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了下时间,才八点钟,火车票我前两天就已经买好了,是上午十点的,所以我还有两个小时。

  我去主卧室没看到晓晴,打她电话也一直没接,想了想,估计她应该是出去买菜了,所以我也就懒得管了。

  胡乱洗漱一把后,我背着那个曾经陪伴了我两年的双肩背包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以前我就说过,每年的清明节我都要回家给那个葬在黄土坡上的老头子敬一杯酒,所以,今年也不例外。

  十点钟,准时上了火车,期间我给晓晴打了一个电话,依然还是没人接听,我就只好给她发了一个信息,说我已经上了火车。

  我坐在窗户边上,看着这座自己生活了几年的城市快速的在我眼前闪过,这一刻,我的心境再也不如第一次来这里时候的心如止水了,一肚子的感慨,一肚子的怨气,却无从说起。

  我是多么想跟晓晴一起回家啊,哪怕是一次我都会满足了!

  五个小时的车程,在我看来却像是五十年那么久!

  晓晴终于给我回了一个信息,只是说叫我一路顺风,我坐在座位上不停的摆弄着手机,很想打个电话给晓晴,可最终还是没敢拨出那个号码,我怕她说两句就挂。

  与其被她打击,我还不如煎熬着。

  这一路上,平淡的恍如一潭死水,除了几个推销东西的乘务员之外,连玩易拉罐游戏的都没有,说实话,我很失望。

  好不容易熬到下火车后,人真多。

  我站在火车站广场上,心里喊了一句:衡阳,我回来了!

  很多人都说,火车难坐,衡阳难过。

  这话我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但在我的印象中,衡阳人素质普遍低下,尽管我自己也是衡阳的。

  我看着这座对我来说其实挺陌生的城市,心里没有半点感慨,我只想尽快离开这里,回到那个我生活了十几年但我对那里没有半点好感村子,然后再给老头子敬杯酒,然后再回到晓晴身边。

  这就是我现在脑子里唯一的想法!

  自嘲的笑了一下,我下意识就去往裤袋里去掏烟,但这一摸裤带子,老子整个心都凉了!

  钱包不见的!

  我翻遍了所有的袋子,除了放在衣服口袋里面的那个手机外,其余的全部不见了。

  那一刻,我心如死灰,我根本就没办法去形容那种感觉。

  这是我的故乡,可为什么我回自己的家都不能能让我安安心心的?

  难道非得要我抹黑自己的故乡?

  火车好坐,衡阳果然难过啊!

  我自嘲的笑了笑,走到了花池边坐了下来,努力的想让自己平静下来。

  遇到这种事也算我倒霉了,心情本来就不是很好的我,这一刻更是遭到了极点。

  我看着形形色色的人从我身边走过,我突然觉得很荒谬,要是我跟晓晴一起来的话,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想了想,我觉得这个问题真的很白痴,现在首要任务就是我必须要找个人给我送钱来,否则的话别说是回到晓晴身边了,就是回到我那个离火车站还有几十公里远的村子都没有可能了。

  现在我也只能找小明帮忙了,何其多我从来就没指望过,至于晓晴我更是不敢跟她说我现在的遭遇了。

  就算说了,她会不会帮我呢?

  如果不帮呢?那我该怎么办?

  在忐忑的心情下,我慌慌忙忙的掏出了手机,课就在我刚把手机拿到手上,电话就响了。

  我一看来电显示,眼睛一下子就变得通红。

  晓晴打过来的,第一遍我没敢接,可第二遍又打了过来,没办法,我只好艰难的按下了接听键,我也想好了,打死也不说我现在的状况。

  “你干嘛不接电话啊,你在哪里啊?”晓晴在电话那边有的生气的问道,听声音好像有点吵。

  我长吁了一口气,仰着头,镇定道:“我刚下火车呢!正准备坐车回家!”

  “我是问你现在在哪里?在哪里?”晓晴几乎是喊出来的,貌似有点着急了。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问,但我也只好回道:“在火车站广场!”

  我话刚落音,我都不知道她有没有听到,电话就被挂断了。

  我泄气的站了起来,下意识转身,然后就看到了一个我始终都在魂牵梦萦的女孩子。

  那个站在出站口,扎马尾辫,穿着一套运动服,打扮休闲,挎着一个粉红色包包的女孩,不是晓晴还能有谁?

  我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比我读初中时候英语考一百分还要难让人接受。

  晓情朝我招了招手,慢慢的朝我走了过来,而我却只能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一直到她走到我面前,我还是傻傻的站在原地。

  我再次狠狠的抹了一把眼睛,抬起头,不想让她看到我现在的样子。

  “出息了,连看都不敢看我了!”晓情看着我没好气道。

  “是个男人不?你好意思哭?”晓情继续道。

  我还是不敢看她,真的真的很自卑!

  “姓刘的,拿出你当初上我的勇气来,我的男人不是窝囊废,我的男人要敢爱敢恨,我的男人就是打断腿也要挺直腰杆的!”

  酷匠网/P唯2一&V正=版@x,其$他D_都F}是:盗ep版H。

  等她说完这句话后,我没有任何预兆的就把她狠狠的抱了过来,吻上了她的嘴唇。

  她先是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然后也开始拼命的抱紧了我,不断的迎合着我。

  那一刻,时间仿佛停止了,仿佛整个世界只有我跟她的存在。

  那一吻,吻的天崩地裂,海枯石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