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飞没有停止攻击,用拳头猛打着王强,没有人拦着他,任由叶飞没命的打。

  “这也太狠了吧?咱们那时候打架也没这么执着的。”小天在旁边很惊讶。

  的确我们初中那会打架,是没有这么狠的,顶多是打到对方服软认输。不过那时的恩怨没有那么深,都是鸡毛蒜皮的事。

  这个叶飞我猜一定是个很有故事的人。

  “你不懂。”我淡淡的说了三个字,跟所有人人一样站在原地。

  没打几拳王强没有再站起来,缝隙间我看到叶飞的眼角间流了几滴泪,但稍纵即逝他很快调整好了心情,或许他是不想让别人看到他脆弱的一面。

  “何磊,今天谢谢你了。”叶飞走了过来,又露出了笑容,这跟刚才暴怒的他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没事,其实我更应该谢谢你。”虽然赢了,但我感觉周围气氛很尴尬,所有人都没有表现出太高兴。

  叶飞谢我只能说是我给了他这样一个机会让他报仇,而我谢叶飞是他主动帮我,解决这件事。

  说完,我跟小天转身准备离开。

  “等一下。”何磊叫住了我。

  “到这个点了,咱们一起吃个饭吧。”说罢,我看了看时间,不知不觉已经七点多钟了。

  “都是自己兄弟,一起来就当还我个人情吧。”我本想拒绝,但他极力挽留我俩也就没再推脱。

  叶飞在最前面带路,在幼师附近找了家不错的饭馆,订了两桌。看叶飞这手笔,他家应该挺有钱的。

  气氛也没了刚才那么尴尬,饭桌上大家都有说有笑的。

  吃饭的时候,叶飞多敬了我和小天几杯酒,叶飞这人话不多,也豪爽,一喝酒就干,而且酒量特牛,最后吃完饭的时候,喝酒最多的是他,但脑子最清醒的还是他,我也还好毕竟我从小初中那会学着喝酒,每次打完架一伙人聚在一起吃一起喝,不知不觉酒量锻炼起来了。

  小天就不行了已经醉的不行不行了,嘴里说着还要,可身子喝的都坐不稳了。

  “何磊,于天。你俩干脆以后和我混得了,保证你们吃不了亏。"叶飞坐我俩旁边,想拉我们入伙。

  “我,我随意,我听何,何磊哥的。"小天醉的说话都有些结巴了,他傻傻的笑着。两个人的目光同时聚焦在了我的身上。

  “不了,飞哥,我俩这刚来幼师摊上这事,以后指不定还会惹到谁呢。”我想了想还是拒绝了。

  我和叶飞还不熟,他在学校里的地位我也不清楚,他在学校还有多少仇家我也不知道。我现在盲目地选择跟他混,就是拿未来三年在幼师的命运做赌注。

  “呵呵,你把我叶飞当成什么?不怕你在外面犯事。你要是出事,一个电话我立刻到,无论你惹的是谁,兄弟一定竭尽全力会帮你。”叶飞说这句话的时候,一只胳膊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嘴角依然挂着那招牌的笑容。

  我一时语塞,听这话我是挺感动的,只是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喝醉了,兴起才说的这番话。

  “也罢,你以后答复我也不迟,不过你要明白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随便便做我叶飞的兄弟,今天聚在一块的这么多人都是从初中开始,一直跟我出生入死的兄弟。”叶飞又拍了拍我的背。

  后来我们喝到挺晚的,饭钱是叶飞一个人结的,应该花了不少钱,但他好像并不怎么在乎。

  最jN新v章bQ节l上酷匠,\网/Q

  叶飞那几个弟兄都住在学校附近,在一块互相搀扶着回去了。

  夜晚我们走在月光下,路上一个人都没有,我和小天还有叶飞不在这边住,准备去车站坐车。

  “飞哥,我有个事一直不明白,不知道这件事你方不方便告诉我。”我看着他,态度很诚恳,其实我真的很好奇那件事。

  “你是不是想问我和王强的事?”叶飞一眼就看透了我,我点了点头。

  “哎,你要想知道告诉你也无妨。”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烟,递给了我和小天一根。

  “一切都要从高一刚入学的时候说起,我和王强一直是死对头,他没有那么多兄弟,但他哥是学校里面混的不错的,他就让他哥帮他召集了一伙人,那些人的感情和我们是没法比的,所以每次打架那些人看打不过或者不想打,就会像今天那样偷偷溜走,因此两年来打架,他基本没赢过我。”说到这里的时候,叶飞笑了,笑的很开心,像是在讲述自己的成功史。

  回忆就像是一本书,能把我们那些年最美好的曾经牢牢的印在里面,翻阅出来时回味无穷。

  “只是因为最近那件事之后一切都变了,王虎在得知自己弟弟打不过我时,决定先给我们个下马威。一天晚上放学,他们兄弟俩堵了我一个最好的兄弟六子,我和六子是从小学就认识的,而且一直很铁,我在初中能召集那么多兄弟,也有很大一部分功劳是他跟我一起努力出来的。他被打的很严重直接住院了,他们家很穷付不起医药费,我去医院看他,他爸让我滚,他们一家都觉得是我把他儿子害成这样的。我很难受也很愤怒,一天晚上我叫上了所有的兄弟堵王强兄弟俩,结果我们输了,他们知道我会报复所以都是抱团一起走的,而且王虎打架非常狠,直到那时我才为自己的愚蠢感到后悔,都是因为仇恨让我丧失了理智,害了所有的兄弟受到牵连。”月光映照在了他的脸上时,我看到他苦笑着。

  “后来,六子出院了,他家为了给他治病在外面借了不少钱,因此他家给他办了退学手续,让他出去打工。我最后一次见他是在一个工地上,我看他在搬砖,本来就很瘦的他,还背着那么厚的砖,况且他还是刚刚出院,我实在是很心疼他。我和他单独说了几句话,我想把我攒的一些钱给他还债,可他坚决不要说自己可以还清,还说让我好好在学校领着兄弟们,六子他从不后悔选择跟我混⋯⋯”

  夜深了,我们之间没再说别的,叶飞叫车先送我俩回去。

  坐在车里,不知道应该怎样评判叶飞是成功还是失败,听到他的经历让我对他有了一个认识。

  叶飞怎么说也是成功的,只是一个成功人的背后难免会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比如说叶飞,在他每次的笑容背后隐藏着这样一段辛酸的故事,旁人看到的也许只是他坚强自信的一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