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是初夏时节,清风徐来,水波不兴。

  一座小院中传来一群少年的笑声,青春气息蔓延在整座小院中。在院落的某一角,寒冰气息弥漫开来,散发气息的是一名少年,少年身着白蓝色长袍,一头冰蓝碎发随风飘散,妖异的蓝瞳中迸发出凌厉的光芒。

  少年盘坐半空,静静修习。周边的人都带着崇拜的目光看向少年,一个黑衣小子跳上小桌:“轩哥,你都到九段剑士了,这次院试肯定能压别的院落一头,我们席武院也有出头之日了!”

  被称为轩哥的少年从半空中落下,笑道:“我对院试可没多大兴趣,小打小闹而已,倒是你们,整天嘻嘻哈哈的,也不勤加修炼,想出风头的话,自己努力不就行了。”

  黑体小子可怜兮兮的说:“轩哥~你知道我们的实力的,那是那些人的对手,这次东武院出了一个快刀王刘轫,听说到了七段呢,放眼整个卫兵学院,也只有轩哥你和南北两院的人能干掉他了。”

  “苏凌,你也是席武院的老人了,在这你待的时间比我还久,你现在实力稳固在四段,乘剩下的两个月,晋升五段也不是很难,这样在院试的时候也不至于太落后。”

  少年淡淡道。

  黑衣小子一声苦笑:“轩哥,我要是行的话也不会来找你啊,这次院试和以往不一样,院试前五就会有资格代表学院去和琳琅剑道学院的人打,要是赢了的话就可以出线获得参加种子选拔的机会。”

  少年眼神一亮:“种子选拔?有意思,难怪最近学院的氛围不一样了,原来是为了这个,这在圣光帝国也是一件大事,这次竟然牵扯到这些,那我就答应好了,不过你必须保证在两月之内达到五段。”

  苏凌猛地站直:“知道知道,我会努力的,轩哥你就放心好了。”

  少年只是点头,种子选拔么?如果出线应该能够获得东域百战的资格吧?那样是不是就能够见到她了呢?

  这里是剑玄大陆,一片异次元位面,大陆分为五域,东西南北中五域,少年生活的地方是东域之中一个小型帝国之内,少年名唤冰元轩,是皇商冰家的独子,自小天赋卓越,被冠以绝世天才,如今十四岁的年纪,修为已达九段剑士。

  剑玄大陆有两个主修职业,一个是剑士,另一个为魔法师。剑士使用剑气,身体强横,依靠好剑来对敌,初始为一至九段,后为地主阶级、君王阶级、君皇阶级、仙主阶级、神王阶级和帝王阶级,每一阶级为九段,魔法师也是一样。

  魔法师分为七系,冰、火、木、土、电、光和暗。火系和木系最为常见,而冰系、光系和暗系的魔法师少之又少,魔法师能动用元素进行远程攻击,同等级的魔法师都要高上剑士一头,但魔法师的身体都很孱弱,若是在战斗中被近身那就死翘翘了。

  冰元轩妖孽的原因不止因为他是九段,他是剑玄大陆万年难遇的唯一一个可以双修的人,他的魔法师修为也达到九段,而且还是冰系、电系、光系的三系魔法师,一直是冰家的骄傲。

  在剑玄大陆上还有两个副业,一个是炼药师,炼药师必须只有火系魔法师可以修习,还需要拥有对药材的感知力,条件十分苛刻,大陆上的炼药师也十分稀少。

  酷匠网x}首(发

  炼药师分铜纹、银纹和金纹,每一纹分九刃,超过金纹九刃的炼药师被称为白金炼药师。

  另一个副业则是铸剑师,顾名思义,铸剑师就是专门打造宝剑的,不过可和一般铁匠不一样,成为铸剑师也需要苛刻的条件,首先必须是电系魔法师,还要有一些金属操控力,不论哪一点符合的人都很少。铸剑师造一把好剑需要一年甚至几年,每一把剑都能够增强剑士的战斗力,铸剑师分九刀,九刀之上为王刃铸剑师。

  院子里依旧是一片欢声笑语,这正是美好的青春年华,少年们展现出他们独有的青春魅力。

  一道突兀的声音打破了美好的一幕:“哟,这不是席武院的一群小废物么,看你们这样子是打算放弃院试了啊,不过也对,你们就算参加也跟没参加一样。”

  所有人停下,转过身看向院门处,一个红发少年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几个白毛小子。

  苏凌首先气不过,指着头吼道:“张砗!你不要欺人太甚,别以为你们有刘轫我们就怕了你们了,说到底你也只是刘轫身边的一条狗,有什么资格来我们席武院闹事!”

  那个叫张砗的少年脸有点涨红,显然苏凌的话气到他了,张砗道:“苏凌,你有胆,不过是四段中期的实力,也敢跟我叫板,等院试的时候看我怎么收拾你,你这种人只是嘴皮子厉害了一些,说到底也就是个空壳,院试第一一定是我们轫哥的!”

  说完便拂袖而去,他身后的几人不屑的瞪了苏凌一眼,也跟着回去。

  席武院的人也都很生气,虽然他们一直很低调,但不代表能够被人欺压,自从东武院出了一个刘轫,张砗就经常来挑衅,要不是冰元轩不喜掺和,哪还有张砗蹦哒的份!

  苏凌气冲冲的走到冰元轩旁边:“轩哥,你也看到了,你闭关修习的这几天,东武院的人不断来闹事,席武院的是兄弟们可都是憋了一肚子火,正愁没地方发泄呢,那个刘轫算什么东西,怎么能和轩哥你比!”

  冰元轩站了起来,往他的院落走去,只留下一个冰冷的背影和一句:“苏凌,你这个大师兄也得有点用途,刚才那个,不过四段巅峰,你在院试上肯定能击败他的,当然,前提是你闭关两月,你要是输了,席武院的脸可就丢尽了,接下来也就没什么可比的了。”

  苏凌急得跳脚,还想说些什么,不料冰元轩已经走远了,周围的师弟师妹也都带着期盼的目光看着苏凌,苏凌无奈之下摆摆手:“我知道了,我去闭关行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