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员,去拿一打啤酒过来!”墨镜姐朝何其多喊道。

  我不知道她想要干嘛,但这样坐下去也不是办法,我只好问道:“现在我该怎么做了?”

  “陪我喝酒!”墨镜姐再次点了一根烟,眼睛连瞟都没瞟我一眼。

  像这种服务员陪酒的事在酒吧是经常会发生的,甚至还会有消费拿,但此时我并不想陪她喝,因为我觉得何其多才是陪她喝酒的最佳人选。

  我也想过,如果刚刚她的态度不那么坏的话,也许我就真答应了,可现在我实在是对她没啥好感,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如果在以前,哪怕是她态度再差,我可能也会屁颠屁颠的答应了。

  人生总是充满着矛盾,而我也只能把这种矛盾归结于我心里只有晓晴一个而已!

  何其多过来的时候,我指着他,说道:“小姐,我想他可能更适合陪你喝酒!”

  何其多一脸茫然的望着我。

  墨镜姐抬头看了一眼何其多,然后对着我突然怒道:“你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你不喝可以,把你们老板叫来!”

  我刚想说话,墨镜姐又说了一句:“还有,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身边这种看起来男人味十足的臭男人,其实骨子里都坏到极点了,至于你嘛,小正太一个,老娘喜欢!”

  我只能把她当做神经病了,估计她也是受了什么打击,所以我准备去找经理。

  说我小正太,老子真想喷他一脸!

  我刚站起身,经理就走了过来,问我怎么回事,我没有任何隐瞒的如实说了出来。

  墨镜姐看了经理一眼,眯着眼睛道:“你是这里管事的?”

  “我是这里的经理,请问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我们经理还是很有素质的,四十岁了,绝对好男人一个。

  “我叫他陪我喝酒,有问题吗?”

  经理犹豫了一下,道:“当然没问题,那希望你玩的开心!”

  我还想说话,经理就看了我一眼,意思很明显,叫我陪着她。

  无奈之下,我只好乖乖的坐在她对面。何其多不怀好意的看了墨镜姐一眼,然后依依不舍的走了。

  我看着她把一瓶瓶的啤酒全部打开放在了桌子上,十二瓶,虽然这种瓶装的很少,但喝完估计也有的受了。

  “抽烟吗?”她把那盒我叫不出名字的女士香烟推到了我面前。

  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抽出了一根烟,然后接下来,我就看着她一瓶一瓶的啤酒往肚子里灌,很快就三瓶下去了,没有丝毫停歇。

  我皱了皱眉头,想叫她慢一点喝,但看到她那副视死如归的心态我只好闭嘴。

  我又不是傻子,能让一个女孩子如此拼命喝酒的,那肯定是遇到心事了。

  我只喝了一杯酒,不是我不能喝,而是我根本就没心情喝。

  墨镜姐明显就不是一个很能喝酒的人,几瓶下肚后话就越来越多了,脸上也越来越红晕了,仿佛快滴出水来。

  胭脂玉一样的脸庞,我真想上去咬一口。她长得很像高圆圆,而我tm的又是那么喜欢高圆圆!

  。#酷+}匠!网唯5一LD正‘版,X“其他都是盗%版:

  “男人都没一个好东西,你算是个好东西么?”她开始说胡话了。如果我没猜错这肯定是受到感情伤害了。

  “我也不是个好东西!”我拿过一瓶酒直接吹了一口,想到了晓情,我真心觉得自己不是个东西!

  她苦笑了一下,继续喝,一瓶接一瓶的,看的我都一阵头大。

  “你知道吗?老娘找了个男朋友谈了两年,结果昨天他告诉我说他已经结婚了,呵呵,你说好笑不?”

  原来老天爷真的是公平的,生了这么一个完美的女人,但在感情上却收受到了这么大的伤害!

  我突然觉得她有点可怜了,所以我完全是下意识跑到她身边,抢过了她手里的酒瓶,我真怕她喝出毛病来。

  因为要抢她手上的东西,所以难免会有一些肢体上的接触,但在我抢过酒瓶后转身的一瞬间,我见到了一个此时我最不想见到的人。

  而她也正在看我,那我刚刚跟墨镜姐那短暂的接触她自然也看到了。

  我脑袋轰的一下就麻了,这下该怎么解释?

  能让我有这么大反应的,除了晓情还能有谁?至于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一点也不奇怪,她现在换了工作,也算是白领了,周末来酒吧玩这很正常。

  可能叫她自己也没想到她会在这里碰到我,而且还是以这种方式。

  我脑袋迅速理了一下思路,我觉得自己应该什么都不要解释才好,谁知道是不是我在自作多情!

  可是,她竟然从吧台那边朝我走了过来!

  晓情今天依旧打扮的很漂亮,马尾辫,长裙,粉色的上衣,高跟鞋,这就是我最喜欢的御姐啊!

  在我还没回过神的时候,她已经走到了我面前,一脸诡异笑容的看着我,看的我头皮发麻。

  “姓刘的,不错嘛,前几天才搞了我,这就喜欢上别人了?不过,这娘们不错,我喜欢!”晓情看了一眼还在埋头狂喝的墨镜姐。

  我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这话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所以我很没好气道:“你说什么呢,我这是在上班!”

  “上班?上班还搂搂抱抱的,当老娘傻货啊?”

  晓情怒吼道,“啪”一声,一个很重的耳光甩在我脸上,立马五个手指印。

  我捂着左脸庞,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她。

  这是报复我还是在乎我?

  我很想知道!

  没人能形容那一巴掌的风骚,就像没人能形容我的心情的一样!

  “你是谁?你凭什么打人?”墨镜姐这时候也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跟晓晴争锋相对。

  我很解释些什么,可就是不知道如何开口。

  “老娘是谁管你屁事啊。”晓晴冷笑道,“姓刘的,你总有一天会遭报应的!”

  晓晴说完这句话后,转身走了出去。

  我没拉住,但墨镜姐却拉了我一下。

  那一下我火冒三丈,回过头就骂了她一句:“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