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愣着干什么,不进来?”晓晴姐没好气的说道。

  我看她手里提着的好像是刚刚买的菜,应该是在超市买的,否则这个时候哪里还能买到菜?

  反应过来后,我赶紧跟着她走了进去。

  一直到进了屋,我们两个也是一句话没有说,我看着这间熟悉的屋子,连味道都是那么的熟悉,很亲切。

  晓晴走到厨房忙了一阵后,里面突然传出来一句:“吃饭没有?”

  “没有!”我几乎是下意识就回答道,除了楼下那堆烟头外,因为我确实一天没吃饭了。

  晓晴没有说话了,一直在厨房忙碌着,我都忘记自己来的初衷了,而是走进我之前住的那间屋子,跟我走的时候一模一样,连灰尘都没有。

  唯独那串风铃挂在了主卧室里。

  我再次走到阳台上,那盆仙人掌依然活得好好的。可是,那一盆本应该很长命的兰花却已经凋谢了。

  不知道是眼睛进沙子了还是怎么回事,那一刻真想嚎啕大哭!

  我就这样站在阳台望着那盆兰花看了将近一个小时,我没有哭,我不能哭。

  晓晴做好饭后,叫我洗手吃饭,跟平常一样,没有半点区别。

  还是那个她喜欢吃的西红柿炒蛋,一盘青菜,竟然还有一个红烧鱼,我不知道这个鱼她在哪里弄来的,我知道我走的时候,厨房养着的一条鲫鱼。

  红烧鱼是我最喜欢吃的,她当然知道。

  肚子饿的呱呱叫了,但这餐饭吃的如同嚼蜡!

  两人至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我从一开始的拘束,到后来实在是饿的不行了,连吃了几碗饭。

  晓晴还是一小碗饭,吃完后,她开始收拾东西,但我抢先她一步了,我端着碗到厨房,她一把把我推开了。

  我看着她,很小声道:“晓晴姐,我来吧!”

  她没理我,继续洗碗,但那动作我能看出来她很慌乱。

  我有点心痛,站在她背后,继续道:“晓晴姐,你去洗澡吧,我来洗碗!”

  还是没有反应。

  我推了一下她,说道:“晓晴姐,你要骂要打都可以,但求你别这样子,我很害怕!”

  我不知道她到底是承受多大的痛苦,在我说完的那一刻,她猛地一把把我推开,然后使劲把那几个碗全部摔在地上,怒吼道:“够了,够了,你不说话会死啊!”

  我双手很像过去抱着她,但我不敢,只能愣在原地,不知所措,我没想到她反应这么激烈。

  晓晴姐说完后,颓废的蹲了下去,脑袋埋在膝盖间,耸动的肩膀我能看得出来她哭得很压抑。

  我怕地上的瓷片割到她,所以赶紧跑上去想拉她起来,结果她抓着地上的一个打烂的碗就往我额头上砸了过来了,顿时见血。

  我根本来不及去管自己额头,而是抓着她的手把那个烂碗从她手上抢了过来,所幸没有割到。

  可我没想到她又抓着另外一个瓷片朝我脑袋上砸了过来,一直狠心的猛砸。

  那一刻,我不知道是什么感受,我搂着她的脑袋就吻了过去,她一开始努力挣扎,但我的强吻起了作用,在她牙齿张开的一瞬间,我舌头就伸了进去,慢慢的她放下了手中的瓷片。

  我拦腰抱起她就走到主卧室,狠狠的把她甩在床上,脱掉自己那间上面已经有血渍的白色衬衣。

  就在我正准备扑上去的时候,晓晴却凄惨的大笑了起来!

  把我吓了一跳!

  我傻傻的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晓晴笑了一阵后,一脸诡异的望着我。“怎么,又想强--奸我?”

  她的脸很惨白惨白的,看得我一阵心悸。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但额头上的鲜血一直在流。

  我下意识的摸了一把额头上的鲜血,不知为何,那一刻,我突然表的暴躁起来,不顾一切的朝她扑了过去。

  “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今天来是想做这个的,看来你也是个畜生!”晓晴一动不动的任由我摆布,嘴里却很平淡的说了这么一句。

  我愣了一下,眼睛离她很近的死死的盯着她,额头上的一滴鲜血竟然滴到了他嘴唇上。

  “老子就是个畜生怎么了?”我凶狠道。

  晓晴竟然添了一下嘴唇上的鲜血,一脸诡异的望着我。

  “呵呵,以前装的挺好的啊,我倒是瞎了眼啊!”她笑着说道。

  我一把扯掉了她的外衣狰狞道:“老子就是喜欢装,难道你不知道?”

  “你TM的有**?”

  “确实没有,但老子有枪!”

  我说完然就狠狠的吻了上去,在她强烈的反抗中,我再次蹂躏了她一次。

  多年以后,我再想起这第二次跟她的亲密接触,我都会觉得很侥幸!

  两个小时后,我抽了一支烟,开始慢慢冷静下来了,但我一点也不后悔这样对待她,甚至心理还有一种变-态的快感。

  至于她有没有恨我,我不想去知道。可刚刚这一两个小时里她那配合的姿态再加上她那喊叫声已经完全可以证明她是比我还要有快感的。

  能持久战两个小时的,能不爽吗?

  我自嘲的笑了笑,却没想到旁边这娘们笑的比我还大声。

  “再笑,信不信老子再来一次?”我再次点了一根烟,平静道。

  晓晴似乎一点也不忌惮我,“哈哈,有本事你就来啊。”

  “娘们,别以为我开玩笑,梅开二度什么的老子最喜欢了。”

  “是个爷们就把烟头给我丢了,你要不敢上我,你TM就不是个男人。”

  “神经病!”我怕无力的骂了一句。

  “老子就是神经病了,怎么滴,你能把我怎样?想*我?你有那个胆吗?”晓晴似乎跟我杠上了。

  我没说话,直接钻到了被子里,咬了一下她,很用力的咬了一下,紧接着就是一声惊叫。

  “姓刘的,你TM就是个王八蛋!”

  ‘√最Z新章节}v上酷(W匠网N/

  “老子就是王八蛋了,怎么了,你能把我怎么样?想逆推我?你有那个本事吗?”

  “你给我滚下去。”

  “老子爸妈都没有,哪来的大爷?再说了,老子就是不滚下去,你能把我怎么样?”

  晓晴似乎是真的妥协了,无力道:“王八蛋,你究竟想怎样?”

  “我想怎样你还不知道啊!”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到底想怎样。

  “姓刘的,你够狠!”

  “老子要是不狠的话,怎么把你弄上床?”

  我这个可怜的,可悲的,对我恨之入骨的晓晴姐败得一塌糊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