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朝着一个方向疾走,重重的脚步声混着呼吸在通道里荡来荡去。

  看sB正|版q章√}节I上8酷匠6》网:

  我背着装满我生活用品的大编织袋子,像无头苍蝇一样在出站口一路乱撞,在沿途扔下数不清多少个的“不好意思啊”,收获了数不清的白眼后才终于看到了一点亮光。这突然让我联想起桃花源,共同点就是外面那个未知的世界美好而神秘。

  先从六月份高考后讲起。毫不夸张的说,我是我们村里最用功的学生之一。到了查成绩的时候,我去到我们村唯一一个网吧——说是网吧,其实只是有二十几台不同品牌不同型号电脑的小屋,据说以前是个公厕。但我还是总偷偷省钱来这里,看看新闻,丰富我落后的大脑,试图跟上先进社会的脚步。然而这些电脑总是无情的黑屏打破我的宏图。我问老板:“老板,什么时候能换一批机子?”老板头都不抬地数着手里的零钱:“等咱们村有了飞机场。”我惊呆了,这种带着全村发家致富的觉悟不是一般人有的:“有高铁站就换行不?”老板终于抬起头:“高铁是啥?”我在心里肯定自己,定期丰富知识很有必要。

  在我冒着断指的危险用力按了十几次回车后,这台濒死的电脑才不慌不忙的显示出我的成绩。

  我拿着成绩去找校长,也就是我的班主任。他推推眼镜,就说了一句话:“挺好,挺好,够你去外面看看了。”我看着他脸上永远也打不开的皱纹,眼睛忽然湿了,我说:“老师,你这办公室灰真大。”

  一边想着以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一边朝着家的方向走着。一只脚刚要踏进院子,就看见我妈偷偷抹着眼泪的小小的背影。把迈开的脚步收了回来,我无力的靠在墙边,因为我觉得这个姿势一定显得我很颓废,很帅,也可以表现我现在的心情。我不知道进去该和我妈说什么,说“妈,以后我罩着你”,然后我妈一脚踢我到村口。于是我只是静静地倚着门,静静地望着这个一直照顾我的母亲,静静地看着夕阳的余晖从我妈的微曲的背上一点点滑落,那样子比电视剧里的镜头还美。

  我动了动已经麻了的肩膀,又看了看还在发愣的妈,内心很平静。我轻轻的喊了声:“妈。”我妈手忙脚乱的转过了头:“呀,小天你咋才回来,妈还等着给你做饭呢。”我慢慢走上前,奇怪,妈竟然没有问我成绩。我说:“随便吃点就行,你别累着。”接着我清楚的看到她的眉眼低垂,淡淡的眼光夹杂着欣慰,失落还有一切复杂的我说不上来的情绪。她故作轻松地笑:“你这不就要走了嘛,妈想再多给你做点好吃的,到了外边再怎么也没有家里的饭菜吃着香。”

  我说:“妈,我不去上大学了行不行。”

  我妈惊得张大了嘴好像我能吃了她:“你这孩子瞎说什么呢,好不容易要走出去了,居然还不想上学了,再这么想我就得像小时候那么打你啦。”然后她的眼角就红了。

  我说:“好,好。等我挣钱了,在村里盖个大学。”

  后来我就面临报志愿的问题。我又去找到校长。他给了我两条路,一条是去大城市的一般学校,去小城市的好一些的大学。说实话,我基本没有迟疑就选择了第一个。因为大城市对我的诱惑特别大。我从小出生在这个村子,说不上像非洲难民那么艰苦,但条件也肯定和城里没法比。村里也有过得不错的人家,但不包括我家,我爸在我很小的时候进城打工,后来就没有后来了。只剩我妈撑着这个家,生活水平可想而知。

  我跟妈说了我的想法,她沉默了很久,大概有四五分钟,也可能只是四五十秒,反正我觉得很久。最后她说:“好,大城市好,长长见识也是好的。”

  做好决定后我就去找小刀。小刀是我只有出生没有入死的玩伴——我俩同一天出生。他初中毕业就下地干活,辍学了。不过他常和我骂,种地比数学还难搞,什么时候该干什么,一样也不能少,不然收成马上下来。我只好安慰他:“实在不行你出了村往东南边走。””那边有啥好活?”“喝西北风。”“我喝西北风为啥还得出村?”“比别人早点喝到。”

  我去到他家,他妈告诉我他下地了,我只好又往地头走。远远的看见他坐在树下打瞌睡,我快步上前一把推倒他:“我成绩出来了。”他刚要冲着我怒吼的嘴又忽然想发表疑问,样子无比纠结,十分滑稽,但我笑不出来。

  “咋样?”“还那样。”他应该是不知该如何接我这句话,嘴巴张了又合,好像上了年纪的老山羊。“啊”,他终于崩出一个字,虽然毫无意义。“放心吧,等哥有钱了,哥不会亏待你的。”“你滚蛋,就你啊,还没有西北风靠谱。”他直白的拒绝了我的好意,“别净扯没用的,多回来看看是真的。”他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行,你忙吧。”我端详着小刀已经晒得黝黑的皮肤,第一次正经的和他道别。来日再见,我的朋友。

  很快,我踏上了远走他乡的火车,心情是忐忑,向往而又不舍的,尽管不舍只是很小一部分。我甚至觉得在我上车的时候有无比悲愤的交响乐为我伴奏,尤其是我上了车回头挥手的时候,就好像拥挤着的百姓们抢着送红军,红军慷慨激昂:“谢谢乡亲们!”然而车下只站着我妈。我安慰自己,都是一样的,只不过人少了一点。我说:“妈,我走了,你照顾好自己啊。”

  说不难受是假的,尤其是走了很长的山路之后,身心都很疲惫。我妈说:“你照顾好自己就行了,不用惦记妈。”

  憋着眼泪的感觉真是很不爽,但如果我哭了,我妈肯定更难受,所以我忍着。直到我妈执着的身影渐渐后退,变小,最后消失不见,我的眼泪才放心的落了下来。我想,我要有出息。我必须上路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初一十五说:

这应该是我最用心的作品啦,刚刚开始,期待大家支持!!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