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

  回过神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天台上仰面朝天躺成了一个大字。天空的蔚蓝也渐渐消去,被红色的夕阳所浸染。

  而晓云龙他就倒在我的身边。身体疼得都懒得起来,暂时就保持着这个姿势,想必晓云龙他也是一样的吧。

  这场对决的结果是——————平局,若是任何人看到双双倒在地上的我们两个,大概也只能想到这样的解释了吧。

  “.......喂....”

  一边晓云龙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

  “.......咋了啊又.......”

  明明身体累得要死,沾满血腥味的嘴角自然也疼到爆炸,但我还是回应了晓云龙的话,大概也只是看到同样是这样情况的他向我搭话,不想对此示弱罢了。

  “话说班里的那些家伙啊,也就是把你叫出来的那俩人确实是渣滓,不过班里也不全是这种烂货啊。”

  “啊?什么意思?”

  不如说明明说话都显得有气无力的晓云龙还要勉强着身体说这么多话还真是在另一种意义上厉害的不得了啊,说出来的话也是那么不明所以。

  “你这几天被孤立,是因为你老板着一张臭脸啊。”

  “........”

  更新&最●快*上酷t匠b网oV

  不是「被孤立」,而是我「想要被孤立」而已,至少不希望别人擅自踏入我的生活,不想让高中难得的清静生活又变得跟初中那会儿一样,尤其是在这段时间我因为美樱旧病复发,一直心烦意乱的状态下,我更不希望有人来打搅我。

  之前被打的那两个混蛋就是最好不过的例子。

  “摆出一副什么都知道的脸,在旁人看来可是一点都不帅啊。傻——冒!”

  “.......吵死了......”

  原本还有更多反驳的话想说,但是实在是没力气,而且说出来也没什么意义,干脆也就懒得反驳了。

  “我也有我的难处啊.....”

  我这么烦的原因自然不可能单纯的只是因为那两人挑衅我,更多的则是因为家里发生的事情。

  我的妹妹,也是父母相继去世后我唯一的亲人————美樱,小时候就一直体弱多病的她就一直待在医院里,直到几年前才勉强出院,身体也在一点一点的变得健康起来。可最近却又病倒了,因为这个原因在开学之后的两个月里我每天都在医院里照顾她。

  当然不是因为照顾她感到麻烦所以心烦,只是实在不想看到她用那张因病而变得憔悴的脸,一边不停的咳嗽着,一边说着安慰我的话,明明病倒的是她才对。

  直到最近病情稍微有些好转,在她要求下我才来到了这个迟到了两个月的学校。

  “什么难处?说来听听。”

  “...............”

  但是这种事情对别人说了,也是白说吧,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到妹妹康复为止,都想一直在她身边护着她吧,这不是挺到的么,干嘛不说出来?”

  “........你是怎么知道的?”

  但晓云龙的回答却出乎我的意料,他就像是看穿了我的想法一样说出了我心中所想的事实,而至于为什么他会知道这些——————

  “我都听葵老师说过了,她是你妈不是吗?”

  “........”

  他是这么说的,看来我的想法,早就被葵姐知道了吧。话说回来为什么这家伙要去找葵姐打听我的事情啊,他又是怎么知道葵姐是我的「母亲」这件事的.......哼,不知道,也懒得知道了.......

  “家人很重要啊。”

  晓云龙的嘴里说出了极其老生常谈的话语。

  “你个死妹控!!”

  好吧我错了。

  但是,这种在我看来是恶趣味玩笑的话让刚才还在和我瞪圆了眼干架的家伙嘴里说出来,不知怎么的就很往心里去,但是又......生不了气。

  “.....吵死了......很啰嗦啊你.....”

  我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躺在地上的晓云龙也对我的动作产生了一定反应,就连神情都比刚才要更加严肃,就跟之前干架的时候一样。

  “嗯?还想继续打么?”

  只不过他想的事情跟我所想的完全不一样就是了。

  “......不跟你打了。老子没空和你瞎闹。”

  之后还急着去医院照顾美樱呢,我才没空和这家伙继续纠缠下去,更何况我也没什么力气在继续打下去了。

  我对着倒在地上的晓云龙转过身去,朝着天台的出口走去。摸了摸脸上的伤,心想不能让美樱看到受了这样的伤的自己,我打算去学校的医务室做点简单的处理。

  “喂....等下,霍雪天。”

  “————真烦诶,又咋了?”

  听到身后的晓云龙叫喊着我的名字,我驻足回首,发现他现在还依然躺在那里没有站起来,只是将左手伸向天空,嘴里吐露着这样的话。

  “带我去下医务室。”

  “......哈?”

  我怀疑是自己的耳朵听错了,稍微楞了一下。

  “还不是你丫打得这么狠,肚子疼爆了,站不起来,扶我一下好不?”

  晓云龙这家伙笑着再次这样说道,一瞬间我就这么呆在了那里,心情一下子变得很复杂。

  “...........”

  这货咋回事啊喂?白痴么?没错绝对是白痴吧这家伙?!向着知道刚才为止都还在互相殴打的人求助,一般来说有这种可能么?

  “你丫的在说什么啊......”

  结果憋了半天也只说出来这么一句话。难道是陷阱?打算骗我过去好一下子制服我?但看起来又不像啊。

  “怎么,听不懂中文?我让你带我去下医务室啊!话说别老让我说话啊,嘴都裂了疼死我了啊!”

  “那你特么之前还说这么多!!!”

  明明感到心情复杂的应该是我才对,但晓云龙却开始先发起了牢骚。尤其是最后一句反倒是让我不禁吐槽了起来。

  “好啦好啦有力气在那里吐槽还不如来拉我一把。”

  “.......”

  好吧我现在对这家伙彻底无语了,真的傻眼了。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走到晓云龙的身边抓住了他伸出来的那只左手。

  “.......好了,站起来。”

  然后粗暴的一用力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一下子站起来了的晓云龙不但不感谢我反倒开始抱怨了起来。

  “好疼啊!你就不能轻点啊!!”

  “吵死了你丫给我闭嘴啊!!”

  我就这么扶着他,一起走下了楼,走到楼梯间我才想起了一件事,不禁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傻傻的站在走廊上。”

  见我迟迟没有移动的晓云龙这时有气无力的开口了。

  “........”

  “所以说到底怎么了?”

  虽然很难以启齿,但实际上我进入这间学校的时间只有几天而已,学校的大体情况虽然已经清楚的差不多了,但是........

  “少啰嗦!我只是单纯在想医务室在哪而已!!”

  “......你丫的原来不知道医务室在哪啊.....真的是个傻冒么你......算了,我给你指路,那边。”

  嘛,差不多就是这样。最后我在晓云龙的指示下,扶着他一起走向了医务室。看到这样一个之前还在跟我对打的人,我不禁就在想他果然是个奇怪的家伙,明明之前还打得死去活来的,现在却又搀扶在一起走在走廊上。

  嘛,或许正扶着他,帮着他去医务室的我看来也好不到哪去就是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