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段大长老!!你收罗这么多精英长老却不做事,你执法堂做屁啊。”慕容墨咕噜一口喝尽茶水。

  段羽尴尬的笑了笑,细数一下,发现最近确实太疏于管教,太懒散了,“大!师!侄!不必担心,剑谷风气交给我执法堂了。”

  慕容墨眉头一挑,这个家伙肯定是故意把大师侄说的那么大声的,“哼。”

  …:看)正版dj章J节上'酷匠网

  南宫良微笑道:“好了,再过几天剑冢就要开启了,整一下谷内风气也不错。对了,小墨,你可要入剑冢?”

  段羽哈哈笑道:“九师弟虽然已经有剑胚了,但是剑冢可是个好地方,去闯闯也不错。而且今年正是两百年一次的剑冢,说不定那座塔会出现……”

  “当然是要进,管他塔不塔的……进去之后说不定能把那把灵剑找出来了,最少也要带一本剑决出来。”慕容墨道。

  咕噜咕噜,三人一同饮尽杯中的茶水。

  ……

  慕容墨回到自己的住处后,简单梳洗一番,便开始闭关等待剑冢的开启。

  剑冢。乃是剑谷的葬剑之所,是第一代谷主收罗全天下的剑法剑诀、名剑灵剑存放的地方,位于天罚峰与药仙峰两峰相交之处,那里被第一代谷主开辟一个新空间,只有天人境以下的修仙者才能进入。

  剑冢之中,全界充斥着剑灵之气,对于剑修来说是一个绝妙的地方。

  剑灵之气有助于蕴育剑胚,让剑胚更加强大,剑胚一旦强大就可以蜕变为剑丹,突破筑基境,进入问虚境。

  剑丹再次蕴育强化可以碎剑丹,然后蜕变为剑灵进入天人境,一旦剑修进入天人境,本命法剑就可以蕴育在丹田之处与剑灵结合,等要使用的时候再从丹田之中取出来,简单的来说就是一个只能储剑的“乾坤戒”。

  道修仙者,则是先把气旋凝聚成金丹突破筑基境,然后再把金丹蜕变成元婴,进入天人境。

  剑修,道修有些小差别,不过各有好处。

  每次剑冢开启的时间为三个月,三个月后,剑冢就会排斥修仙者,然后关闭剑冢,五年开一次。

  每次开启都是剑谷的盛世,一些散修的剑修挤破脑筋想要进入剑谷当客卿长老就是因为想要进剑冢。

  不过,要当剑谷客卿长老,难上加难。

  ……

  整整半个月,慕容墨都在闭关巩固修为,这一日,依旧在闭关的慕容墨被段羽叫了出来,原来是剑冢就要开启了。

  慕容墨与段羽来到剑冢入口,此时的剑冢入口已经是人声鼎沸,人满为患,内门弟子虽然只有九个,但是外门弟子却有上千名,平日居住在问道峰,主要任务就是出谷帮助东州百姓解决一些超出常人的事情。

  弟子们见到段羽过来后,立即躬身行礼,声音也渐渐消失不见。

  段羽点头回应之后,便来到剑冢入口,专心的解除剑冢入口的封印。

  慕容墨神态怡然的等候着,一把木剑并没有用黑色绷带缠住,而是用背剑带背在身后,一副大侠风范。

  不少外门弟子不了解,很是嗤之以鼻,想要发笑或者给慕容墨难堪,却碍于段羽长老在此,不敢轻举妄动。

  一个执法堂的长老威慑力十足。

  慕容墨自然不会理睬这些目光,不过他却感受到有一股别样的目光,夹带着浓烈的敌意与战意。

  顺着目光看去,慕容发现有一青年,年纪大概二十五岁上下,目光如炬,双手互抱与胸,手中拿着一把好剑。

  那人与慕容墨的目光对拼了起来,丝毫不畏惧,反而战意更浓。

  慕容墨发现此人的修为达到了真人境,而在剑谷弟子之中达到真人境的只有一人,那就是原本的剑谷大师兄风绝天。

  慕容墨同样不甘示弱,嘴角轻轻上扬,以同样浓烈的战意目光与风绝天对视。

  在风绝天身侧有一些人,皆是内门弟子,宫正也发现了慕容墨,朝着慕容墨挥了挥手,慕容墨还以微笑。

  其他的内门弟子也发现了,有的暗喜,有的犯愁:看来风绝天不会那么轻易认可慕容墨这个大师兄,有好戏看了。

  段羽开启剑冢之后也发现了这边的情况,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接着高声道:“剑冢已经开,内门弟子先入,外门弟子等内门弟子进入之后再进去。”

  话一说完,外门弟子很自觉的给风绝天一行人让开了一条路,只有鲜少的外门弟子知晓慕容墨的身法悄然的让开了挡住慕容墨的道路。

  慕容墨不为意,他现在可是大师兄,他没有缺席剑冢,第一个入剑冢的人应该是他。

  风绝天一行人在入口处缓缓停了下来,这一个举动引起了一些外门弟子的小声议论。

  “风师兄在等什么?”

  “听说内门新来了一个大师兄,难道他在等那个神秘的大师兄?”

  “大师兄?谁有如此能耐当上大师兄的?”

  ……

  风绝天冷哼一声不言,倒是一旁的九师妹叶依双嘟起嘴巴朝着慕容墨喊道:“喂,慕容师兄,你进不进剑冢啊。”

  这个慕容师兄叫的巧妙,一来没有直接叫大师兄,没有引起风绝天的芥蒂,二来也没得罪慕容墨,毕竟她并没有叫错。

  然而一些脑筋转的快的外门弟子,一脸震惊的看着背着木剑的家伙,他们能看的清楚他们的九师姐是在对谁说话。

  慕容墨故意挠了挠头道:“哟,都在等我呢。哎,没办法啊,人太多路太小。”

  此话似乎有责怪那些没有让路的外门弟子,让那些外门弟子捏了一把冷汗。

  然而这只是慕容墨故意恶搞一下而已的,并没有真心怪罪。

  内门弟子之中有一个女子探出头,几下步伐便来到慕容墨面前,仔细的打量着,“原来你就是新大师兄啊!?”

  慕容墨一看,发现这个女弟子,头发梳成平分两股,对称系结成两大椎,分置于头顶两侧,并在髻中引出一小绺头发,使其自然垂下,圆脸大眼,十分可爱。

  实则年龄十七八,却形似十二三岁,也只有那曲线分明的身材才体现出她以入桃李年华。

  慕容墨皱眉,微笑想要发问,那女子就自我介绍道:“我叫沐如巧,你的七师妹。”

  “哈哈,七师妹还真是可爱。”慕容墨欣喜,他还是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被叫大师兄的,有些小虚荣,转而更加喜爱这个包子脸师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