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一曲已经结束了。而此刻,整个包间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掌声,我看向姐姐,她正微微笑着看我,在放射灯的照耀下,我清楚的看到她的眼睛,掉下一滴泪,而我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早已泪流满面……

  一小时后,借了姐姐一个死党点钱,我和姐姐打的回家了。我滴酒没沾,倒是姐姐喝的七荤八素,不知东西南北,上了出租车居然要脱衣服,幸亏脱了一半的时候我立马阻止了她,否则那个长相猥琐的司机就要大饱眼福了。

  回到家,姐姐还是没醒酒,我扶着她走,然而姐姐似乎还没过瘾,走着路还唱。不过一唱歌,我的力气就上来了,跟着动感的节奏,我跟走太空步似的拐进了姐姐家。

  “姐,你先站一会,我开门。”放开姐姐,我迅速从她包里拿出钥匙,结果还刚开完门姐姐吐了好一会后,姐姐终于吐完了,但身体看起来快撑不住了,我连忙扶住她步履蹒跚的走进了家,找到她卧室后把她扶到了床上.做完这些后,我累得实在是不行了,坐在床边喘气休息。看着昏昏欲睡的姐姐,我无奈的笑了笑,轻轻替她擦去了嘴角的污秽。在月光下,姐姐光洁的脸颊显得那么动人,让我忍不住想去捏一捏……

  可没想到,我手刚一碰,姐姐就轻微的“嗯”了一声,吓得我都不敢动了。过了几分钟,我看姐姐好像没啥动静,于是微微的轻声问了问:“姐?”

  “子尘,”听到这声音,我吓得差点蹦出去,要是被姐姐看见我们俩全裸我可彻底洗不清了。然而姐姐好像酒没彻底醒,只听她迷糊糊的说:“对不起,我让你去夏令营,结果都被人打失忆了……都是姐姐的错……”

  我微微一愣,于是轻轻坐了回去里,说:“姐,别那么说,怪我没保护好自己,其实我没因为自己失忆有多难过,相反,我感觉现在的自己很幸福。”

  “真的……?”

  “嗯……。”

  过了很长很长时间,姐姐都没怎么说话,直到我又想离开这里时,姐姐侧过身来轻轻的说:“子尘,我想睡觉了,给我唱首歌吧。”

  我有点无奈的笑了笑,说:“我就能记起一首哦,你要不要听?”

  “嗯。”轻哼了一声后,姐姐渐渐闭上了双眼……

  明亮的灯光下,我看着姐姐的脸,长长的睫毛上还残存着泪珠,我笑一笑,擦了擦她脸上的泪痕,轻轻的拍打着她的后背,轻轻的,哼着歌……

  酷$0匠s-网“¤首$发

  “怎么去拥有,一道彩虹;“怎么去拥抱那一夏天的风;“天上的星星笑地上的人;“总是不能懂,不能知道足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