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谷的外门弟子和杂役弟子都停下了手头的工作,一脸茫然又夹带着惊讶,他们不懂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懂为何剑谷的天空之上伫立多名大能高手。

  大能们皆向卫存露出善意,表明自己并非来惹事生非。

  卫存只是轻轻点头示意,并无回应,再过一段时间,剑谷百炼封印的动静越来越大,而天空之中的人数也越来越多,也有不少青年才俊。

  要说大能者都是投射虚影,这些青年才俊则都是利用飞行法宝强行赶来,显然也对这件事情十分关注。

  在南部更有一道魔门高手的虚影,其中还有个魔门的青年才俊,立在远方不敢靠近,卫存冷哼一声:“连你们也想来凑热闹?你是虚影不畏死亡,但就不怕你的弟子留在东洲吗?”

  那人无言,只是发出桀桀的笑声,让卫存大为生气,要祭剑斩杀之时,轰隆巨响,天地灵气大窜,只见剑谷烟尘残绕,一个人影立在谷中,光剑也随之涣散。

  是一个青年,这个青年轻轻左右活动了一下颈项,一头黑发随风飘扬,脸部棱角分明,一双剑眉加上一对乌黑深邃的眼睛,让人无法自拔,嘴角轻轻上扬,轻笑道:“哟,这么多人啊?”

  大长老段羽大喜,急忙落地抱住青年,一行泪水悄悄流下,“九师弟,你终于出来了。这些年你受苦了。”

  青年感受到段羽的怀抱,鼻尖一酸道:“五师兄,对不起,这些年受的苦都是我自找的,让你担心了。”

  “一百年了,整整一百年了,你果然能破封而出。”段羽十分欣慰,脸上挂着笑容。

  这个笑容让外门弟子和杂役弟子大感震惊,他们没想到大长老居然会发出如此灿烂的表情,也对这个破封的青年有着重新的认识。

  青年苦笑道:“我再不出来,估计就要被你骂死了。”

  段羽拧住青年的耳朵道:“你这小子,我说这些话还不是为了让你时刻清醒,不要忘了自我,怎么怪罪与我啊?”

  “哎哟哟,五师兄,你轻点,这里人多,给我点面子。”青年斜着脑袋道。

  “哈哈。”段羽大笑松开手,再次将青年抱住。

  南宫良与卫存也来到了青年的身边,青年见状道:“哟,大师兄,师叔。近来可好?呀,这装扮,看来是当上谷主了啊。”

  青年大手大脚的在南宫良的身上拍了起来,似乎对南宫良的衣服很是欣赏,“衣服是挺好看的,不过终究没我帅,啊哈哈。”

  南宫良一挑眉,若是以前早就将青年拎起来打了,不过如今贵为一派之主,气度还是要有的,“九师弟,你没事就好。”

  “大师兄,如今你是谷主,难道我是长老了?”青年问道。

  “想得美,先进测仙台看看你如今的体质如何。”南宫良一口回绝。

  “师兄,如果你不给我长老,我就要爆料了,当初你可是求着我偷走一个外门女……”青年嘿嘿贼笑道。

  只是话还没说完,就被南宫良拎起来暴打,让外门弟子与杂役弟子大感受不了:这还是我们的谷主吗?

  一旁的卫存哈哈大笑道:“小墨啊你们两个人别闹了,这么多人……”

  “师叔,你真是越活越年轻啊,我还以为我破封的时候你已驾鹤西去。”青年道。

  更√6新最t快◎r上酷m匠O_网

  这话一出,卫存脸上笑容立马僵住,“你这个……小兔崽子!”说完,一把在南宫良的手中抢过青年,一掌拍飞在地上,冷哼道:“哼,去测仙台。”

  青年并没有受伤,反而觉得自己筋脉舒展开了,笑嘻嘻道:“好。”

  ……

  来到测仙台,在问心峰上,有无修仙缘分皆看此台,青年站上台上,立即显示出清澈的白光。

  “白光,已无魔性!”南宫良开口道,此话一出空中大能也渐渐点了点头。

  “白渐绿,少有仙缘,于凡人之上,修士之下,在凡间可以练就一身好武功,不过修行之事,却是难上加难。”南宫良继续观察,看到青丝光芒之后,心中无比失望。

  青年笑道:“又不是不能修行,无需如此表情。”

  “师弟倒是看的开,也好,如果你愿意修行,那你就当内门弟子吧。”南宫良道

  “靠,我要长老!”青年道。

  “不行!”南宫良继续拒绝,思索了一番道,“给你内门大师兄吧,这是最高的了。”

  青年丧气道:“好吧,白白输你们一辈了。”

  空中有青年才俊冷笑道:“看来,我倒是高估你了。”

  青年寻声望去,发现正是无极道门的道子周宜人。青年冷冷的看了周宜人一眼,随后不再理睬,环视一番,发现有一仙女立在人影之中。

  她白皙的肌肤上镶嵌着美丽的柳眉与精致的五官,亮丽动人,一头棕黑色的长发披于背心,一身白色纱裙映衬出她傲人的身姿。

  青年望着十分心动,脑海回忆起无数片段,情不自禁启唇道:“银凝烟。”

  银凝烟,太上忘情宗的圣女,此时的她似乎也听到了青年的轻语,一双漆黑的眼睛扫过青年,没有任何情感,冷冷得让人心底发凉。

  青年十分疑惑,也十分心痛,他没想到银凝烟会这样无情的看着自己,刚涌上的情绪犹如烈焰遇到大雨一般,被无情浇灭,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发现银凝烟已经转身离去。

  犹如刀割一般,青年黯然神伤,段羽轻轻的拍了拍青年道:“九师弟,不怪她,毕竟她已经修炼了忘情篇。”

  “什么!”青年犹如五雷轰顶,他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都怪我,看来那件事情把她的心寒到了,让她彻底死心了。”

  天空的人影渐渐消散,剑谷也安静了下来,卫存往南边看去,却发现魔门之人早已不见踪迹,不禁冷哼了一声。

  剑谷的弟子已经开始议论纷纷,直至夜色降临,剑谷才将躁动平复下去。

  剑谷现在共有八位内门弟子,再加上青年也算是有九位了,南宫良召集所有在谷中的内门弟子,除去青年和三位外出做任务的弟子之外,其他五位内门弟子皆到场。

  南宫良指着青年介绍给五人道:“此人以后就是你们的大师兄了。他叫慕容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