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楼下的位置也都坐满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信步走上台来,他一上来,来拍卖的人都开始讨论起来。

  “这不是圣光拍卖场的首席拍卖师吗,听说他几乎已经不主持任何拍卖了,今天怎么又是他上来呢?”

  “看来拍卖的物品一定很珍贵,章老他在冰城极其有威信,为了维持秩序,请章老来拍卖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

  冰元轩看了一眼台上,老者虽年长,但身体硬朗的很,每一步都十分有力,他本身的实力据说也已经到了地主阶级,这已经是能够俯视很多人的级别了,想来也没人敢闹事。

  a酷匠网永久Q"免+'费,b看“小n^说c

  章老也咳两声,示意所有人安静,大家听到章老的声音也都停止了讨论。

  章老缓缓道:“今天的拍卖会由老夫主持,拍卖会场不允许有乱出价,抢物品等恶劣行为,一经发现,将处于重罚。话不多说,今天的第一件拍卖品是玄品低级剑技——万剑引。”

  章老身边的红幕被掀开,里面存放着一卷火红色的卷轴,卷轴外写着“万剑引”三个红字。

  章老介绍道:“万剑引,适合拥有火属性功法的人使用。顾名思义,一经使出,就如同万剑齐发,一同射向对手,虚幻剑身之上会有火球跳动,一被击中,必然惨败,同等级内,几乎没有敌手,起拍价,三千金币。”

  一出手就是玄品低级剑技,台下瞬间沸腾,不过也只是那些有点钱的平民,一些大人物首脑都没出声,好东西都在后头呢。

  经过一番哄抢,最终以八千金币的价格落在了一个小财主的手里,章老面无表情,不过冰元轩觉得他一定是开心的,这卷剑技顶多就值五千金币,现在被炒到了八千,能不开心么。

  之后又有一些东西拍卖,无非都是些低等剑技还有丹药什么的,很快就全部收场,很多人也都没有空手而归。

  但倒数第二件物品拍卖成功后,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他们都知道,好戏现在才开始,一些人也都是完全留下来看戏的。

  冰元轩能感受到一些大人物的目光都死死的盯着那块红布,眼神都不曾移开。

  章老看着现在的气氛,似乎很是满意。唐糖在旁边不知闹了几次,每次一上来东西就要冰元轩买,无奈冰元轩哪来这么多钱,随口就打发掉了,唐糖现在还在和冰元轩呕气呢。

  章老并没有揭开红布,而是先开口道:“各位也都知道,我们这次找到了好东西,大家也都是冲着它来的,这样东西是我们外出小队无意间在冰山之中发现的,这是一柄剑,属性是冰,威力等级尚且不知,不过肯定不会差,它周身的寒气就震死了不少人,因为拍卖品实在过于珍贵,所以决定先拍卖,出价者最高者才可见到真品。”

  台下沉默了一会,大多人都有些遗憾,不过一些首脑还是挺支持的,毕竟这么多人看着在,到最后万一被抢了又怎样。

  章老见无人反对,笑眯眯道:“这次不以金币交易,起价为一枚低级灵石。”

  “两枚低级灵石。”

  “三枚……”

  “五枚……”

  ……

  起价声起伏不断,很快就涨到了六十枚低级灵石。冰元轩的兴趣本就不大,这拍卖品又是个未知物,他就懒洋洋的坐着,准备看好戏。

  唐糖这时也主动说话了:“哼,你要是不给我买好吃的,我就不理你了,连带着这个小子一并离开我的视线!”

  冰元轩苦笑着:“知道了知道了,等会给你买总行了吧。”

  冰元轩倒不是怕唐糖不理她,唐糖这妞说一不二,她说了要让清走一定会做到,到时候清又不知道该去哪了。

  正当价格涨到八十枚时,冰元轩脖子上的剑形吊坠突然散发出寒光,冰元轩低头查看,吊坠一闪一闪的光芒射向拍卖场,似乎是在叫冰元轩买下那柄神秘的剑。

  冰元轩有些疑惑,这吊坠他从小戴到大,一直不曾离身,也从没什么异状,他只知道这是母亲留给他唯一的东西。

  价格依旧在飙升,吊坠的光芒也愈来愈强,冰元轩心中虽有疑惑,但还是喊了价:“一枚中级灵石。”

  冰冷的男声响起,拍卖会上一片安静,所有人目光都紧紧盯着冰元轩所在的包厢连唐糖也是疑惑不已:“你买这个做什么?”

  冰元轩只说了两个字“有用”,唐糖也不再多问。章老的目光也投射过来,那凌厉的眼神似乎能看穿冰元轩。

  冰元轩敲击着桌面,周围仿佛都停止了时间,章老用金锤敲击一次:“一枚中级灵石一次。”

  无声。

  “一枚中级灵石两次。”

  还是无声。

  “一枚中级灵石三次,成交!”

  一锤定音,一些看热闹的人也都有些失望,没想到这么快就结束了,他们走的走,散的散,接下来就不关他们的事了。

  冰元轩能感受到各个包厢内投来的贪婪的目光,他没有在意,这里是冰城,就算他们也有能耐也不敢在这里撒野。

  很快一位侍者就带冰元轩三人去了交易室。章老已经在里头等着了,看到冰元轩的时候,也只是笑笑:“轩少主,此物不凡,但落在您的手中,就是有缘,此物寒气逼人,使用时切记,不可近触,唯有得它认可者,方可使用,若是无法获得认可,当一收藏品也罢。”

  章老拍拍手,就有人送上一个硕大的透明箱,里头装着一柄四尺长的冰剑,章老解释道:“这箱子是暂时驱寒所用,要时常更换,否则就会被寒气袭体,后果不堪设想,要小心。”

  冰元轩点点头,接过透明箱,近看之时,冰元轩差点就瞪大了双眼,但在外人面前,海事收敛了心中的震惊,交完矿石之后,便匆匆离去,连招呼也不曾跟唐糖打过,更别说记得给唐糖买东西了。

  冰元轩一路回到冰府,他走进自己的房间,关上门,看着这柄剑,与自己的吊坠简直一模一样,吊坠就是这柄剑的缩小版!

  仔细看去,剑身之下写着一行小字:玄冰寒剑,冰主之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