人了,俺得自觉啊,这种事俺怎么可能做得出来!”

晓晴在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小尾巴,我想你了,很想很想!”

“我也想你,是真的想了,特别是这一刻!”

我挂掉电话的时候,转过头,却看到孙苏寒已经泣不成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