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等苏凌有动作,集合令就响起来了,所有人都放下手中的动作,向中间集合,冰元轩也出来站在了第一位。

  集合完毕后,席师进来了,席师是席武院的教导老师,平时比较古板严肃,但对学生的确是非常负责的。

  席师咳了两声,走到中间,说:“所有人都到齐了吧,两月后就是院试,这次院试非同以往,以前我们参加一下就行了,但这次性质不一样了,参赛者必须用尽全力,就算拿不到名次只要努力就可以了。这一个月我放你们回一趟家,一月候回来,达到三段的人我会对你们进行特训,会让你们在短时间内提升一段实力。”

  大家都点点头,心里还是很高兴的,自从来了卫兵学院基本上见不到家人,这次休假回去也是能聚一聚。

  之后席师嘱咐了两句就解散了,大家都回去收拾东西,苏凌走的特快,什么也没拿就急匆匆的跑走了,冰元轩也只是无奈的笑笑。

  卫兵学院坐落在圣城山脉,离冰城也有一段距离,这次休假是临时决定,冰家也没派人来接,好在圣城有虫洞,可以坐虫洞直接抵达冰城。

  虫洞设置在中心广场,冰元轩赶到的时候,已经围了不少人,基本上都是卫兵学院的学生,想来他们也是回家的。

  冰元轩在人群里看了几眼,终于在角落处找到了一个青衣男子,冰元轩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冰啸,在北院过的怎样。”

  冰啸回头,看到冰元轩时眼睛里难免有一丝惊喜:“轩弟,你也要回冰城吗,正好我们一起,现在北院气氛都挺紧张的,毕竟院试快到了,轩弟你要小心一人,虽说你已经是九段,而且还是双修,但难免不会有意外,我们北院出了一个天才,是火系魔法师,实力现在也是在八段巅峰,想必很快就能晋升九段,他对火元素的掌控十分熟练,他还是皇室中人。”

  冰元轩眼睛低垂:“不用担心,目前的卫兵学院能打过我的几乎没有,我会为冰家拿一个第一的。”

  就在谈话之际,通往冰城的虫洞已经开启,二人相视一笑,一起进入了虫洞。

  就算有虫洞,到达冰城已经是两天后了,虫洞将他们转移在了冰城城中心地带,离冰府也很近,以他们的实力,很快就到了冰家。

  冰家还是和以前一样,每天都有大大小小的马车外出,作为皇商,冰家一直靠着皇室,只要皇室一日不倒,冰家就永远屹立。

  很快进入冰家大院,一个妇人看到了冰元轩和冰啸,激动地手中的盆都掉了,妇人走过来,拉着冰啸的手左看右看,眼睛有些湿润:“啸儿,你回来了……”

  K(更“@新7最快上酷K匠^o网a

  冰啸的眼眶边也有些水珠:“娘,孩儿不孝,不能常回来看您。”

  啸母连说了几个好,看见冰元轩,连忙行礼:“轩少主,是妾身冒犯了,您回来了,族长肯定会很高兴的,您先进去吧,族长在大厅。”

  冰元轩摇摇头,迈步走向大厅,只是申请有些黯淡,冰元轩自小就没了母亲,父亲终日奔波于事业,也没人管他,所以性子就比较冷,对于亲情却是十分渴望。

  大厅内,冰元轩的父亲冰镐正翻阅着报告,这几天应该有些忙碌,门口的马车也多了不少。冰元轩敲了敲门,冰镐抬起头,看到冰元轩时,不免有一丝诧异:“小轩,你回来了?”

  冰元轩点头:“回来准备院试,估计要待一个月。”

  冰镐放下报告,道:“回来也好,这一年也是辛苦你了,你就当是放个假吧,唐糖那个小丫头可一直惦记着你呢,你回来也跟她碰个面。”

  “我知道了。”只是四个字,冰元轩就扭头离开了,也并没有看到冰镐眼中的无奈,还有他低声的喃喃:“小轩,这也是为了你啊,希望以后你不要怪爹。”

  冰元轩没回自己的院子,而是走出了冰府,正如冰镐所说,他回来也要跟一些人报告一些,就比如唐糖姐。

  一想到唐糖姐,冰元轩就一阵头疼,唐糖比他大几个月,从小就自称为姐,一直都在使唤着他,时不时还欺负两下,本以为长大了,会有所改善,结果不尽然,去年他走的时候唐糖还扭着他的脸,警告他不许沾花惹草的。

  唐糖是唐家的千金,唐家是开客栈的,在圣光帝国都十分有名,因早年受到冰家的帮助,所以一直居住在冰城。

  唐家离冰家不远,只是五六分钟的距离,中间隔着一条街。街上人来人往,冰元轩很想飞过去,只可惜只有地主阶级的人能够在空中飞行。

  到了唐府,守卫看到冰元轩,痘痕敬业的叫了一声轩少主,毕竟这里是冰家的地盘,对人都要客气些。

  进了唐府,院子里闹哄哄的,年轻一辈的小子们在追逐打闹,都是十一二岁的年纪,实力都在一段上下。

  那些小子看到冰元轩,都停了下来,一些人擦了擦眼睛,确认是冰元轩后兴奋的蹦起来:“是轩哥!轩哥回来了!快去找唐糖姐,轩哥回来了耶!”

  冰元轩有些尴尬,没想到只是进门就造成这种样子,小时候他们也有一起玩过,当然都是跟在唐糖后面。

  很快唐糖就从里院里出来,唐糖穿着绿色衣裳,梳着马尾,一双黑瞳炯炯有神,还有些俏皮。

  唐糖走到冰元轩旁边,指着比她高一个头的冰元轩,道:“你小子还知道回来,姐都一年没见着你了,要不是你寄书信,姐还以为你死了呢。”

  冰元轩的脸有些抽搐,只是在卫兵学院修习一年了而已,至于这么夸张么。不过面上还是讨好般道:“唐糖姐,我这不是回来了么,你看我现在完完好好的站在你面前,哪能有什么事啊,你就放心好了。”

  唐糖故装老成的拍了拍我的脸:“这才像话,姐带你去房间,也正好去看看你那不争气的小弟,这一年可没把姐烦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