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墨不相信,继续运输灵气,直至天黑,慕容墨丹田之中的灵气所剩无几,慕容十分气闷道:“难道是不认可我?”

  哼!

  慕容墨鼻腔冷哼一声,拿起木剑走出自己的房屋,来到自己屋前的院子,不动用灵气,舞起剑来。

  月亮高挂,蟋蟀鸣叫。

  酷匠;…网|正^K版f"首XR发.

  嗖嗖的木剑破空声接踵而至,舞剑中的慕容墨决定孤注一掷,边舞剑边传输灵气。

  当灵气到达木剑的时候,慕容墨紧张万分,不过下一刻,灵气并没有像之前一般溢出木剑反而是内敛,这让慕容墨十分高兴,“哈,终于肯吸收我的灵气了吗?”

  五天之后,木剑终于回赠剑灵之气,慕容墨将这些灵气盘踞在丹田之处。

  再过两天,慕容墨终于在丹田之中修炼出一把小灵剑,此乃剑胚。

  拥有剑胚的慕容墨也算是进入了神通境界,慕容墨不由得深呼一口气道:“你若是无缺灵剑,怕是在认可我的那个时候,我就能凝聚剑胚了吧,不过,七天也不坏。”

  “是时候看看谷主丢给我什么破任务了。”

  ……

  “七天,不错不错。”南宫良一脸欣慰,慕容墨修为提升快,他也颇为高兴。

  “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东海出现了一条孽龙,为祸东州,淹灭了不少村庄,吃了不少村民,抓走了不少的良家妇女、黄花闺女,我要你去把件事情解决了。”南宫良道。

  “这东海的事情不都是龙宫在管吗?再说了是孽龙,龙诶,肯定是龙宫的人。”慕容墨问道。

  “他祸害到东州就不行了,东州毕竟是我们剑谷的地盘,我们必须管管,别寒了百姓的心。”南宫良缓缓的喝了一口茶水。

  慕容墨盯着南宫良道:“可以杀了?”

  南宫良沉默许久道:“如果你有实力,那倒是无所谓。”

  “那我等下就去。”

  咕噜咕噜,两人一同将杯中的茶水一涌而尽。

  ……

  东州沿海倒是风和日丽,如果不是到处狼藉,民生哀哭,倒是看不出这里有孽龙作孽。

  有一青年,手中拿着一把黑色绷带缠绕的剑,行走在海岸的沙滩之上,留下一串脚印。

  “嘶,我似乎还没有去过龙宫,还真不知道怎么去龙宫。”慕容墨觉得还是先去龙宫打探一下消息,一看是看看龙宫的反应,二来是问问知不知道孽龙在何处。

  可是,他似乎不懂得怎么去龙宫。

  跳海?估计没到龙宫就被憋死。

  “问问其他修仙者吧。”

  东州门派并非只有剑谷一家,相反东州地大,门派虽然没有达到多不胜数,却也不在少数,只是这些门派规模小,实力低,有的只有四五人,一个师父几个徒弟。

  寻到一处门派,名为“飘渺宗”典型的一个师父三个徒弟的门派。

  飘渺宗对慕容墨很是客气,讲诉了如何去龙宫的方法。

  原来龙宫在东州海岸上是有刻画传送阵的,一般有虾兵蟹将扮人管理。

  有岸边老船夫的,有港湾小哨兵的,只要寻到他们便可以通过传送阵到达龙宫。

  慕容墨拜谢飘渺宗,来到一处港湾,这处港湾倒是没有被迫害,似乎孽龙没有来到这个地方破坏。

  港湾上有一个船夫,拒载任何人观海,也不出去打鱼,成天躺在船上休息,慕容墨一看,便看准了此人,来到跟前道:“老人家……”

  “不去,不去,哪也不去……”老船夫眼都没睁开,便用不耐烦的口气道。

  “我去龙宫。”慕容墨道。

  “不去,龙宫也不……”老人家一个惊醒,看了慕容墨一眼道,“你是何人,去龙宫所为何事?”

  慕容墨取出身份牌道:“我是剑谷的人。”

  确认身份牌无误之后,老人家脸色好看了许多道,“剑谷?你去龙宫可是为了关于龙七太子的事情?”

  慕容墨一愣,这时他可明白了,这条孽龙居然龙宫七太子。

  见慕容墨没有应话,老船夫默默的开启传承阵叹气道:“其实七太子是一个热心善良的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段时间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哎……”

  慕容墨没有回应,等待传送阵启动,片刻之余,慕容墨觉得眼前景象快速转换,自己处在一个泡沫之中,而那个老船夫也变成了虾兵。

  环视四周,琳琅满目的海种游荡,眼前又有一座巨大的宫殿耸立在海中,匾额上龙飞凤舞的写着两个大字“龙宫”。

  虾兵道:“前面就是龙宫了,这个法泡够你呆在海底一天了,如果想出海,重新来到此处有人会接你出宫的。”

  说完,虾兵便重新踏上阵法,离开龙宫,传送之时还留下一句话,“不要伤害七太子。”

  刚行一段路,就被虾兵蟹将拦了下来,问清缘由之后便带着慕容墨找到了龙王。

  龙王是一个中年男子,与人没有什么差别,唯一的地方就是头上多长了两个龙角。

  龙王身穿黄色龙袍,头戴旒冕,端坐在大堂中央,有龟丞相辅佐在右。

  两侧坐的都是一些海中贵族与龙子龙孙。

  慕容墨行礼道:“龙王陛下。”

  “剑谷道友,此次前来所谓何事?”龙王问道。

  “近日我东州沿海多处被人破坏,吃食人类,抓困人类,谷主命我前来查看此事,我东州沿海与东海相邻,我猜测此事龙宫应该也知晓,便前来打探一番,龙王若有消息请告诉小辈。”

  慕容墨彬彬有礼,不仅是因为龙王有长生境的修为,还因为龙王贵为一宫之主,权利滔天,寿命又长,如今估计也有两三万岁。

  “此事我也有耳闻,实不相瞒,为祸人间的正是在下七子敖沅,敖沅乃是我老来得子,修为不过神玄,为人有谦逊有礼,不知为何最近会如此暴躁异常,哎,都怪我疏于管教。”龙王直言不讳,他也知晓剑谷的人肯定明白孽龙的一些底细。

  慕容墨不言,此话难接。

  又闻龙王唤来了两人,一男一女,皆为龙人。

  “此二人是我的子女,五女敖小蝶,六子敖康,他们二人知晓一些秘辛,我令二人随你前去查探此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