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雪亲,连续三天来店里什么的,真不像是雪亲的风格呢。”

  “不.......”

  悠闲的时光流淌着,不过这种悠闲实际上是有代价的,而这个代价或许很轻,轻到在任何人看来都微不足道,又或者很重,也就是所谓的重如泰山。

  而我嘛.........“我只是家里发大水被赶出来了而已。”

  “........哈咿?”

  一本正经的坐在柜台前,向沅凌倾诉这家里所发生的事情的大概。现在整理一下的话事情就会变得比较简单明了。

  .................................今天早上家里的某个十岁的小萝莉跟平常一样的进入了浴室,而进入浴室还没多久,浴室里就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尖叫声。

  冲进浴室一看才发现浴室里外露的水管正在以无法想象的势头往外喷着水,水管它.....爆开了,对爆开了。

  “到、到底是什么情况啊喂........”

  “因、因为突然有、有蟑螂出现了嘛。”

  这跟这个有什么关联啊星晓小姐,难道这小强逆天到能把水管给弄暴?话说这个是切口吧,难道说那只蟑螂长了剪刀嘴然后把水管咬断了?碉堡了好吧??!再怎么讲这也是不可能的吧。

  之后自然就是善后工作,处理那样巨大的出水量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在葵姐她们还在慌忙地处理出水口时,我这才想到了解决问题的关键,于是很快的找到了浴室的水闸并将其关闭,这下终于才阻止了水势的继续蔓延。

  紧接着就是善后工作了,葵姐叫了专门的修理工来修理水管。因为忍受不了机械运作的噪声,我走出了家门,之后也不知怎么的就走到了这里。

  “比起这个,这家店还是一如既往的一个客人都没有啊........说不定倒闭了都没人知道吧。”

  这家店不会因为没有客人经营不善而倒闭吗?即使在这里工作两年多了,只要一看到店里空无一人的样子还是会不禁自问到。

  “雪亲也是,总是在说这种不像是身为代理店长该说的话呢。”

  虽说以前沅凌也说过,这个咖啡店的店长是出于兴趣才开了这家咖啡店的,但实际上单纯的为了维持这家店或许还比较容易,但店长可是要每月支付沅凌、我、还有洛哓希的工资,这可明显是在亏本啊。

  尤其是洛哓希还是个经常打破盘子摔烂杯子的没什么用的职员。

  话说回来,我进店这么久了都没有听到那家伙的声音,环视了店内一圈才发现洛哓希正坐在一张餐桌前。本以为是在看漫画书什么的,没想到走过去一看才发现那是写满数学公式的参考书,我不由得问了起来。

  “我说你从刚刚开始都在干嘛啊?”

  “学习。”

  丝毫不拖泥带水的回答,洛哓希晶莹的双眼中透露出的是认真的目光,那是至今为止从未见过的目光。

  “为什么突然之间想要学习?明明一直都只知道玩来着。”

  “因为是准考生啊。”

  诶......是准考生啊,准考生真的很忙的啊,想想自己当初为了应对考试也做了大量的复习,累的死去活来的。

  “哦?那还真是辛苦你了。”

  ..........等等,准....考.....生??

  ““诶?””

  我和沅凌一起将惊讶的目光汇聚在了自称是「准考生」的洛哓希身上。

  “你今年要应试么?”

  “是啊,之前难道没说过吗?”

  废话,要是有说过的话就算我不知道,沅凌肯定也会知道的吧,不过看到沅凌的反应跟我差不多也能想到她对此同样也是一无所知。

  “应试什么的........你初中毕业了?”

  之前也只听说过是该上初三的年纪,但实际上也不是很清楚洛哓希她的真实学历究竟如何,所以我这样问道。

  “嗯...虽然没什么印象,但初中毕业证确实是有的。”

  有毕业证却没有印象么........这丫头的初中生活到底是怎么过去的啊,话说回来还有一件事情一直都没搞清楚来着......“我说你啊,和店长是什么关系?”

  “亲戚......大概.....”

  就连关系都不是很清楚么.......这么说来的话,她究竟是谁我们都不知道,店长为什么要把她送到店里来,她又是出于什么理由一直待在店里,这些我们统统都不知道。

  或者更准确的说是......店长,那个女人不愿意告诉我们。

  “那为什么会来到这家店里?”

  “......那是因为.......”

  心想着希望能从洛哓希这里得到答案,可洛哓希的口语却开始模糊了起来,眼神也缥缈迷离,明显就是一副犹豫着要不要说出真相的样子。

  难不成,是干过什么不能说的犯罪事件之类的,最后被匿藏在这里?

  “我们不是什么坏人,小希也已经很明白了吧,可以告诉我们吗?”

  “.........”

  在沅凌温柔的询问下,洛哓希放下了手中紧握着的铅笔,嘴里发出了有些颤抖的声音。

  “那个呐.....来这里之前被嘱咐过,不管是被谁问到从哪里来,为什么要来这里,包括一切关于店长的事情,都一定不能说........所以......非常对不起!”

  洛哓希像是要将头埋进地底似得深深地弯下了腰,话语中的哭腔也越来越明显。过了好一会她都没有将头抬起来,就好像是害怕看到我们的脸一样。

  “没事,小希是个好孩子,不用勉强自己说出来的。”

  “.......对不起,......”

  ‘l更#$新e)最m9快M¤上}5酷Mi匠;,网GU

  感觉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就跌倒了谷底,在这样的气氛之中,感觉周围那些布偶的样子都开始变得奇怪起来,无论是熊形的也好,人形的也罢,都变得诡异起来。

  “这个先放一边,我说你现在才开始准备是不是太晚了点?升学考试可是早就开始了。”

  总之这里还是试着转移一下话题为好,我是这么想的。

  “......诶?是这样吗?”

  “「是这样吗」个屁啊。暑假前就开始了好吧,话说你倒是准备靠哪所学校啊?”

  虽然得到了个傻傻的回答,但转移话题的目的总算是达到了。气氛也终于回到了轻松愉快的状态,就连沅凌也冲着我笑了笑以示谢意。

  “.......嗯~~哪里好呢.....”

  “还有你在之前的学校提交过志愿书了么?”

  “志愿书。志愿书是神马东西?”

  一问三不知啊喂,这种最基本的东西都不清楚还参加个毛的升学考试,干脆直接回家种田吧。虽说这小身板估计连翻土都做不到。放牛说不定还会被牛牵着走。

  “没有交志愿书,你打算怎样去考试啊......”

  “直接去考场不就好了?然后再在现场交考试费的话.......”

  直接去考场,交费,然后考试。这是得有多么没常识才能说出来的话啊.....这丫头的初中老师难道真的什么都没跟她说过?

  “笨蛋。”

  事到如今我也只能这么形容洛哓希这丫头了,原本还以为只是个缺乏社会经验的小鬼,谁知道完全像是个从未接触过世俗的大小姐一样。

  “你的双亲到底在想什么,什么都不管的就把这样一个笨孩子扔出来。”

  “.....爸爸.....和妈妈都.....很久以前已经不在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