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也没吃了,实在是没那个心情了,肚子反而也不饿了。

  回到那间出租屋,我拿出手机不停的翻来翻去,很想找个人说说话,却始终找不出一个能让我打电话过去的号码。

  无意间翻到了手机中的相册,大多数都是别人的照片。

  有徐紫莹的,我记得那是一年前在某公园我帮她拍的,穿着一件白色连衣裙的她笑的很灿烂,是那么单纯。

  看完后,把有关于她的照片我一张一张的全部删除了。

  最多的就是晓晴的照片了,有她刚起床时候慵懒的照片,也有她上班时候严肃的照片,还有一些我在她不知情的时候帮她拍的,每一张都是那么的迷人。

  别人都说情人眼里出西施,但要我说,晓晴那是比西施还要漂亮的。

  何其多是我的一同事,比我大四岁,老家是东北那边的,所以人比较豪爽,身材很魁梧,长得希腊平常的,但在他身上有一种很能让女孩子犯花痴的男人味。

  在夜场工作的人长得其实都不差,就算长得差的那气质也绝对过关的,否则你都不好意思在那种地方待下去。

  我应该能算得上好看了,起码跟某位女孩子走出去我不会拖后腿,在穿上酒吧工作服后,我自认为也算得上一表人才了,可能唯一不足的就是那一米七几的身高了!

  今天是周末,所以人特别多,帅哥美女都不少。

  何其多是最喜欢这种时候了,对他来讲,女人是他人生中最不可去缺的一样存在了,跟别人不同的是,他的女人一般都是一星期换一个,速度之快令人砸舌!

  “快看快看,大美女啊!”

  我在吧台签单的时候,何其多扯了一下我的衣服。

  我转头望向门口,果然有一个气质型上佳的美女走了进来,她下身穿着一条紧身的牛仔裤,把她那完美的身材给表现的淋漓尽致,上身是一件粉红色的高领衬衫,看起来显得很成熟,脖子上用红绳还挂着一串木制的弯月亮,齐肩的黑发,微曲,有点像我最喜欢的演——高圆圆。

  可惜的是她带着一副墨镜,我并没有看到她的长像。我想,这样的女孩多半不会很漂亮。

  毕竟,老天爷从来都是公平的!

  “还不错,那交给你了!”我拿着单跟何其多说了一句,然后就走开了。

  就当是成全他了,因为我知道接下来他要搭讪的就是这位墨镜姐姐了!

  何其多见我走了,赶紧也拿着单跟了上来,悄悄的在我耳边说道:“看我怎么搞定她啊,哈哈!”

  我笑了一下没有开口,我也丝毫不怀疑他的话,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不知为何,在转角的时候我下意识就看了一眼刚刚的那位墨镜姐。

  她正坐在一个角落的沙发上抽着烟,烟雾缭绕中,从我所在的位置看过去,竟然让我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

  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一种风尘味。女人抽烟不好,但能抽出风尘味的却不多。

  但对我来说,女人抽烟只要不牙黄不影响接吻就好了,其实我知道,晓情有时候也会抽烟的。

  就在我正准备回头的一瞬间,墨镜姐取下了自己的墨镜,连姿势都她娘的是那么的优美。

  我呆在原地,有点不敢相信。

  那一刻,我突然有点明白为什么当年的周幽王会为了博得褒姒的一笑而不顾一切了!

  倾国倾城不敢说,但风华绝代啊!

  一时间我竟然有点恍惚,她脸蛋无疑是精致的,柔柔弱弱的眸子和嘴角的一颗美人痣,让人叹为观止。

  这种女人要放在古代,那绝对是祸水级的。而且一般人很难猜透她的真实年龄,前一刻像是三十岁成**人的淡定,后一刻却隐约觉得有二十岁女人的清纯微涩。

  愣了一会神后,我走到之前的那一桌,结完帐之后,我看了看何其多,貌似他还在忙,一时半会可能还走不开。我想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打算朝那位墨镜姐走过去。

  说把她交给何其多,当然不能食言,再说了,这小子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抢他的女人了,而我又很讨厌他那种瑕疵必报的心态,所以在路过这位墨镜姐身边的时候,我连头都没侧一下。

  可事情永远不会如我想象中一样。

  墨镜姐最终还是叫住了我。

  “服务员,坐这里!”墨镜姐指着他前面的位置。

  我愣了一下,以为是听错了,问道:“你说啥啊?”

  “我叫你坐这里,你没听到?”墨镜姐把手中的烟头按灭在烟灰缸,不悦道。

  我不知道是该笑还是什么,反正这事我是第一次碰到。

  “不好意思,小姐,请问你需要点什么?”出于职业的关系,所以我还是很礼貌的问了一句。

  墨镜姐笑了笑,很不屑的说道:“我只想知道为什么我坐这么久不见一个服务员过来,你们这是什么素质?叫你们老板过来吧,我不想和你说了!”

  .酷匠J◎网永J久#_免ad费3看小◇B说

  我恍然大悟,原来是因为这样,不过这在周末其实是正常的事而已,酒吧的服务员本身就不多,所以偶尔会有怠慢顾客什么的,但基本上没有谁会像她这样无理取闹的。

  这一刻,我对她的好感呈直线下降,长得漂亮又能怎么样?

  “小姐,您要是觉得怠慢了您,我可以跟你道歉,但老板今天好像不在!”

  我从一开始的“你”换成了“您”,可见我对她的尊敬了,而老板今晚上也确实不在。

  这位漂亮的墨镜姐似乎并不满意,再次指着她面前的作为,不容置疑道:“坐下!”

  “为什么?”我问道。

  “我叫你坐下你废话这么多干嘛?你是服务员,我是顾客,顾客就是上帝,难道我这点权利也没有吗?”墨镜姐声音越来越大。

  以至于许多人都望向了这里,何其多也不知何时来到了我身边,他拉了拉我的衣袖,问我怎么回事,我没理他,而是直接坐在了墨镜姐的对面。

  何其多傻傻的站在原地,先是看了看我,然后再看到那位墨镜姐的时候,一时间竟然愣在了当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